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345  

我在大學任教十多年,有不少學生現已結婚。這群孩子的婚姻生活,大致上都還算圓滿,不過當然也有極少數遇到蠻誇張的狀況,導致婚姻拉警報。

 

一般來說,時下年輕人結婚,婚姻若出現問題,不外乎以感情因素為主,比方說出現第三者啦,或者老公長期出差,在大陸包二奶之類的。可是以下我要講的這個例子比較特別,跟第三者介入夫妻感情無關,而是強勢公婆所帶來的強大破壞力!更慘的是還多了一堆老人家、親族團體「輪番上陣」,把一對結婚才沒多久的大孩子,折磨到雞飛狗跳、婚姻幾乎觸礁。

 

幸好在經過多年抗爭,加上關鍵時刻用對「戰術」,才終於擺脫這場惡夢,圓滿解決,不過還是要話說從頭才行。

 

女主角是我的學生,畢業後沒多久,嫁給一個樸實苦幹的有為青年,我還應邀去喝喜酒,更在婚宴上被拱上台去講幾句話祝賀,記憶猶新。這個男主角是獨子,在電子公司擔任小組主管,專司TQC品管作業,學工程的,人蠻老實木訥,還帶點生澀害羞,但做起事來相當認真努力;而我這個學生則在傳播公司任職,每天專責行政作業,也相當忙碌。兩人婚後曾和我有回聚會,不經意聊到生孩子話題,男生吞吞吐吐不敢講,女生咧,則是直率地吐露心聲,她實在「不敢生」,理由居然是被一堆老人家和親友給「嚇到」,不敢去想生孩子的問題,這可就令人摸不著頭緒了。

 

原來,她的公婆在中南部鄉下,親族輩份中算是「有頭有臉」的人物,財力雄厚比較強勢,說話嗓門大,行事風格挺「海派」的,會主動照顧親族裡的大小事;然而公婆最「喜歡」做的事,就是只要親族中有老人家生病了,若有需要轉診到台北住院,公婆都會叮囑這個在台北的獨子、媳婦,必須全權扛起,代為照顧老人家、打點一切。

 

乍看之下有什麼問題嗎?應該是沒問題,但實際上問題可大了!光看這家公婆經常「拗」兒子或媳婦請假,開車到鄉下,把要住院的遠親長輩載到台北,說「左鄰右舍、親族老小都在看」,要給他們倆老「做足面子」才行,這就有些誇張了吧?這還不算,不管有沒有需要,公婆又命令兒子跟媳婦輪班,每天晚上到醫院照顧老人家通宵,星期六、日則是全天看護,直到老人家出院還載回老家為止!這就太……強人所難、也太超過了!

 

怎麼會有這款公婆?但的確就是有這種人,而且是很另類的「好野人(有錢人)心態」耶!他們自己不來台北跟兒子媳婦同住,說住不慣台北,倒是「推銷」一堆親友北上,也蠻奇怪的。

 

一次兩次,這對新婚沒多久的夫妻,為了給公婆做足面子,勉強撐過去也就算了,但隨著鄉下一堆親族老人家「呷好倒相報」到上了癮,三不五時就鬧這兒疼、那裡不舒服,硬要來台北住院,當然就要麻煩他們倆,結果越來越多、越來越多!從公婆同輩的表叔、大舅舅、表嬸、二姑媽,到姨婆、舅媽、三嬸嬸、四姑丈……,只要老家公婆一通電話過來,夫妻倆簡直頭皮發麻!因為這回不曉得又是什麼老人家要來住院,光要開車來回接送、打點住院瑣事,就已經夠麻煩,更別說公婆不准他們請夜間看護,堅持「面子第一」、「照顧親人當然要自己人來,找來的看護沒感情,怎麼可能照顧得好?」,完全不考慮年輕人下班回家疲累,還需要有自己的生活空間,連假日都被完完全全剝奪,毫無休閒可言!這像話嗎?再加上有時候身為媳婦,不得已還要協助男性年長的親族長輩清理、擦拭,總會萬分尷尬,公婆卻未體恤媳婦角色,況且部分親族長輩知識水準不高,經常口頭禪爆出黃色粗口、髒話,或者言行舉止不太妥當,毛手毛腳,甚至衛生習慣極為不良,也讓這個年輕媳婦相當頭痛難為。

 

剛才說過,公婆觀念很古怪,明明就很有錢,也不小氣,每逢這些親族老人家到台北來住院,什麼添購醫護用品的錢、代墊醫療費用,公婆都願意大方給,唯獨找看護的費用摳得緊,不給就是不給,也不准年輕人去找,不過就是成就個「面子問題」(呸!這有啥面子不面子的?)。為了照顧這群「川流不息」的「老病號們」,把夫妻倆體力耗到透支!我這個學生身為媳婦,總是不太好說話,可是經過一段時間,有天實在忍不住,在電話中試探性地問了婆婆:

 

「那老人家他們總有子女吧?他們都在哪兒呢?怎麼都沒有來照顧?」

 

完啦!說了這種不合婆婆胃口的話,在電話裡的那一頭,傳來不太高興的碎碎唸聲:

 

「啊是怎樣?人家小孩都在鄉下這裡忙種田、種菜、養豬,忙得要死,一天都不能請假,哪像你們『呷頭路』的,要請假就可以隨便請假?他們有誰能夠帶著老人家一起上來照顧?你們在台北就近方便可以幫忙,難道不對嗎?我們兩個老的,知道你們也要上班,知道你們很辛苦,不過只是『』你們晚上輪流照顧,拜六、拜日(星期六、日)『』全天照顧,你們少年吔體力好,有什麼問題?想當時我們跟你們一樣大,都嘛是這樣操出來的……。」

 

她嚇了一大跳,沒想到婆婆反應如此激烈,只好閉嘴。可是老人家生病住院,自己子女不在身邊,反而波及到遠親的、八竿子打不著的人要扛擔重任,那我們上班的算什麼?上班族身體是鐵打的?就不會累?可以說請假就請嗎?這什麼跟什麼啊!

 

於是,我這個學生與夫婿坐下來懇談,希望請自己先生能夠體諒妻子的苦痛(當然做先生的也一樣啦),請公婆不要再把親族生病的老人家使勁往台北「」,硬要他們赴院看護,只要一個月來這麼個一回,就足以把兩人都給累到半死!無奈她先生偏偏又是個不敢違逆父母想法的「孝子」,態度扭扭捏捏,提醒他好幾回,連電話都撥通了,還是不敢跟自己爸爸媽媽討論這件事,因此,開始讓兩人婚姻出現裂縫,而且縫隙逐漸擴大。

 

她說,積怨到後頭還是止不住,火熱岩漿終於噴發!引爆的導火線,是有次夫婿家表舅公要開刀,之後他發現自己錢包竟然少了兩千塊錢,懷疑是她偷錢,還在醫院裡對她大吼大叫,在眾人面前罵她是個賤女人、手腳骯髒,簡直難堪至極!我這個學生再怎麼溫柔體貼,哪能吞下這款羞辱?於是他鼓起勇氣,直接打電話到鄉下給公婆,啜泣委屈地表明自己絕對沒有偷錢,再者,請老人家自己孩子上來照顧吧!這個作媳婦的已經仁至義盡,夠了!

 

公婆本來難以置信,一時之間不敢吭聲,後來越想越氣,當再回電給媳婦沒回應後,乾脆火力全開豁了出去,才不管兒子還在上班正忙,電話打來,劈頭就質問他怎麼沒有好好管教媳婦?害得他們在家鄉簡直『沒面子!』、『難做人!』」,要是傳得更開,爸媽在親族中說話怎能大聲?兒子這回意外鼓起勇氣,頭一次為妻子辯護,但隨後還是被父母伶牙俐齒的連珠砲反擊,到最後消失無聲,此後不敢再吭一聲。

 

怪的是,那個表舅公後來發現,自己的兩千塊錢其實是塞到褲袋裡頭忘了,但既然把人家給罵到臭頭,為了自身「長輩威儀」,不好意思拉下臉道歉,乾脆一路裝死,就當沒這回事。

 

不過,她的公婆終於懂了這兩人意思,於是改變作法,以後只要親族中的長輩來台北住院治療,「總算」有自己家子女北上赴院陪同照護,再也不用麻煩這對倒楣小夫妻。

 

不過如果你以為問題就此結束,那還太早了些。

 

為什麼?因為這樣一來,又衍生出新的問題---如果他家有其他老的小的也要來台北「照顧阿公」、「看看阿嬤」,那這大隊人馬要住哪兒?總不能住醫院吧?若在台北住一晚旅館,費用可會嚇死人!那怎麼辦?「首選」當然住我這個學生家裡啊!大家異口同聲地,好像理所當然,讓這對夫妻無力反擊,又面臨另一場大災難!

 

於是,三天兩頭就有莫名其妙的「親人」出現,客氣的就會說「晚上借個客廳打地鋪」,但也有不客氣的長輩,粗魯指定要睡人家主臥房,還要人家晚上十二點多開車去台北車站接!只因為高速公路塞車,台北又不熟,總不能叫老人家睡車站(那為什麼這麼晚才出發咧?怪咖!)。另有幾個「少年ㄟ」表弟表妹、堂弟堂妹,來台北探望阿公阿嬤不過只是「附帶行程」,到醫院探上一回,活像「挾餃子蘸醬油」,不到幾分鐘就坐不住了嚷著離開,其實根本就是來台北觀光嘛!或者老人家哪能比得上追「五月天」演唱會更具吸引力?就連買回家車票竟然裝傻,起鬨拗表哥表嫂支付,更指定搭高鐵,因為「搭台鐵跟客運太慢」!你看這種「白目親戚」有夠沒水準、夠不上道了吧?

 

家鄉公婆似乎是有點賭氣味道,存心「惡整」這個媳婦,還大方地將媳婦手機號碼「昭告」親族中要去台北的人,勸他們別住飯店啦,飯店太貴了,只要打個電話跟媳婦講,晚上住兒子那裡就好,愛住幾天都可以,反正這房子是公婆買的,還登記在婆婆名下,媳婦敢吭個什麼屁?……結果,事情弄得更加不可收拾。

 

作兒子的持續忍氣吞聲,盡力滿足親族長輩,與所有來訪親戚的需求,但家裡打掃、清理、烹調都靠自己太太啊!有沒有考慮太太的感受啊?而且這群親友來借住,生活習慣差異太大,甚至把人家的家當自己家,誇張到遠親長輩自動將酒櫃裡的酒搬出來喝,喝醉了就吐、便溺、唱歌胡鬧,一個溫馨的窩,三不五時被先生那邊前來借住的親友,搞個天翻地覆!這還不包括老人家趁兩人不在時自己煮開水,忘了關火就跑出去遛達,或待在房裡睡覺,結果差點引發火警,把左鄰右舍給嚇壞了!這種情況至少有兩次。

 

學生無奈地告訴我,甚至有一回,還在住院的先生遠房姨婆,她那唸高職的小孫女說來就來,誰認識她呀?原來翹課搭了客運來台北,大搖大擺借住個幾天,竟然把她的衣物從櫃子裡翻出來,「很自然地」穿在身上,還嫌「不太合身」,更扯的是連聲謝謝都不講,衣櫃被掀得跟槍掃過一樣亂也不收,就這樣穿回鄉下去!至於這群「親友團」指定要吃什麼、要去哪裡、電視要看哪台、明天要幫他們把髒衣服洗出來、記得送他們去車站……,喧賓奪主的破壞鬧劇一大堆,那就不堪重述了,畢竟這絕對不是「作客之道」,就算是親戚也不能這麼過份,超沒教養。

 

我相信眾多鄉下民眾都是善解體貼、厚德知止,亦能將心比心,守己分寸;不過像這款的,老實說我還是頭一回見到,也算開眼界、長見識啦!

 

記得過去所教過的這個學生,脾氣很好,個性乖巧聽話,但跟我訴這麼多苦的同時,竟然用「氣到很想殺人」來形容感想!我聽了簡直不敢相信,可是在面對懦弱的夫婿、強勢公婆的同時,再加上公婆親族搞出一堆狗屁倒灶事,身為一個可憐媳婦,累積這麼多苦水無處發洩;而且就算發洩,恐怕招來更多困擾,換成我,我一樣會被搞到瘋!

 

她問該怎麼辦?我先問她有沒有跟娘家媽媽商量,她回答說實在說不出口,怕自己爸媽會擔心,只能試著獨自扛起,但面臨無可退路的窘境,很想跟夫婿攤牌,至少說清楚、講明白,實在不願意再當這種「台傭」,去伺候應付公婆家一大家子親戚朋友來,因為早已心力交瘁,沒辦法再這樣消耗下去,連「生孩子」意願都沒了……。

 

站在我的立場思考,認為她夫婿的角色,還是最重要關鍵。畢竟夫婿要位於妻子與自己父母中間,必須做好折衝溝通的職分;如果先生不支持、不體恤、不設想,無論是父母或妻子,至少有一方必然會倒大楣!況且妻子在自家長輩面前,就算有再多不滿,直接嗆聲或抱怨,總會有些不妥,或者父母對媳婦有什麼意見,有時當面講也不見得理想,還是交由先生親自協調比較合適。

 

可是遇到這麼不敢違逆父母想法的二百五「孝子」,難道這件事就必須這樣週而復始地惡性循環下去?作媳婦的是否可以違抗公婆命令?能不能還給她一個正常、不受干擾的婚姻生活?離家出走或回娘家表達抗議是否合適?倘若更極端一點,跟夫婿鬧離婚是否為可行途徑?

 

我腦子裡一堆偏激想法,但仍不敢亂出主意,畢竟稍有不慎,可能會拆散人家姻緣,但問題總不能不解決啊!怎麼辦呢?當時的我只能建議她,關鍵點還是在於夫婿,除非妳心意已決,直接反抗到玉石俱焚在所不惜,否則還是先生出面較為妥當。或者……或者運用手段,先苦勞一陣子,讓公婆感到滿意,在印象還不錯的當下,趁機談判或勸說如何?只見我這學生已經哭成淚人兒,她說她不願再這樣下去,喃喃自語「已經夠了!已經夠了!」,讓我聽了很不忍,更擔心她精神出現異常。

 

唉!我可不是婚姻諮商專家,不曉得該怎麼應對這種難題,腦子一片空白,最後只有勸她,如果真的沒辦法,就只有看狀況攤牌吧,或者搬出去租屋,把房子還給婆婆,最有可能是「殺出一條血路」的方式,但,我也擔心會產生不可逆的副作用,反而變成「我是罪人」,仍請她要三思而後行,至少心平氣和理性溝通,不要動怒,千萬別對嗆,她也同意了。

 

此後,在她與先生懇談達成共識後,決定南下和公婆講個明白,當然,公婆臉色大變,覺得「我們長輩給你們屋子住,怎麼不曉得感恩報答?竟然還想要搬出去!像話嗎?」只是這回,這個媳婦鼓起生平最大勇氣,在丈夫支支吾吾不語、只有她獨力「迎戰」公婆的氛圍下,把自己內心話平和地說出,但堅決把房子鑰匙交還給婆婆,就是要脫離被控制的枷鎖,讓公婆兩人愣著不曉得該怎麼回應。

 

公公想了許久,主動打破僵局出來勸說,希望他們還是不要離開那房子,畢竟公婆在台北置產,出自於好意,希望兒子與媳婦能有地方住;再者,如果親族有人到台北,總不好讓他們住旅館,太貴了,有個落腳處比較安全妥當。至於帶給他們困擾,作長輩的能理解,但也請她體諒,夫家這邊本來就是這種「海派」作風,若真的沒辦法,那就減少這種借住事情發生,但實在不能夠全然拒絕。

 

我這個學生到最後,仍然沒有改變心意,任憑公公怎麼勸說、婆婆臭臉不語,仍執意將鑰匙還給他們。在這種氣氛尷尬的場合,作兒子的終於在關鍵時刻開口,拜託爸爸媽媽,就不要再為難自家媳婦吧,這幾年被親族一堆人給整得夠慘了,連他自己好幾次都在睡夢中被電話聲吵醒,只為了臨時開車到車站接人到家裡來住,更別說家裡被外人弄得天翻地覆,還有之前在醫院,像個傻瓜在站衛兵似的,真的很無力。

 

他還說,這樣一再一再被打攪,工作已經夠累了,休息時間還遭到剝奪,你們說想要抱孫子,怎麼可能抱得到呢?根本不可能啦!

 

一聽到「抱孫子」三個字,公婆眼睛突然瞪大了,面面相覷,彷彿頓悟得道、瞬間大徹大悟,立刻拍掌大叫「啊呀!對喔!」那般超強戲劇性。沒想到這關鍵時刻,當人家兒子和夫婿的總算發揮作用,沒像鄉下某些長輩每次罵年輕人都說「無啥X路用」那般粗俗不堪,這招終於奏效。

 

鑰匙呢,婆婆還是強勢退還給媳婦,但態度軟化許多,保證這一年內不再有人打攪他們,只要趕快「努力做人」就好(你瞧,這心態還是蠻自私的!)。公公一時興起,還「加碼」掏出十萬塊錢,要他們去日本補度個蜜月好了,最好明天就去,趕快去,不要猶豫……。看到這種戲劇性大逆轉,反而是小夫妻兩人你看我、我看你,簡直不敢相信,怎麼突然間變得如此之快,比川劇「變臉」還更迅速耶!

 

你一定很想知道目前結果是什麼。從「攤牌」那天算起到今天,剛好滿五年半,我這個學生笑說,當時其實壓力很大,在回台北的路上,不斷埋怨夫婿幹嘛把「生孩子」這理由給抬出來?萬一半天「迸不出個子兒來」又該怎麼辦?就跟你說,眼看只要把鑰匙退還給你媽就好,然後咱們去租房子,問題不就解決啦?只見她先生好像也「恍然大悟」地拍著方向盤說「啊!對喔!我都沒想到!」讓她又氣又好笑。

 

不過這問題已經不再是個問題。在長期沒有人登門打擾的情況下,她肚皮還真的蠻爭氣,不久就來個「二比零」---生了雙胞胎男孩!之後又在毫無心裡準備再懷上一胎,這回則多了個小妹妹,三兄妹都非常可愛活潑,逗得爺爺奶奶樂開懷,頻呼值得值得。

 

也因為家中添了新成員,不再方便讓人借宿,此後再也沒人提起這檔事,總算圓滿解決,他們的家庭生活也自此回歸正軌。

 

如今,公婆還是不肯來台北住,直嚷著在鄉下很習慣,不想到台北「聞汽油臭味」,只求兒子媳婦要常帶孫子回鄉下,小住個幾天,帶去給左鄰右舍炫耀個幾回,也就不多奢求了。

 

說了這麼多,我仍有不少感觸。光是覺得身為人家公婆的,如果換成自家女兒出嫁,受到婆家這麼多苦,不曉得回頭面對自家媳婦時會作何感想?這種只為了成就自私顧面子的變型心態,不僅是許多台灣老一輩長者常見的奇特觀念,卻也害慘不少子女,連嫁來的媳婦都被拖下水深受其苦。再者,我始終堅信,當婆媳問題發生時,作人家兒子的,一定要主動站出來,要有肩膀,就事論事才對,就算不曉得怎麼處理,可以去諮詢、請教專家,自己評估分析,選擇最適合的方法試圖解決,而不是像個二楞子傻在一旁,或者都火燒屁股了才開始認真思考,若一開始就主動幫妻子想辦法,挺身而出到底,也就不會吃這麼多年苦頭了。

 

這件事也讓我學到,原來有時候在解決談判癥結點時,站在對方立場去思考,去想想對方最大的渴望是什麼?最大的喜好是什麼?有沒有遺漏掉的?當時我只鎖定老人家「面子」這層考量,忽略背後還有個更大的「抱孫子」誘因,可見我的思慮仍有不足之處,實為愚昧!愚昧!也是失策矣。

 

但還是很高興看到學生這家人回歸和樂,我這個作老師的,才終於可以放下心中大石,真正安心鬆口氣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其錚喵喵 的頭像
張其錚喵喵

張其錚的喵窩部落格

張其錚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