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1  

      這個學期回「娘家」,應邀重返以前曾經任教的大學傳播學院開課。由於離開已經五年,所以目前大學部的學生都全是新面孔,沒有學長學姐可以打聽「這老師到底何方神聖」?認真好學的大孩子,會先去問問其他老師,想探聽這位過去曾在此地任教的老師,究竟是個什麼妖魔鬼怪,或者魑魅魍魎,反正都一個樣子啦。

      學生會問的不外乎就是「好不好過關」、「會不會當人」、「作業多不多」、「這老師有什麼地雷要注意」這類鳥問題。過去任教時在此認識的老師們都很「仁慈」,對我超好,沒說我壞話,倒是很誠實地形容「這老師很嚴格」、「因為是傳播業界來的業師,所以對時間觀念相當要求」、「可以學到很多實務作業」、「上課絕對禁止使用手機」、「要求禮儀」……等等。學生們一聽,似乎有些猶豫是否要修我的課,但這代大孩子普遍讓我欣慰的是,就算來了個妖怪,總要先來看看長得什麼模樣;至於是否要選修,則到時候再考慮,膽子算蠻大的。不過當天發生兩件好玩的事,雖然都很小,微不足道,但還是有些好玩,就讓你開心一下好了--

      (一)

      開學後第一週上課,那天我很早就起床,想提前到校準備「早八」(早上八點)的課。在台北捷運淡水信義線車廂、三個一排的椅子上,恰巧坐我旁邊的兩個大女孩,竟然是我新學期課堂的學生耶!為什麼呢?因為她們正在討論我教的課程課綱,還拿起資料,唸出我的名字,直說「好像有聽過這個老師名字喔」(我竟然有「知名度」耶!小小虛榮一下)。列車行進中,對話不斷傳來她們討論聲,全都圍繞在「聽說」這個老師很嚴、很機車,不太好過關。我聽了先是愣一下,接著偷偷悶笑,後來乾脆轉身自我介紹,告訴這兩個可愛的大女孩,我也是妳們學校的老師喔,妳們所說的「那位老師」我很熟啦(開玩笑!當然熟啦,怎麼不熟?);但我不是說他壞話,反正做人就是該實話實說,他喔,真的很「機車」,甚至到了「靈車」地步,而且是個頑固老頭,脾氣很大,嚴格到爆,勸妳們最好先三思,再決定修或不修。

      她們一聽就皺起眉頭,趕緊提出一些關於「這位老師」的種種問題,反正我就是不斷「恐嚇」她們,說「這位老師」簡直是個可怕的「當鋪級老闆」、「大刀級殺手」、「分數惡魔王」,做事超龜毛,規矩又多又囉嗦,妳們覺得該修嗎?小心哪!我聽過他有個學生三修不過,都已經「大六」了,至今還卡在「這位老師」的課被死當,始終拿不到畢業證書呢!

      這兩人聽完我的敘述,一陣沉默,情緒上顯然有些動搖,然而還是問了我:「您怎麼跟這位老師這麼熟?」我忍住笑,一本正經回答她們:「我跟他認識超過五十年,怎麼不熟?比親兄弟還要親呢!」她們瞪大眼睛,直呼「哇!超過五十年耶!」讓我滿意地點點頭。

      列車抵達目的地,跟這兩個還算有禮貌的大女孩說聲再見。她們說還有時間,要去學校對面買飯糰早餐,我則是轉了個方向,趕緊到校準備,只是不忘再提醒她們「最好三思喔,這老師的課很不好過喲!」她們回應「既然選了,還是先硬著頭皮去上課看看啦!」

      等到鐘聲一響,這兩個女學生進了教室,看到我老早就站在講台上的那一刻,兩人嘴巴張得好大,臉色馬上變慘白……。

      哈哈哈,我不曉得她們最後要不要選我的課,但我唯一知道、而且非常確認的是--經過這麼一嚇,她們倆精神好得很,眼睛瞪得老大,而且毫無睡意。

      (二)

      「這堂是國際貿易,你有什麼事嗎?」

      「這堂是人生哲學,你有什麼事嗎?」

      「這堂是法學概論,你有什麼事嗎?」

      儘管這是開學首週上課,仍有些搞不清楚狀況的大學生,還在迷迷糊糊懶散過寒假。這堂課都過了一大半,有三個遲到學生,分別在不同時間點走進來,重點在於全都不認識我,所以當他想確認「目前在上哪一堂課」時,就「超級好騙」了。

      我呢,不等學生開口問,就先主動說明,讓這三個傢伙一臉問號,疑惑地看著教室編號,但又望著我一臉嚴肅,不像在開玩笑的樣子,只好怯生生地離開教室,趕緊下樓找系祕書查詢去。

      這三個笨蛋,完全沒注意自己同班同學就坐在台下位子,大家也非常配合地捉弄,不敢吭聲;後來就看著這幾個傢伙,先後臭著一張臉又回到教室,接著爆出全班哄堂大笑!哈哈哈,真的很糗。

      唉!我這堂課叫做「電視剪接」。開學第一次上課姑且原諒,不過以後可別再遲到啦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其錚喵喵 的頭像
張其錚喵喵

張其錚的喵窩部落格

張其錚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