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5  

我這種「放牛班」出身的大學兼任助理教授,求學過程的曲折性,絕對不亞於什麼「流氓教授」之類名師。直到今天為止,我為自己竟能具備資格,而且到大學教書已經超過十五年,仍然感到不可思議,總覺得這是一場夢,非常不真實啊。

 

十五年來,到過幾所大學任教,學生問我教學這麼多年,可曾發生什麼糗事?當然有啊!我坦承有兩件事。不過先說明,這可不是夢喔,是千真萬確的糗事,偏偏又發生在第一天任教時!那種記憶鮮明印象,如同討厭的蒼蠅一般始終揮之不去,成為該校傳播學院裡的經典笑話。

 

話說第一天到大學報到,為了慎重起見,我還穿起「難得一穿」的西裝,打好領帶,拎著公事包前往。認識我的人都曉得,我很討厭穿西裝、打領帶,這輩子除了訂婚、結婚,還有在主播台上播報新聞和氣象的那段期間之外,我連去應徵工作這種重要場合,不過就是穿夾克加西裝褲,所以當妻子看到我竟然穿起西裝、打領帶,可以想見我對第一次赴大學任教那種戒慎恐懼程度。不過,因為開學時正逢九月天,當天陽光正烈,「秋老虎」發威,我從公司出發到學校,才下公車爬了一小段路,老早已經汗流浹背,只好把西裝外套脫下,拿在手邊,就以穿襯衫加領帶的裝扮上山去。

 

不料,到了校門口警衛室,還來不及掏出全新識別證亮相,這位警衛大哥面無表情地看著我,大手一指,操著台灣國語口音說:

 

「登記手續辦完後,往那邊『企』。」

 

什麼叫「往那邊去」?我不懂?教室不就朝另外一個方向走嗎?怎麼我還沒開口,就叫我往反方向而行?

 

「這位警衛大哥,」我不解地看他,「請問您叫我往那邊去,是有什麼事情嗎?」

 

「什麼『素』情?」他還是一臉酷樣,「啊總務處就往那邊走啊!懷疑喔?」

 

總務處?」我更一頭霧水了,「對不起,我不用到總務處去啊!怎麼回事?我是新來的老師,教室不就往另一個方向走嗎?」

 

這位警衛大哥突然大夢初醒,趕緊戴上帽子,向我道歉,「啥米啊?你『素』老『輸』喔,啊,失禮失禮!我以為你『素』那個『震盪行』來修理影印機的啦!人家總務處影印機壞了『粉』急,所以『偶』以為你『素』那『夠』……。」

 

哇哩咧…….搞了半天,鬧個大烏龍,警衛大哥竟然把我當成修理影印機的業務人員!不過這也不能怪人家,你瞧瞧許多修理影印機的業務人員,都是穿著筆挺襯衫打上領帶,精神抖擻,令人敬佩,被誤認也就算啦,反正警衛大哥都道歉了。早知道還是穿西裝外套走進去,起碼看起來還像個老師樣子。

 

該校現在已經設有電梯,上山不再喘得像牛、累得嘰嘰叫,但在當年可得靠雙腿才行。我爬了三百多階樓梯,好不容易才抵達任教的教室,趁著前一節下課時間,趕緊進入,拿著教務處事先寄給我的教師手冊,開始熟悉環境。

 

不過當年學務處可沒告訴我,該校大學部有個非常嚴謹、滴水不漏的點名傳統,那就是號稱「點媽」(點名媽媽)的行政人員,每堂課都會進入教室,拿著簿子,在旁站著清查學生到課狀況(現在早已取消這項規定,點名改由老師負責)。

 

當時不曉得有「點媽」這種制度,所以上課後,當學生聚精會神聽我講課時,突然間冒出「資深美少女」站在我旁邊,而且手還不停地揮動、指來指去,略有干擾我講課情緒;課堂人數很多,已經夠令人緊張了,又看著她在旁邊不斷地數人頭,讓我開始有些冒火。

 

「呃……,」我暫停講課,不悅地對著她說,「這位同學,請妳不要站在老師旁邊,上課時間不回座位坐好,還站在這裡幹嘛?趕快回妳座位去!」

 

此話一出,全場學生立刻大爆笑!那位「點媽」愣著看我,似乎不太敢相信,竟然有這種有眼不識泰山的白目老師,還叫她「回座坐好」?!

 

「老師,她是『點媽』啦!」有學生好心地告訴我。

 

「什麼?什麼?我管妳有什麼綽號,反正同學上課時間到了,不回位子坐好,站在這裡就是不對!」我很不高興地繼續訓斥她。

 

班上學生笑得更大聲、更「囂張」了,那位「點媽」無奈地搖搖頭離開,後來經過學生一番解釋,這才知道我闖了個大禍!哎呀!這下慘了,竟敢得罪那位至高無上的「點媽」!哇咧……。

 

不過我的運氣似乎還算不錯,因為那位年紀有點「資深」級的「點媽」,很高興我叫她「同學」,之後看到我,還會親切地對我打招呼,總算讓我鬆了一口氣。

 

可是,我鬧出的大笑話,已經成為該校傳播學院「年度糗事經典極品」之一!此後,只要有人一提到「點媽」歷史,都不會忘記這個天兵老師當年是怎麼捅出這款樓子,讓大家笑得肚子痛。

 

這就是我到大學第一天教書的糗事兩樁,我發誓這輩子永遠都不會忘記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其錚喵喵 的頭像
張其錚喵喵

張其錚的喵窩部落格

張其錚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