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  

在櫃子裡,保留了一張在唸小學一年級時「常識」科目考卷。那張考卷只有九十七分,被扣了一題三分,沒有一百分;也因為答錯一題,讓我沒辦法五科滿分,要求超高標準的媽媽,於是將我狠狠修理一頓。

 

到底錯的那題是講啥來著?不過就是講「天花」這個東西。其實喔,當時覺得老師算我錯,就是讓我不太服氣,不過隨著時間久遠,至今都活過半世紀了,追究也沒啥意義;反正世界衛生組織早在1980年,就宣布天花已經絕跡。因此以下這題,就讓各位觀眾當笑話一則吧---

 

題目:天花是一種---1.花,2.豆子,3.病

 

我不是傻瓜白癡,絕對不會去填「1」,但我覺得天花不就長得一粒一粒的?那不是豆子要不然啥?當然是豆子嘛!於是我的答案寫「2」。

 

把老師改完的考卷拿回家,我媽氣得半死,說我簡直就是個笨蛋蠢子,怎麼連「天花是一種病」都搞不清楚?可是我當時真的不認為自己錯了,還覺得填「2」或「3」都可以才對!不過還來不及「申訴」,老媽已經替老師「行刑」,搧了我一個大巴掌,算是給教訓,把魂給打醒!以後可別「不長眼睛」,連這種簡單題目都會寫錯。

 

你可以笑我是笨蛋,不過我喜歡自己擁有這種笨蛋行徑,時常把自己想像空間拉大,營造內在生活樂趣。我可以將一件事聯想到另一個層面,那個層面不見得有用於當時環境,但或許等哪天就能派上用場---可能是個脫口秀裡好笑的「橋段」(也就是今天大家習慣說的「哏」),可能是文章裡某種思維探討,或動腦解決某種事物,多年來受用不少。我是比較「反骨」的,不管長輩如何壓抑,都不曾壓垮我思考空間向外延伸,我很慶幸自己從未屈服,否則在那種威權教育環境下長大,今天的我老早得憂鬱症,甚至跳樓去了。

 

多年來,我也常觀察小朋友的「異想空間」,有時候會「飄忽」到另一個星球去,變得無邊無疆、永無止境,很有趣,也很值得關注。可惜多數的大人們總以「胡思亂想」、「口無遮攔」、「無聊透頂」來回應小孩子的想像力;如果你願意仔細聆聽,甚而跟隨小朋友的異想去「神遊太虛」,有時候不該是一種禁制,反而還更該鼓勵他創造更多想像空間,藉以開發無窮潛能,連大人自己心靈也受惠。

 

比方說,五歲小娃兒告訴你:「天空的棉花糖,好想舔它幾口,因為整個天空一定都是甜甜的!」,如果是你,你會怎麼回答他?「無聊!」還是「別傻了,作這什麼白日夢?趕快去唸書!」嗎?如果是我,我會順著他的話:「太好了,我們改天爬山,上到山頂上去瞧瞧,搞不好你嘴巴張開,還會甜到你膩死了!」小娃兒回答:「不必啊,去一零一大樓最上面呀!現在就已經被棉花糖包圍了。」

 

不過,我們還真的爬山去了。到達山頂,雲霧繚繞,小傻蛋跟著這個大瘋子,兩人就真的張開嘴巴,享受那種想像中的甘甜!雖然明知「不會甜」,可是在我們心靈裡,卻充盈著滿滿甜味,心情也更加開朗;回家之後,小娃兒圖文注音並茂寫了篇日記,內容盡是他對「天空棉花糖」的美味禮讚---這次吃到「牛奶口味」(白色雲霧),下回說不定天氣灰矇矇時,還可以吃到「芋頭口味」喲!

 

我喜歡這種想像思維。就算被人視為「異類」,他們未來或許就是改造人類環境的開路先鋒呢!不過回頭看看現在眾多小孩,說可憐真可憐,每天背負「靠北超多」的課業,還有學不完的才藝、補不完的習、上不完的安親班,連寒暑假都不能放過,行程滿到比我還誇張,過了十一、二點還不見得能安穩熟睡,他們還有什麼好幻想的?那種天真活潑的異想空間,早就被封存起來,把自己青春腦袋埋葬在永遠也做不完、學不盡的世界裡,生活哪來樂趣可言?

 

如果我是教育部長,我會規定小孩學習到一個段落,該有個可以「作白日夢」的課,讓他們每天有這麼一個時段,好好思考,把自己所學的、所思考的,透過理解消化後,完全在那個時間裡頭釋放開來,不要擔心被人家笑幼稚,或者遭老師斥責。或許就是因為這種「白日夢」潛能開發,我剛剛也說了,就有可能造就未來多少華人文豪,或者科學才子,甚至是改造世界的奇葩!況且古人不也說了「學而不思則罔」嗎?當然,同樣也要注意「思而不學則殆」這種問題,在成長過程中,兩邊都要小心。

 

為什麼我會如此「亂想」?主要是因為我自己教大學生,都到了大四、準備要出校門在職場上打仗的人,連個劇本都寫得「似曾相識」,一點想像力也沒有;要不然上台演個戲都要抄、都要模仿,沒有自己主見主張,演的角色根本就不是自己,好像是電視上的某某人,這樣有啥意思?既然有「本尊」,還要「分身」幹嘛?真的毫無創意又不精彩。

 

探究原因,可能就是這些大孩子,過去當小孩子時,我們教育體制沒有給予真正的潛能開發,學習歸學習,卻沒有讓他們「胡思亂想」,去激發人類原始追求創造的天性本能,思索自己的興趣及長處,取而代之的,是一堆學術課業,以及他們心中排斥的才藝。另外還有些孩子就更可惜了,他們沒這麼受寵,更可能缺乏父母呵護、費盡心血厚植栽培,加上求學過程中,缺乏有人提供給他們充分的異想空間,如同養分一般,引導不斷思考、思考、思考。因為看到很多本質純良、未經琢磨的璞玉,經過長時間擱置與乏人關懷,最後仍是一塊灰暗石頭,不見其光芒;遺憾之餘,更感痛心。

 

姑且不論未來要做一番什麼大事業,光是創造自己的人生藍圖,很多年輕人都已經茫然得腦筋一片空白。還有個學生絞盡腦汁到最後想不出來,乾脆對著我嗆:「反正這年頭努力不見得能夠成功,那幹嘛想這麼多?麥當勞打工一個月也賺得到一萬多塊,省省的用,也是過一天啦!」

 

如果你不信我所講的,不妨問問現在大四學生吧!看看有多少人,已經規劃好自己未來的人生?我敢打賭,一個班級裡頭絕不超過一成、甚至沒人敢自信舉手!

 

不會思考、不會作夢、不會異想,不曉得未來該怎麼走,再加上懶於身體力行,一個人當然沒辦法好好過日子。你想想看:無法規劃自己未來藍圖,如何從中提前發掘人生中的喜怒哀樂?沒有想像力,就難以思考新辦法,於是遇到困難不會轉彎,只能硬著頭皮用肉身捱子彈;或者退縮不前,要不就此逃避,甚至提前出局。我看很多年輕人很可惜,明明有突破困局的機會,卻從未思考,以致慌了手腳不知所措;還碰過寶貴生命「自行殞落」的遺憾場面---在我面前絕望跳樓!最後一句遺言是「我這輩子真失敗,因為不知道該怎麼過日子」……。

 

我們大人給予小孩的教育,通常不斷地填、塞、補,沒有想過有多少知識是適合他們?有沒有傾聽他們心聲與想法?會不會引導他們思考,想想看自己未來要做什麼?如果只是單方面給予、要求、壓迫、照料,照著大人鋪的路走,很可能把小孩造就成手殘腳殘、什麼都不會的笨蛋!遇到狀況不曉得如何排除,生活小事也不懂怎麼處理,因為他們思考空間早被剝奪,反正想多了提出來,父母親未必認同,反抗也無效,乾脆無奈認命地遵照長輩指示,去做自己未必喜歡的事;人生就這樣子當戲偶,任人操控擺佈,毫無自身想法,腦袋是空的,那多可悲。

 

在過去教育威權至上年代,只有上對下「我叫你做什麼就做什麼」的命令,所以教育出來的小孩子,只有服從而少有想法。可是,今天的教育夠「多元」了吧?一堆「專家學者」高舉教改大纛,說要「解救孩子」;可是改了這麼多年,我們多數孩子,腦袋裡頭依然裝著水泥,硬梆梆的,組織思考能力既無創見又難有突破,彷彿只要能應付考試、過關就好!就這樣空有個腦袋,卻吝於思想、思辨,結果教出蠢蛋一大堆,還有比以前更笨手笨腳的行為能力,以及思想行徑更令人瞠目結舌的極端孩子。

 

抱歉!或許過於主觀,但看了這麼多年,我很遺憾必須要這麼說---失敗個案不勝枚舉啊!我多麼盼望看到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新生代,可惜的是越來越難見到。

 

我並非認為唯有遵從道德規範、四維八德的孩子,才是好孩子,應該是說這些規範早該「內化」成為做人基礎,不需要拿出來耳提面命。但即使如此,只要你不違反法律、不妨害善良風俗、不造成人家困擾、不損他人名譽下,發揮你的創意,讓許多文化內容更好玩、趣味、創見,就算KUSO有何不可?就連老祖宗留下的故宮古物都可以變身趣味商品,商機無限,還有什麼不能「異想」一番?腦袋就是要不斷地轉,才會更靈光,而且不分年紀,多動動腦,這才是身為「人」的終極價值嘛!

 

這讓我想起一則笑話:有個三、四歲大的小娃兒,在爺爺壽宴上,看著成堆光滑的粉紅壽桃包子,高興地大喊「屁股!屁股!」,身旁親友長輩皆認不妥,做爸爸的也尷尬不已,想制止小孩不懂事;哪知老壽星咧嘴大笑,把小娃兒抱在懷裡,順手拿了一顆壽桃包子,把它掰開,指著裡頭的豆沙餡說:

 

「對啊!太好了,你的想像力真棒!這是屁股沒錯---而且,裡頭還有『便便』喲!」

 

雖然讓一桌人絕倒,但老爺爺機智化解尷尬,使氣氛更加輕鬆,不也功德一樁?

 

總之,腦袋不會越用越磨損,但不用它,卻會真的越來越笨。讓小孩多作白日夢有何不可?只要能充分學習、引導思考,找出自己興趣及長處在哪,或許就能開創未來獨特的美好人生,也就不會像今天這樣,我們的教育老是教出一堆不懂、不會又懶於思考的「笨蛋年輕人」,對自己前途感到茫茫然,那才可悲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其錚喵喵 的頭像
張其錚喵喵

張其錚的喵窩部落格

張其錚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