DSC00015  

 

 

我蠻贊成「因果循環」之說,反正種了什麼「因」,就會得什麼「果」。幼年時聽長輩說,只要你的職業都在殺生,輪迴轉世之後,很容易變成牲畜,然後任人又割又剮!我呢,以前當學生時太「皮」了,常惡整老師,結果你看好了吧,立刻就有「現世報」---現在變成老師,反而讓學生整,只好「歡喜做、甘願受、活該當野獸」啦!

 

以前民風純樸,老師權威性很大,若是遇到講道理、諄諄教誨的老師,那真是如沐春風,大可自誇前世修得福報。不過,你要是遇到個「變態」型「當舖老闆」、「大內殺手」,或「『蠢』風化『愚』」、「『毀』人不倦」、「『做掉』英才」之師,這只能說,自己前輩子沒有好好做人,所以這一世被操被磨,順便自嘲衰面倒楣,霉運當頭。

 

話說唸專科學校時代,是青少年轉變為青年過程中,一個最重要成長階段,也是男孩們最「皮」的時候!我和一群死黨們,正值精力充沛的「黃金年代」,除了瘋狂參加「吃到飽比賽」,還有跟人家「尬舞」逞風頭(實在沒辦法「尬車」,不是我們缺乏飆速熱血,而是實在沒錢買車!),以及報名一堆社團活動只為「把學妹」外,正事似乎一個也沒幹過,學業成績當然慘不忍睹。那時候各學科老師,一堆出了名的「火車」(意思是說,比「不上道」的「機車」還要「機車」,故稱之「火車」)守護著咱們;嚴格不說,分數絕無「講情」可能,所以每當學期成績單寄回家時,就是我們這缸子「壞學生」準備「逃難」、「跑路」的開始。

 

遇到嚴格老師,我們自然無話可說,被「死當」只能摸摸鼻子,頂多在心裡默唸著一聲「幹」,抓抓腦袋想辦法補考,或重修時再扳回一城就好;可是,當遇到一些真的很「變態」的老師,上課不知所云,考試不曉得在考啥,成績完全看他當天情緒而定時,那簡直就是「重災區」,痛不欲生哪!

 

有個教「應用XX」還是「XX管理」(我真的忘了)的年輕女老師,不幸遇上老公劈腿,婚姻觸礁,每回「大姨媽」經痛又來時,一上講台就先把咱們一堆男同學痛批個體無完膚,直指咱們天下男生,不管老小,全都不是個東西(我應該更正:我們本來真的就「不是東西」好嗎?),接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,比那個「孝女白琴」靠爸靠母還逼真!好好一堂課,怎麼我們這群臭男生全成了「賤貨」?好,這還不算,另一個男老師教啥的我也忘了,上課扯開喉嚨,盡講述他輝煌的「獵豔史」,更將大台北地區哪家酒廊、酒家、理容店,全部「歸類評比」,告訴大家哪裡的小姐「夭壽正」、比較「騷辣帶勁」,哪家小姐「醜到帶賽」……;班上女同學反感到都要抗議了,問題是當時沒有「學生評鑑教師」制度,學生們皮歸皮,在那個年代還算「厚道」,不敢跟老師正面對決,後果就是趕也趕不走,讓這款老師繼續「殘害」一代又一代「清純」的「國家幼苗」。

 

還遇過一種「怪師」。明明我每次考試都是九十、一百,每一堂課都到,很認真聽講,他還是要「死當」我耶!原因在於--拎北就是看你不順眼!怎樣?天哪!這算什麼理由、什麼變態老師啊?

 

簡單地說,我當時唸的專科學校,各種不同類型老師全碰上了,但須先特別聲明:「超優質」嚴師當然居絕大多數,受學生敬仰,但「光怪陸離」、「匪夷所思」的不是沒有。像這類老師,都有個共通特色,就是上課前,值日生一定要幫他泡好熱茶,放在講桌上「恭候大駕」;只要茶水稍溫了(或太燙了)、涼了(或過熱了)、茶葉泡爛了(或根本沒泡透、沒味道)……,當天值日生通常都不會太好過!反正這類型的老師們,對茶水要求程度並不相同,但就是要有杯熱茶放在講桌上,還不准等老師來了才泡喔;我們大家都在懷疑,那一杯茶,不過只是老師在炫耀地位與威權的噁爛工具而已。

 

當時學校有供應茶包,大牌一點的還有自備茶葉罐,放在老師休息室的櫃子上,一字排開,活像納骨塔裡的骨灰罈;上課前,值日生就會戰戰兢兢地敲門喊「報告」,進休息室去取用茶葉,跟酒廊裡「寄酒」有點兒類似;日子一久,等作業模式都熟了,我們內心深處那條「不安分的惡作劇神經」,就開始「蠢蠢欲動」……。

 

於是,我們開始在老師的茶杯裡頭「加工」、「加料」,膽子越來越大,還分為以下幾個等級;如果你正在吃飯或吃零食,甚至胃裡頭還有食物尚未消化完畢,那麼建議請不要繼續看下去,以免作嘔,別怪我沒事先告訴你,我可恕不負責!

 

好,老師都有自己專屬茶杯,當然不可能跟人家共用,以瓷杯居多,值日生在每回下課後,都會洗好晾在休息室,以備下回使用。至於茶杯裡的茶,本班將之分為五個「等級」,而且當班值日生還會在黑板右下角,偷偷註明數字,昭告各位同學,這堂課老師喝的,是屬於哪一種「等級」的茶;只要數字越高,「搞怪指數」越大!我們喜歡的老師,通常不會麻煩我們幫忙泡茶,即使我們準備了茶請老師喝,也幾乎不會惡劣「加料」,代碼為「0」,老師大可安心飲用,天下太平,一片祥和。

 

至於另一種老師嘛……,廢話少說,來介紹以下這五個「等級」的內容吧---

 

第一等(代號「1」):稱之「指甲茶」。多半由本班「阿碧兄」、「阿碧嫂」負責執行,他倆樣子活像周星馳電影「功夫」裡的「包租公」、「包租婆」!話說這種「指甲茶」也沒啥了不起啦,就是泡茶時,順便剪幾小片藏有黑垢的指甲進去而已,老師就算喝到,也以為是「茶梗」而不以為意;偶爾「阿碧兄」哪天心情特好,搓香港腳搓得正爽時,可能順便把搓掉的「精選腳皮」,加進來「調味滋補」一番,他就會在黑板右下角註明1+,表示雖然有指甲片,但額外「優待加料」讓老師「賞賞味」!哈哈哈,或許老師以為那是「花旗蔘片」咧!喝免錢的喔。

 

第二等(代號「2」):也還算平常啦,叫「口水茶」。你應該知道,就是值日生泡茶之前,先在杯子裡吐它個幾口口水,然後開始沖泡茶葉。據說,只要哪個同學用這種方式,讓老師喝下去,奇怪得很,那一科考得再爛也不會被當,屢試不爽,但僅能限用一次;若第二回再用這招,據說會被當得很慘,而且兩個人同時吐口水下去也沒效,真的很邪門,有鬼耶!

 

第三等(代號「3」):這種等級的茶叫作「芥末茶」。這種茶通常用在老師愛喝「綠茶」的場合時使用,比較看不出破綻。在滾水杯子裡頭,偷放一茶匙綠色芥末,再加入綠茶粉,攪得均均勻勻,保證老師喝了精神百倍,絕不想睡(快要被辣到呆了!)。怪異的是,綠茶草腥味竟可蓋過芥末的嗆味,所以老師喝了,根本不會懷疑我們在裡頭做了啥子手腳,只會覺得這杯茶「夠帶勁兒」!喝快一點還會咳個半死,甚至可能辣到尿失禁!如果你懷疑我們學生哪來的芥末,不必多慮,咱們就有同學家裡開日本料理店,要芥末?多著呢!要粉的、要膏的、要稠的、要稀的,通通都有,絕對現貨供應,新鮮得很。

 

第四等(代號「4」):乃「動物茶」是也。顧名思義,茶裡有動物,多半為紅螞蟻、蟑螂腳,或校園花圃裡剛挖到的新鮮蚯蚓,切成細片放進去,成了「偽裝大補湯」;有一度我們還「肖想」男廁牆角邊掛在網上的野生大蜘蛛,還「帶蛋」的喔!要是抓來泡入茶裡,那絕對「滋補養顏」遠勝中藥材!且值日生大可在黑板右下角註明4++等級,保證全場喝采叫好!不過儘管我們皮到「靠悲」,還是有點兒常識,知道某些蜘蛛富含劇毒,既然咱們都還算是「有良知的乖孩子」,萬一有個閃失可不得了,因此適可而止,那隻大蜘蛛就這樣「苟活」撐到我們畢了業,到後來更囂張地文風不動,還生出不少徒子徒孫,勢力龐大。

 

第五等(代號「5」):這可要大大地介紹一番,因為這種等級的茶,乃集眾人「日精月華」而成之「終極茶品」!姑且稱之「八寶粥」就已知過份到「破表」,會用到這種「經典」等級的,可見大家多討厭這老師!

 

你一定好奇,這「八寶粥」裡頭有啥「好料」咧?記憶所及,包括有痰、有鼻涕、有鼻屎、有菸灰、有粉筆灰,還有身上搓出的一團團黑垢……,還可隨當天值日生個人「道德良心」或「創意」甚至「怨念指數」,決定要不要額外再加其他的料(創意料理?);反正弄好所有「配料」之後,再混入茶葉堆裡,熱開水一沖,浮在杯口上的茶葉一遮,根本不會有人知道。

 

據說有次副班長不曉得弄了些什麼玩意兒在茶裡頭,那個「顧人怨」的老師喝了一大口,倒是沒噴出來,只淡淡地問了一句:「怎麼好像有一大塊像的東西在裡頭啊?滑滑的。」全班聽了面面相覷,簡直噁心到要嘔出來!咦?到底是什麼東西像「燕窩」混在茶裡頭,始終沒有正確答案,副班長一臉神秘,笑容詭譎,死不肯透露,因此時至今日,仍是謎團懸案一樁……。

 

好啦!公開這五味「加料茶」,夠「駭人聽聞」了吧?我們班向來「素行不良」,甚至歪腦筋還動到考試場合,特別研發「考試專用嚴選特等茶」!這種茶專門用在考試科目特難,且監考老師又愛喝茶的場合。咱們班就有這款高手,硬是搞得到「安眠良藥」,一小顆混進茶水裡,只要讓監考老師喝了,據說立即見效,睡得香甜,更讓我們好作弊!歐耶!

 

無奈老天有眼,明察秋毫,就算本班向來詭計多端,機關算盡,卻偏偏從未成功過---因為從未有老師真的喝下去。

 

有回考「大學國文選」默寫,要背出一整篇「祭十二郎文」…….靠!依我們的腦水容量,怎麼可能默寫得完嘛!況且這十二郎什麼鬼祭文的關我屁事?於是這位同學發揮「同學愛」,事先混了一顆「良藥」攪在茶水裡頭,準備讓老師酣睡個夠,以造福全班同學。

 

我們那位鄉音超濃的國文老老師,慢慢地把默寫卷發下去,然後扯開嗓門說:「你們今舔(天)要默寫『祭色狼文』,要好好地北(背)出來啊!不准給我卓(作)弊。」全班悶笑著點頭稱是,馬上有人「力勸」老師坐下、喝口熱茶休息休息,誰知老師竟然不徐不疾地拿出自備水壺!哇……這下死了!老師竟然不喝咱們「特別招待」的「特等茶」,腦袋清醒,眼光銳利,橫掃著四方,我們這半個小時簡直坐如針氈,不知所措……。

 

最後,全班沒人把這篇「祭十二郎文」默寫完!我呢,也只會最後幾句:「嗚呼!言有窮而情不可終,汝其知也邪?其不知也邪?嗚呼哀哉!尚饗!」(白話譯文:唉!話有說完的時候,哀痛之情卻永遠沒有終結。你究竟知道呢?還是不知道呢?唉!真是哀痛極了!希望你來享用這些祭品吧!)考卷繳交時,我看了看自己默寫出這僅有的一小段,不禁啞然失笑,跟現實情境還真有點像,簡直蠢到斃了。不過,我更像被扛去獻祭的祭品,心想這回完蛋啦,鐵定會被老老師罵個霹靂慘,虧我還這麼受他疼愛。

 

三十年過去,如今自己也是個老師。現在的大學生,才不會幫你把茶水準備好,只要能準時來上課就已經謝天謝地、祖宗積德,遑論幫你倒水沏茶,想都甭想!不過這樣也好,省得自己提心吊膽,不曉得茶裡頭到底加了「啥米碗糕」。只是,寫這篇文章,順便為自己過去愚蠢行為,向這群被我們惡整過的老師們深深致歉;雖然他們教學方式、內容、行為舉止,未必讓學生們認同,但做錯事就該道歉,也沒什麼好辯駁的。倒是建議普天下辛苦的老師們,以後上課,最好能學學我那位可愛的國文老老師,還自備水壺揹在肩上咧!呃......是有點老土啦,但既安全又衛生,隨時能解渴,學生們更惡整不了,真是一舉數得,果然薑是老的辣,好個「古墓派殺手」......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其錚喵喵 的頭像
張其錚喵喵

張其錚的喵窩部落格

張其錚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