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345  

 

常搭飛機,除了高空鳥瞰風景、吃飛機餐、欣賞漂亮空姐是個享受外,在眾多旅客當中,與誰有緣同班飛機,或許也成為一種餘興節目。有時候飛機上來了個知名演藝圈明星、政治人物、各領域頂尖人士,對我來說雖無吸引力,但總會有其他旅客在一旁雞貓鬼叫,甚至誇張到高聲驚呼,而受到些許干擾;還有習慣大驚小怪的旅客,連飛機沒飛到指定高度,就把不准使用的電子器材(像數位相機啦、手機等等)全拿出來,跟黑道火拚「抄傢伙」一樣,準備要「大開殺戒」,把按快門當成扣扳機,非得狠狠拍個夠不可,好回家炫耀一番。現在有的飛機已經可以使用網路,要利用上網炫耀就更方便了,只是這樣做,無形中暴露名人行蹤,是不是會有安全顧慮?我認為可能需要三思。

 

二十多年前,有段時間在日本,經常搭機往來各處,因為次數多了,偶爾航空公司將我升等到商務艙,有時也與一些日本名人同班飛機,最常見的當屬演藝界人士。不過本人向來對演藝圈不感興趣---應該說對什麼領域的名人都不感興趣,就算哪個名歌手名演員坐我旁邊或附近,幾乎無感,頂多瞄一眼,或連看都不看,反正也不認識;直到鄰近乘客尖叫高喊「天哪!松田聖子耶!」、「啊!你看,菊池桃子!」........,這才抬頭望著坐我前頭,或旁邊的旁邊(一般都是經紀人或秘書坐在名人身邊居多,我也看過保鏢,但很少),原來有個來頭不小的人物。    

 

但,那又怎樣?你又不是八爪章魚,或者十八銅人,更不是外星球來的怪物,有啥稀奇?你是名人,我也是「名人」啊!起碼我是「有名字的人」吧!加上同樣有兩個眼睛、一個鼻子,那就更不稀奇了。我根本不在乎認不認識名人、坐不坐在一起,我只要求搭機有風景可鳥瞰、有好吃的飛機餐、不要吵我就心滿意足;倒是有時名人跟我一起「排排坐」,可能還納悶為何這方「怪咖」,怎不露出驚訝或喜悅表情,連掏出紙筆要求簽名的動作都沒有?

 

就像某次在公司辦公室外玄關電梯口,碰到某名模帶著助理前來錄影,嗲聲嗲氣說自己走錯路,糊塗了,問我第X攝影棚該怎麼走。我呢,就用手一指,叫她把電梯按五樓,出去直走就對了;接著,我像個機器人一般,面無表情離去,留下愕然的她,心想怎麼會有這樣「不體貼帶路」的陌生男人,對她完全「無感」?唉!我是真的沒感覺啦!事後「哈」得要死的同事直跳腳,巴我的頭哀怨吐露都沒那種機會接近,我卻遇到了。

 

遇到又怎樣?我告訴你,十分鐘後我再經過電梯口,竟然還能聞到那股濃郁不散的人工香水味,便皺眉快跑,實在不愛。

 

好,回到飛機上。我雖然不算什麼真正「名人」,但有件怪事蠻神奇的,就是每次遇到鼻子不太舒服、想偷挖鼻孔時,當班飛機上一定會碰到擔任空服員的學生!還屢試不爽耶!怪啦。通常一般人鼻子不太舒爽,偷偷挖個鼻孔總不為過吧?但在飛機上,說什麼都不雅觀,像我這種的已經很能忍了,但癢得半死怎麼辦?實在受不了,廁所老是客滿有人,只好翹起小指,另一隻手死命遮著,準備大力給它挖個夠........。

 

每次都在這個時候(真的很奇怪喔),我的學生都會「登場」,然後大叫「老師好!」或者「老師!真的是你耶!」,害我差點沒尷尬到戳個鼻血直流!

 

我的學生畢業後,不走媒體路線、擔任空服員的還真不少,討厭的是每次都「愛」在我想挖鼻孔時出現!莫非老天故意教訓我,叫我不准在飛機上挖鼻孔嗎?好吧!只好忍住癢得快跳腳的鼻子,優雅穩重地跟學生「哈啦哈啦」,哈到真想跳飛機啊!我對學生熱情服務與問候「揪甘心」,但學生難道沒看到老師我的表情,已經快嚴重扭曲嗎?癢啊!癢到快死人了!

 

很多旅客可能以為名人高傲不可攀,只能遠觀不敢近看,我倒沒有多想啦,反正我說過了---人家有名,我也有名,就是大家都有姓名,毫不吃虧,總不會出現「無名氏」搭機嘛!我也很少問人家貴姓大名,只有一次例外。

 

記得有這麼一回,在多年前的班機上,ˋ坐我走道隔鄰的是位長相清秀的小姐,她拿著紙,凝視一長串我看不懂的字,大概是不曉得哪一國文字的歌詞吧,就在那兒小聲輕輕哼唱,倒是吸引我的目光;雖然唱得很小聲,但挺好聽的。她在用餐後,微笑主動問我一些座椅按鈕怎麼使用的問題,於是兩方隔著走道,就這樣小聊起來。我看她有些面熟,但又想不起她到底何方神聖,只好冒昧請問她貴姓,然而對方竟然手拍著額頭、有點兒俏皮翻白眼回答:「Oh! No!」

 

這下讓我有點兒不高興,明明誠懇地請問她貴姓,怎麼如此回應?是怕我揭穿身分不耐煩嗎?只是搞了半天才曉得,這位小姐是全球知名的Bassa Nova歌手Ono Lisa---小野麗莎。

 

以後終於知道,如果要問人家貴姓大名,還真要仔細聽清楚,先別誤會,因為不見得「唬攏」,而是人家名字本來就如此;而且有些老外姓氏或名字,不同語文所唸出來的音,會很像咱們國語或閩南語的「國罵」,如果乍聽之下就破口大罵反擊,接下來欠揍的可能就是自己了。

 

如果你問我,搭機搭這麼多次,有沒有遇到特別難忘的人物?倒是回想起民國七十年代後期,政府剛開放大陸探親那段時間,很多老兵思鄉心切,急著搭機返回大陸;那時候沒有直航,必須經由港澳轉機,旅途勞頓,有人因此心臟病發或血壓突然異常,就這樣驟逝於機上;我自己就碰過從香港回台北班機上,鄰座老兵伯伯坐下繫緊安全帶後,一路上「閉目養神」,連用餐都不睜眼瞧瞧,等下機才發現身體發僵冰冷,早已去世,但面容祥和,嘴角微笑,顯然到過老家心滿意足,已無罣礙,但那個畫面,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。

 

至於有沒有因為搭機碰到誰誰誰,意外獲得「好康」?有喔!這個「好康」還真是「天上掉下來的禮物」耶!而且事先完全不知。

 

話說多年前任職於某民營機構,好不容易湊出個長假,獨自到峇里島瘋狂幾天。這天班機非常滿,座無虛席,我很「幸運」因為報到太晚,直接升等商務艙,卻在同一排座位上,向旁邊一瞄,發現兩個非常熟悉的人物在那兒卿卿我我,不斷擁吻調情,定神一看才發現---媽啊!竟然是咱們公司某位已婚的行政「大掌櫃」之一(以下簡稱「大掌櫃」吧),正帶著秘書小姐耶!去峇里島幹嘛?談公務嗎?不可能啊,那兒有啥公務好談?那麼........兩人去當地幹嘛?

 

那時候沒發明「小三」這種外遇名詞,我也沒證據,不可以一口咬定他們有著「不尋常關係」,不過看這樣子........。

 

好吧好吧,還是別亂想,趕緊把毛巾毛毯卯起來遮著臉省得尷尬,沒想到還是被眼尖的秘書小姐發現!當她大叫出來時,我就知道完啦!簡直快腦中風!只好乖乖地把毛毯拿下,真像被敵軍俘虜、只好舉雙手投降的那款窘境;最慘的是當「大掌櫃」張開嘴巴看著我時,真希望那只是連續劇慣用的「老哏」,無奈極端不幸的是,它就發生在九霄雲外的班機上,如此地真實,又極具戲劇性與衝擊力!

 

接下來這幾個小時航程,彷彿比飛歐洲還遠,快到外星球了。我緊張到食不下嚥,偷偷瞄著「大掌櫃」,只見他垮著一張臉,不發一語,正襟危坐喝著香檳,秘書小姐則是忐忑不安地翻著機上雜誌,翻來翻去簡直翻爛了,空服員詢問要吃什麼喝什麼都說好,然後搞得餐桌前一堆東西全都沒動;我那時候心想,媽啊!我該不會被這兩人「殺人滅口」給「做掉」吧?還是該識相一點、用自刎來「報答公司恩情」?在飛機上這樣做不太衛生吧!於是偷偷問空服員有沒有空位可換,對方親切但歉然回答實在沒有,主要由於正值峇里島度假旺季,今天班機幾百個位子全滿了,哪兒都沒得換,我只好再次用毛毯把自己裹成像「開喜婆婆」那樣(年輕一輩可能不知誰是「開喜婆婆」,請上網至谷歌查查),最後乾脆把整張臉遮住、跟鬼一樣算了,眼不見為淨,連下機時都趕緊從另一邊走,在當地通關更是遠遠躲在後頭不敢跟前,以免被「大掌櫃」看得礙眼,前途不保,後果難料啊。

 

這件事我「自律」守口如瓶,沒敢嚷嚷出聲,「大掌櫃」與秘書小姐回到辦公室後,也一如往常工作,好像當沒這回事發生。我記得在那家公司,考績從未優等,但那年不但衝到頂端,「大掌櫃」還特地跑到我們大辦公室,當著所有人面前,額外頒發大紅包給我,說是表揚「辛勤工作」、「努力不懈」、「足堪表率」,那時年輕,我還一愣一愣,跟個呆瓜一樣嘿嘿傻笑,在眾家同事投以羨慕與狐疑眼神中,還不曉得發生什麼大事咧!

 

後來想想,那應該就是「封口費」啦!或........或者說是「遮羞費」也許比較恰當。哇靠!厚厚一疊鈔票耶,不告訴你多少錢,但在那時候,這筆錢買張歐洲商務艙機票絕對有零頭可找,你就曉得我工作努力到有多麼「足堪表率」,哈哈哈!然而在不久之後,我就離職換跑道去,那跟擔心「殺人滅口」的壓力無關,反正就是單純有更好的發展機會而已。

 

這麼多年下來,搭機數百次,什麼樣的人種、什麼樣的族群、什麼樣的「怪咖」大致上都見過,因此寫下不少奇特的互動故事,供作大家茶餘飯後的八卦題材。下回搭機會碰到誰,我不曉得,與其說「緣分」,還不如說是對方「業障」吧!因為他遇到個喜歡駕馭文字的「大嘴巴」,把什麼觀察細節全寫出來,既然如此,那還有什麼「福報」可言?真的,別傻啦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其錚喵喵 的頭像
張其錚喵喵

張其錚的喵窩部落格

張其錚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