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3  

      由於外甥強力邀約,幾十年來不看馬戲團、雜耍絕技表演的我,「破例」去欣賞精彩演出;只是過程中許多驚險刺激片段,我很快閉上雙眼,不敢張開。不是我膽小,也不是我這個人毫無赤子之心,而是回想起小時候,曾經因為好奇想看馬戲團,最後卻親眼目睹一件極為不幸的意外事故,深深震撼我的心!從此之後,就算電視上播映馬戲團表演多麼好看,我也立刻轉台,連一秒鐘視線也不願多逗留,更甭說花錢買票看現場演出……。

 

      童年時代,大概是七、八歲時,有次一個名叫「X方大馬戲團」的團隊,來到我們小鎮上演出。那時候門票不便宜,一個大人就要五十塊錢,真的昂貴,我們這種「小人」(兒童)也要三十。馬戲團到了我們小鎮之後,先在熱鬧的街市做個簡單遊行,順便預告從後天晚上開始,在河畔寬闊大草地舉行一個月公演,歡迎大家踴躍前往購票觀賞。

 

      那次遊行我可是頭一回看到,大開眼界。原來馬戲團不是只有馬,還有老虎、熊、猴子……,聽說表演項目也很夠瞧,除了傳統小丑雜耍、老虎跳火圈,還有「阿猴」叼著香菸騎機車、空中飛人,以及在一個鐵網圓球體內,兩個特技演員分騎兩輛機車,繞著圈圈不斷騎而不會碰撞(那很危險耶,相撞一定起火燒個精光!我猜想);至於什麼矇眼射飛鏢啦、砲彈飛人啦、走鋼索跳繩啦,那當然啦,一定都有。

 

      回到家,我不敢開口跟父母吵著要去看,以免吃上幾記火熱巴掌,但強烈好奇心驅使,讓心裡不斷地犯嘀咕,要是不去看它一次,我會「終身遺憾」……。咦?突然想起放在枕頭底下的壓歲錢,居然有一張十塊錢鈔票……十塊錢耶!可讓我興奮到簡直要飛上外太空!可是還要湊二十塊錢,怎麼辦?只好把歪腦筋打到我妹身上,騙她說「你哥要做大事業」,她比我年幼近兩歲,但大方得很,傻傻地就慷慨「義助」我二十塊錢,兄妹兩人合力把她存了好久的竹筒撲滿,拿著鋸子折騰一下午,終於迸出滿滿銅板,樂不可支,也因此,本人立刻「升格」為中華民國當年度年紀最小的---「詐欺犯」!哈哈。

 

      記得那個馬戲團,下午兩點四十分一場、五點一場、七點半一場,每場時間大約一個多小時吧。那時候小學教室嚴重不足,所以低年級採取二部制,分上午班跟下午班兩種;我正好是唸上午班,下午放學後跟個呆瓜遊魂差不多,空閒得很;看準爸媽都在忙於工作,無暇管到我們小孩下午在幹嘛,於是我偷偷摸摸頂個大熱天,走了大約四、五公里遠路,還刻意繞離學校,以免被老師發現(你看,當年的我多麼「奸巧聰明」!),終於來到河畔大草地,趕緊掏出錢來買「小人票」(就是兒童票啦),興奮地進入帳棚,想看看裡頭有什麼精彩節目。

 

      我印象很清晰,當天下午大地烈陽,熱不可當,又因為不是星期假日,所以觀眾只有少少的十來個。帳棚內除了幾部電風扇一股腦兒猛吹,越吹越熱,包括表演者、動物及觀眾,大家的精神都變得不太好,昏昏欲睡,很多表演都陸續取消,讓我心裡一直臭罵被騙錢,無從申訴(那時候沒有消基會)。

 

      不過還是有精彩節目上場。馬戲團的長髮老闆娘,濃妝豔抹,穿著亮片緊身衣,準備表演一段「空中懸吊髮絲旋轉秀」!這可是真功夫、真功夫啊!大家都猛力鼓掌,然後屏息看著老闆娘準備讓會轉動的夾子繩索,吊起她那麻花辮子緩緩懸空,到大約六、七層樓高度;按照節目介紹,她預定在空中旋轉十來圈,然後趁頭髮與繩索脫離後的力道,輔以繩子本身擺動方向,必須算好時間,精準跳到另一邊高台,以完成表演。

 

      這個表演只要一不小心,沒算好跳出時間,整個人就會閃神掉落,還好地面上有大網子,可以安全防護,所以緊張歸緊張,我倒是覺得這個表演雖然高度刺激,馬戲團老闆娘應該是沒問題。

 

      一陣瘋狂掌聲之後,老闆娘兩手一擺,低頭向地面上的觀眾微笑致意,接著,她開始作旋轉,越轉越快、越轉越快……。

 

      就在此時,繩子圓弧動作範圍加大,突然間,頭髮脫離空中原本夾住的繩索,老闆娘也準備一躍而下,預定跳到另一個高台,大家屏息以待……但是……。

 

      不知怎麼回事,老闆娘竟然跳錯了邊!是旋轉到暈頭嗎?本來應該向右邊跳,卻往另一邊奔去,另一邊並沒有可以承接她的高台,就這樣,她硬生生地在所有工作人員、觀眾面前,由空中直接墜地!可悲的是力道太大,差一點點,地面上的防護網原本可以將她接住,但她卻是整個人直接甩到網子外的區域、掉進木箱堆疊的無人觀眾席,傳來轟然巨響!

 

      全場一陣「啊!」驚呼,只見之前還在跟觀眾揮手微笑的老闆娘,這時已經頭部著地,趴在地面掙扎抽動兩下,然後一動也不動!

 

      所有觀眾瞪大眼睛錯愕無語,空氣似乎凝結了兩秒鐘,然後看著工作人員及其他表演者,像是甦醒一般,趕緊快步上前急救,整個表演也因此中斷。

 

      座位旁有個年輕媽媽目瞪口呆、嚇到哭泣,緊抱著自己幼兒不斷掉淚,其他成人觀眾也加入救援行列;我這個小小孩,則是驚恐到無法言語,只能傻呆呆地目睹整個急救過程。這怎麼可能發生啊?簡直不敢置信!特別是那張原本微笑、自信的容顏,這時候披頭散髮、臉部糾結,還被口鼻不斷迸出的鮮血給淹沒!我這輩子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副慘狀。

 

      不知經過多久,救護車來了,一堆人七手八腳地將老闆娘抬上擔架,緊急送醫。我看著地面上已經一大攤血,老闆娘口鼻還不斷冒出鮮血,意識不清;有個年紀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女孩,穿著表演服裝,手裡握著白毛巾,緊跟並急著想擦拭老闆娘的臉龐,哭喊著「媽…媽…」,那條白毛巾很快地全被血給染紅!那驚悚又悲哀的畫面,至今在我腦海中還常不時想起,揮之不去,眼眶立刻濕潤。

 

      兩天後,報紙刊登這個老闆娘頸骨、脊椎斷裂,身上器官多處挫傷出血,到院前已經往生……。那時候因童年識字不多,看得不是很懂,但非常關心,小鎮上大家更是議論紛紛。而我爸媽邊看報紙邊皺眉搖頭,雖然沒講話,但光是那專注表情就曉得並不尋常;我呢,不敢吐露花掉壓歲錢、還騙妹妹的錢去看馬戲團,更不敢直說親眼看到這個不幸!悶在心裡的結果,就是之後長達一個多月時間,我晚上睡得非常不安穩,眼前不斷浮現那個老闆娘冒出大量鮮血,以及她女兒邊哭邊幫她擦拭的慘況……。每次一想起,就開始躲在被子裡啜泣,畢竟當年的幼小心靈,實在難以承受這種強烈衝擊。

 

      這個馬戲團原訂的演出計劃,自然無法繼續下去。聽級任老師上課時說,工作人員好像也無心工作,全力在辦老闆娘的喪事,但因此衍生出另一樁慘劇,就是馬戲團裡的動物,因為鎖在籠子裡幾天沒人照料,竟然發生部分小動物餓死的離譜事件!

 

      後來事情是怎麼解決的,我不是很清楚,好像縣政府有出面協助處理吧。只是幾個星期後,無意間看到鄰座同學包裹便當的報紙,刊登了一張照片,正好是那個馬戲團的老虎,無神地蹲在籠子裡瘦了好多,一臉狼狽狀,完全不復之前英姿,等著被運走處理,我的眼淚又忍不住飆出來。

 

      同學笑我「愛哭鬼」,對著我猛喊「羞羞羞」,可是我不在意,然而大家怎麼會瞭解我的心情呢?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。

 

      只是從那時候開始,我對「人生無常」,開始有了更深層的感覺和看法。雖然那時年紀還小,領悟力不是那麼成熟,卻能意會到人的極度脆弱,還有隨時可能發生意外的震撼領悟,也因此影響後來我對人間許多悲苦事情看法。

 

      唉!經營馬戲團並不容易啊,人家也是賣命掙口飯吃;在歡樂背後,一堆傷心故事有誰能知?後來仔細回想,當天買票進帳棚看表演前,我在門口外的另一個帳棚旁,看到有個化好妝的小丑,打著赤膊讓夥伴以跌打損傷藥酒,不斷推拿烏青的腰、背,只見他邊被推拿邊皺起眉頭、咬緊牙根,看來痛不可當,眼淚似乎快要掉出來,讓我內心隱隱覺得很酸、很難受,覺得真的好可憐好可憐……。

 

      當年花上三十塊錢代價,就是再也不看馬戲團,至今始終不變,連帶什麼雜耍特技這類「人戲團」而非馬戲團表演,我也不忍心再多瞧一眼,看了就難過。多年來看到動保團體大力抨擊不少馬戲團虐待動物,並呼籲廢止,我是非常贊成的;至於以人為主的驚險表演模式,我也希望適可而止,別再玩命。

 

      如今,在散場後,外甥興高采烈地談論剛才表演,我微笑靜靜地聽著,但腦海裡又再次浮現當年那個令人心驚震撼的畫面,交錯望著不遠處、每個歡天喜地的散場觀眾們,深深嘆了一大口氣。

 

      想說什麼呢?我思考好久。我只有期盼身邊每一個人,都能平平安安,順順利利過好每一天就好。以前很多朋友都說我很沉默,但一開口又太過「多愁善感」,看了這篇之後,你們應該可以理解我的心情。

 

      順帶也向我妹妹致歉。當年「詐騙」她二十塊錢,連本帶利至今未還,幸好她不計較,或許早就忘了;只是他老哥要做的「大事業」,卻把自己弄得如此痛苦不堪,早知就乖乖待在家裡,吹著電風扇發呆,當個傻瓜都好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其錚喵喵 的頭像
張其錚喵喵

張其錚的喵窩部落格

張其錚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