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3  

大陸導遊常介紹「東北有三寶」,不用我說,你也知道「人蔘、貂皮、烏拉草」;那大陸人常問我們,台灣到底有哪三寶?這可不是眷村媽媽說的「大寶、二寶和小寶」;最時髦的說法,就是「勞保、健保、吃到飽」!而「吃到飽」能夠成為「台灣三寶」之一,歷久不衰,在我看來,那實在是全民之福。

 

我超愛「吃到飽」,純粹是因為喜歡看到多種食材的那種滿足感,倒不是為了一飽口腹之慾;無論是歐式自助餐也好、日本料理也好,或者燒烤、甜點、下午茶,只要冠上「吃到飽」三個字,都會讓我眼睛為之一亮!畢竟選擇多樣、五花八門、賞心悅目,讓用餐成為一種視覺和味覺上的享受,這還不夠讚嗎?

 

相對的,我就不喜歡套餐,畢竟它不夠「霸氣」,偏重「小家子氣」,而且無論你喜不喜歡,每道菜份量就是這樣;就算你愛吃這道菜,也沒得「加菜」,若是你討厭這道菜,更由不得你拒絕,硬是要端到你桌上,這樣吃飯沒有自由,就沒啥樂趣嘛!人類天生一張嘴,除了講話,不能好好地選擇自己愛吃的東西,那活著要幹嘛?像「吃到飽」這種福利德政,吃到爽快、吃到飽飽,然後叼根牙籤、摸著肚皮走出餐廳,人生還有什麼事比這個更快意幸福?所以,知道我習慣的好友,只要有求於我,通常都會帶我去「吃到飽」大啖一頓,很多事情就能談定,畢竟本人的胃袋食慾完勝腦袋理智,哈哈哈!

 

你去「吃到飽」這類餐廳,還能看到一些奇特的人、做奇特的事情。有次帶妻子去加拿大溫哥華自助旅行,晚上為了慰勞她陪我走了整天的路,所以特別瀏覽聯合報系海外的世界日報廣告版,選了一家位於溫哥華南區的海鮮自助吃到飽餐廳,預備好好嗑它一頓。好,進場後不多久,話說生蠔上來了,十幾個胖胖的帶殼生蠔,活鮮鮮地躺在擺盤上,讓人看了垂涎,食指大動;才剛準備排隊要拿,不料此時立刻殺出個亞洲面孔的女肥佬,一屁股擋在我面前,開始伸出那兩隻比「鹹豬手」還誇張的「米其林先生肥手」,猛朝生蠔上下其手、快速進攻--意思就是左手放兩個、右手放兩個、下巴夾一個、鳥巢頭頂兩個、嘴巴再叼一個、兩個膝蓋還夾一個!然後怕自己會吃虧,就在取餐區又嗑掉一個!(殼就丟在桌上耶,真她媽的超級賤格啊!)擺盤上原本十幾顆生蠔,最後只剩下小小兩三顆乾巴巴的,就看著這個女肥佬姿勢怪異地一扭一擺,慢慢「搖回」她的座位上,帶回一身戰利品,供她和家人大快朵頤,留下還在排隊、一臉錯愕的食客,包括我和妻子,真是傻眼到嘆為觀止!難怪很多西方民眾,對咱們東方人掠奪方式相當感冒,被罵「野蠻人」也只能摸摸鼻子,不好多說什麼。

 

另一次超奇特的「吃到飽」經驗,是在東京池袋,那裡有好多不錯又搞怪的「吃到飽」餐廳。我和朋友傍晚去了一家號稱「只要你吃得下,無時間限制」的二十四小時不打烊歐式自助餐廳,規則很簡單,就是「坐下後超過一分鐘沒把食物送進嘴裡,就算吃飽;如果離座超過三分鐘,也算吃飽」,各桌還設有紅外線自動計時裝置,哇咧……又怪又有趣吧?它的價格也很實惠,一個人不到四千塊錢日幣,菜色又多達八十幾種,應該是相當划算的。可是才剛坐下,就看到遠遠的一角,有個大概是學生模樣的瘦高男孩,在那裡拚命地埋頭苦幹;本來這種畫面沒啥奇怪,反正貧窮學生來這種餐廳狂嗑一頓,是常有的事,可是,每看到他站起來,都要先把褲頭拉起來,想必是吃太飽、還想繼續撈本吧?不過,我在納悶為何餐廳客人如此之多,那個學生旁邊好幾桌座位都是空的?而且服務生也不太敢靠過去?

 

等到我去取餐回來,順便兜到那一頭去,好奇地一窺究竟時,我才發現……媽啊!這傢伙座位底下,還多了一個攜帶便盆耶!靠!我沒騙你,因為我真的親眼目睹,才發現這款誇張景象,差點沒嘔出來!

 

無奇不有的日本人真多,你如果在東京住久了,就會發現本人所言絕無虛假,這類光怪陸離的事兒,絕對超乎你想像!據說那個傢伙已經在餐廳「住上」一天一夜,「異味」都飄出來了,店員也莫可奈何,無法可「趕」,連給他錢打發他走都不肯!像這款撈本手法,恐怕堪稱空前絕後。

 

「吃到飽」到底要怎樣吃才算正統又健康?各門各派說法皆不同:包括什麼「先吃蔬菜水果,再吃肉」啦,另有「達人」則堅持「先喝湯暖腸胃,再漸進夾取主菜」之說……,反正,眾多名家說詞,其實都有道理,姑妄聽之。但至於像我這種不入流的食客呢,反正到這種餐廳,其目的企圖就已經很不健康純正,還管它啥子養不養生?只要開戰哨音響起,當然就是要先搶撈最貴的食材嘛!哪個蠢蛋還在慢條斯理地品嚐青菜水果?你難道不曉得有很多餐廳,對於昂貴食材,補菜速度比烏龜在爬還慢嗎?好,就算等到服務人員再次端上,你可能早就挺肚打嗝,毫無戰力,這樣根本無法深刻體驗「吃到飽」的真正奧義嘛!可惜可惜。

 

妻子的舅舅蠻搞笑的。有一回家族聚餐,也到「吃到飽」餐廳,他想吃廚師現場切片牛肉,可是原本站檯的廚師,可能在忙其他事務而暫時離開,於是他乾脆徹底「自助」,直接跳進廚師站位,拿起刀子開始切肉;由於刀法技術還算不錯,有這麼兩下子,旁邊客人以為他就是廚師,紛紛把盤子遞上,要他切片!他還真的乖乖地一片一片的切、一片一片地遞,直到最後只剩一片,他就往自己盤子上放,然後跳出檯子,留下幾個還傻傻不解的客人,最後才恍然大悟……原來這個人---也---是---客---人啊!

 

在「吃到飽」餐廳,很忌諱在每盤菜上翻攪、挑揀,要不然就是交談、咳嗽、打噴嚏,為一盤盤精美料理「加味」甚至「加料」!眾多台灣人通常是很不能接受別人指正,一旦輕聲制止,你可能會換得一個特大號「不衛生眼」,或者對方嘀嘀咕咕、嘰嘰歪歪,積極「問候」你家祖宗八代,能夠欠身哈腰喊失禮的,我看很少,要不然頂多就是離開你這款「魑魅魍魎」,以免衰神上身。

 

還有,我們都知道挾了菜,等於就是「買定離手」,怎麼可以放到自己餐盤後,又丟回原位?如果是自己還未用過的乾淨盤子,那就算了,但我在海外這類「吃到飽」餐廳,還真看過操著方言口音的華人阿公,自己挾了但吃不完的菜,竟然又丟回取餐區,看得叫人怵目驚心!告訴他不可以這樣做,還被責罵「我又沒有吃,乾淨的!而且我還『幫你們』分類放回去,你們可以繼續挾啊!」哇哩咧……。更噁的是,當你看到阿公做完如此「功德圓滿」的事,還若無其事地回座位上,把假牙拿下來剔啊剔的,看你還敢不敢繼續吃?噁透了!

 

最後所講最討厭的「吃到飽」缺德事,就是遇到那種要減肥的醜女,或者欠扁的屁孩小鬼(其實有很多人也是這樣啦,不過我觀察這類傢伙比較多),老是在取餐區挑揀部分菜餚,害其他人只能吃那種「一半」的味道,可惡死啦!我這樣講你可能不太理解,舉個例子就懂了:有次我在台北,跟妻子到某五星級飯店用餐,原本一顆顆美味可口的「握壽司」,上頭的料(比方說生魚片、煎蛋、鮭魚卵什麼的)全被挖空失蹤,只剩個一團團白飯,好像被搶劫、剝皮似地躺在擺盤上!無一倖免,簡直缺德惡劣到家。

 

這下你懂了嗎?人家「奸巧」到只需要「一半的美味」,至於剩下另一半,那叫白飯或醋飯,你若不嫌棄,就自個兒湊合著吃吧!

 

上述這類負面狀況雖然偶爾可見,倒還不至於影響我對「吃到飽」的興致與情緒。我由衷感謝發明「吃到飽」的人,滿足我們這種酷愛「俗擱大碗」、眼睛還會冒出熊熊火光的貪婪饕客(或許在店家眼中,我們應該算是「奧客」吧?);就算後頭要辛苦減肥,就算會「越減越肥」,就算撐到不舒服,那也是一種無可言喻的幸福,我就是喜歡!怎樣?

 

我更要建議,應該頒一座「諾貝爾和平獎」給發明「吃到飽」的人,因為他讓天下許許多多大胃王,獲得無盡滿足,進而減少衝突與對立發生!若不符合諾貝爾委員會評選資格標準,那麼至少也該全民勸募一下,打個金牌致贈這位偉大天才,上頭還要刻著「惠我良多」四字……。

 

唉喲!我在說什麼啊?真是越講越離譜,你還是把我當個瘋子看待吧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其錚喵喵 的頭像
張其錚喵喵

張其錚的喵窩部落格

張其錚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