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3  

好多年前,電視上有支廣告,是殯儀公司推出「用你想要的方式道別」作為宣傳主題,訴求我們未來這群註定會死的觀眾們,不妨先想想看,未來要用什麼方式跟大家道別,他們殯儀公司皆可配合辦理。

 

看過這支廣告,還蠻能夠打動我的心,特別是廣告內容主角是個阿嬤,從小時候吃冰淇淋,不小心掉在地上嚎啕大哭,到長大後努力賣冰,直至往生,在告別式場上,殯儀公司的人遞給每位參加者一支冰淇淋甜筒,要大家一邊吃,別忘了懷念這位阿嬤,多溫馨啊。

 

從這支廣告裡讓我想起,以前年輕時,都是參加同學啦,同事或朋友的婚禮為主,現在活過半世紀、步入初老階段,越來越多訃聞白帖悄悄塞進信箱,甚至連年輕到才二十多歲就往生的學生都有;死因從自殺、病亡到意外幾乎都碰過,而且多以突發狀況居多,讓人一臉愕然,也頗有感觸。

 

我想,這些熟人可能都還來不及、更可能從未料到自己這麼快就離開人世,所以當然沒機會思考「要用什麼方式向大家道別」,以致有時候在睡夢中碰到往生熟人來托夢時,總有一堆牢騷抱怨,還有數不盡的遺憾;最扯的一次抱怨,是碰到多年死黨好友在入殮下葬後,當晚跑來告訴我「供品難吃死了」,被我在夢中狠狠踹上一腳,叫他要惜福些,否則就甭吃了!真煩。

 

不過話說回來,以後,我該用什麼方式道別?我還沒這麼認真想過,但快速地思考一下,想想,告別式喪禮這類的就甭辦吧!你看,勞師動眾不說,還要讓人家破財包個白包給我,大家心裡通常很不爽,那還辦什麼告別式?反正大家都不愛。倒是若有幸,希望麻煩我家人邀請我的朋友、學生們,大家找個餐廳喝茶敘舊就好,而且茶點一定要「吃到飽」,這才符合我的性格;如果來賓膽子夠大,不妨來我遺像前Say Hello一聲,當然我是不可能嚇你啦,絕對不會禮數周到地回應你「歡迎光臨!」,但我會在另一個世界裡,帶著微笑回禮,祝福來看我的人順心如意。

 

用喝茶敘舊代替喪禮?可沒搞錯,我是說真的,很希望在有限的一兩個小時裡,請大家聊聊天,看看有沒有什麼話想對我說,要幹譙我或懷念我都可以,你愛怎樣都行,甚至若有學生或朋友保留我的照片或影像紀錄,拿來播放、大家回味或笑笑也蠻有意思。我這個人雖然跟野貓一樣性格孤僻,但偶爾喜歡朋友、學生們來聚聚,就是湊個熱鬧嘛!另外一個意義是,大家平常都很忙碌,難得碰面,若能趁這個機會辦個聚會,也是件好事。

 

不過如果我死了沒人理會,也只能摸摸鼻子,自嘲生前時做人失敗,只能帶著些許惆悵離開,就算心有遺憾,也是自個兒找的。哈哈!這怪不了人家。

 

我是真心希望用這種方式跟大家道別,不樂見大家哭泣或悲傷,就算晚輩,我也不願意有人對著我的遺像下跪叩首,還要像坊間規矩一堆,什麼獻花獻果獻香酩,那套都甭來了,囉里巴嗦得很,你只要點個頭打招呼就很「感心」啦,最重要就是要「自在」。喔,對了,我討厭辦告別式還有個原因,就是很多殯葬公司的司儀,老是喜歡用那種「明明沒感情又要故意跟死者裝熟」的悲情語氣,在那兒「嗚呼」來「尚饗」去的,唸祭文還怪腔怪調(甚至還會唸錯字耶,只能憋笑),噁心得要死。唉!喪禮搞到如此矯情,一點都不自然,那乾脆不辦也罷。

 

還有,我盼望火葬後將骨灰灑入海中,就像作家柏楊跟歌手薛岳一樣,畢竟地球已經夠擠了,不要留著一塊地埋骨搞得陰森森地,也不要弄個瓶瓶罐罐裝著嚇人,就直接灑入海中,後人不必為每年掃墓費盡心思,大家都省事,但請留個牌位放在塔裡,最好左右鄰居不要是那種愛聊又愛吵人的就好,我需要安靜。不過在我骨灰灑入大海前,如果朋友和學生們願意勞駕,來送我真正最後的一程,請大家用「郊遊野餐」的心,快快樂樂地把我迎入大海,記得向我揮揮手,以免我還不曉得自己已經開始走向另外一段旅程;結束之後,記得領取一份野餐盒,要繼續看海的請邊吃邊看海,要回家的記得帶回去好好品嚐,隨你高興。但在現場當下,可別急著釣魚喔!因為說不定馬上會釣起大啖我骨灰的無辜魚兒,保證你噁上三天。

 

有個頑皮的學生說,老師,要是你「嗝屁」(死)了,我們去請電子琴花車女郎、孝女白琴外帶五子哭墓來給你壯聲勢怎樣?我說,大家錢都不好賺,省省吧,若有奠儀,就把這筆錢拿去捐助貧困或助學,還比較實際些;要是你嫌錢賺太多,堅持要請這些人來壯大聲勢,我也無法投反對票啦,只是會讓人家誤以為這死者根本不是老師,而是黑道角頭老大吧?所以建議還是多考慮一下,別搞這麼複雜,單純就好,畢竟我又不是什麼名人,排場這麼大有啥屁用?也不會有人紀念。而且啊,更慘的是過不到半年,保證有人壓根兒都不會記得我這號人物,所以,真的,就省省吧!

 

但還是有學生挺讓人窩心的。一提到未來我往生的事,眼淚馬上迸落下來,哭著說,老師,你不會死啦,你不會死啦,你一定會活得很久很久……。這款學生令人感到溫暖,將來必有前途!只是這種談話,讓我聯想到李連杰「黃飛鴻」系列電影裡的那個「白蓮教主」,號稱刀槍不入、百毒不侵,還可以長命百歲、打死不退……,可是這類人物專幹些偷雞摸狗的鳥事,反讓我渾身不自在,還是時間到了「該死就去死」,比較符合自然法則。

 

有個外國摯友,認識他時已罹患癌症,但天生爽朗活潑的他,從不悲觀以對,反而在喜劇編劇界領域中,找到生活重心(他曾在我老東家美國NBC電視網,幫Jay Reno這位諧星寫Tonight Show節目的腳本)。他的遺囑說,告別式只要簡簡單單,討厭勞師動眾,但「指名」我這個遠在地球另一端的好友,若有機會造訪加拿大,記得到他墓前打個招呼,算是真正的道別也好。後來我得知他已離世,並下葬在加拿大某個墓園時,本來想在旅行時順便去獻個花,尚未成行,有位已經去獻過花的前同事告訴我不用去了」,理由是「他就只是要開我們玩笑而已,真的很皮耶!」我一頭霧水,問這到底怎麼回事?原來,幾個好友前去墓園時,無意間在他的墓碑上,發現刻了一排小字,但實在太小,看不清楚寫什麼,於是趨前觀看,結果恍然大悟,理解這傢伙一貫幽默風趣外加捉弄人的頑皮性格。那排字寫的是:

 

當你看得到墓碑的這行字時,表示已經踩在我頭上啦!快走開!

 

哈哈哈!朋友們在墓園前大笑好久好久,可算是相當另類的一種道別方式。後來聽說這好友的墓,又再次遷葬回英國老家,原因不明,但我相信他的新墓碑,上頭碑文應該還是很搞怪精彩才對。

 

說了這麼多「想要的方式道別」,其實有個感觸。我參加太多次告別式和喪禮,有時候想想,我們中國人真可憐,親人死了,規矩儀式多如牛毛,甚至每七天還要來個法事,連續來個七週(不知道還有沒有舉辦抽獎活動、數字逢「七」就給獎?),然後不同身份或輩份的人死了,親友穿的喪服還不能一樣,有夠囉嗦又麻煩;這還不算,成群親友又跪又站、家人三餐還要到靈前捧飯,還有行為舉止只要一有不符習俗之處,馬上被旁人「公幹」批判……。難怪中國人對死亡這麼忌諱,我想不見得完全對「死」如此敬畏,應該說有一大部分原因,是大家都懼怕如此麻煩又繁瑣的儀式吧!

 

你看看西洋人就不同。簡單隆重,莊嚴肅穆,不失對往生者的敬重,又不會搞得哭爸哭媽那樣「悲情靠夭」,不就很好嗎?實在不懂咱們民間習俗裡頭,硬要把喪葬文化搞得大家兵疲馬累才叫隆重,還要「迎合」厝邊頭尾一堆三姑六婆「喜好」,以免她們一看不順眼,就像隻關不住的大喇叭,把這家喪宅子孫罵到狗血淋頭……。奇怪耶!又不是你家死了人,幹嘛像個政治評論員一樣,到處說三道四,無聊至極。

 

反正,哪天我掛了,就是歡迎大家一起來聚會,高高興興把我送走就對啦(耳邊彷彿響起閩南語歌曲「快樂的出帆」的背景音樂),且請勿有過多忌諱,不須顧慮該穿什麼黑衣或黑褲啥的,這又不是黑幫老大出殯;況且本人向來討厭繁文縟節,千萬不要幫我把一個溫馨的聚會活動,弄得好像「做就不像這個人已死了」那種「鬼樣子」,我反而會很難過,大家輕輕鬆鬆表達自己的心情就好,喜怒哀樂隨便你。更何況,你若願意把我放在心中,永遠地記得、懷念,當成是一種美好回憶,那麼我這輩子也就夠本了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其錚喵喵 的頭像
張其錚喵喵

張其錚的喵窩部落格

張其錚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