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3  

      母親告訴我,她幼年時放學回家無聊,下午總是跟著一群野孩子,跑到家附近集散場,免費坐著滿載甘蔗的台車,隨著小火車一起「扣嘍扣嘍」地晃到糖廠去,然後再搭下一班反方向運蔗火車回家。當時小火車駕駛和捆工,看到這群野孩子前來,也從不驅趕,只是告訴他們「不要亂抽甘蔗」、「坐在上頭要坐穩,別摔下去」;但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們,照樣抽出甘蔗啃個痛快,膽子更大的孩童,甚至在台車間跳來跳去,絲毫不害怕,也就這樣,一年到頭算總帳,難免傳出誰家孩子摔斷腿,必須一拐一拐地長期復健,當然免不了要被大人狠K一頓;比較慘的是不慎被整列台車輾過去,只是這種情況似乎罕見,畢竟野孩子們早就練成一身好輕功,像隻猴兒攀上爬下,毫無問題。

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輪到我當野孩子的年代,很幸運地,小時候在屏東住家前方,正好就有甘蔗採收集散場。偌大作業腹地裡,有數個鐵軌轉轍器及作業指示牌,可以讓小火車司機區分清楚,這車是要前往北邊屏東糖廠,還是南邊的南州糖廠。

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或許是遺傳媽媽性格,從小就喜歡搭著糖廠列車到處亂晃,特別是甘蔗採收季節,一堆工人帶刀作業,偶爾還可以挖到蔗田裡無毒大蛇帶回加菜,或者可愛的鵪鶉蛋補充營養,讓我們這一代小鬼算是「增廣見聞」,超愛跟著運甘蔗小火車「南征北討」。

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不過隨著升學壓力漸漸重了,不敢坐太久,因為從家這一頭到兩邊糖廠,至少都要十來公里路,要是午後搭「全程車」,等回頭車還要耗上一段時間,到家都晚上七、八點,別說錯過晚飯時間順便吃棍子,累得半死還得寫功課,然後邊打哈欠邊被父母碎唸,那可真是划不來!所以只好搭上一段「區間車」,在幾公里外的會車點趕緊跳下,然後隨著對向來車在此停靠,趕緊偷搭上去返家,這樣來來回回「通勤」不過一兩個小時,看似無聊,其實也足以打發時間。

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每天搭這種小火車玩,說無聊也不至於啦!光是屏東風景很棒就值回票價了。特別是藍天白雲,在一望無際的蔗田下,搭配遠方南大武山群,還有沿途稻田、鳳梨田、野花海和菜園,暖風拂來,叫人永遠不膩、感動到要命啊!一群野孩子在午後放學時光,坐在小火車上,悠閒吹風啃著甘蔗,晃著雙腳排排坐,不忘大聲喧嘩打屁,隨著數十年不變的「扣嘍扣嘍」節奏,那可是別的地方找不到的「午茶時間」,只有我們鄉下孩子才能獨享,一輩子都忘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韶光荏苒,故景漸逝。以前無邊無際的田野,如今被一棟棟樓房遮蔽得不知去向;當年身為台灣外匯主力命脈的甘蔗,如今也不復往昔雄風,更別說小火車、台車及鐵軌,僅剩少數幾座糖廠還勉強可見,而且小火車轉型為觀光產業後,每當假日一堆遊客擠著搶搭,只知道伸著手機比YA猛拍,沒有一絲悠閒趣味,更覺得原味盡失,越看越傷心。

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傷心的不僅於此。某日在南州糖廠,看著荒廢小火車軌道,已被蔓延雜草所「淹」,沿途很多路線也遭柏油覆蓋,或者早被新建房屋給截斷,只露出一小段「遺跡」供人回憶追念;一旁僅存的「」字標誌,那是當時提醒小火車司機別忘記要鳴笛示警,但如今看來,好像悲泣哀號,為著一個時代結束而難過。

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如果這條路線小火車至今還在營運,那麼我還可以搭著甘蔗台車回老家,剛好就在家門前下車。可惜這種兒時「福利」一去不復返,只好望著這段遺跡感嘆,默默地誠敬鞠躬,向它道別,目送它成為庶民歷史的一個小特寫,沉沒於腦海深處。

 

張其錚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