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3  

識別上班族最直接的方法,多半從是否佩戴「狗牌」以資辨別開始。

 

不曉得誰把「識別證」稱呼「狗牌」?大概看到狗狗脖子上有這種小牌子,所以連帶把全世界上班族都給「污名化」了。其實這種形容倒也挺貼切的啦,有時候照照鏡子,自己還真像辦公室裡的狗狗---勤奮做事、忠心耿耿,偶爾也要對著窗外狂吠個幾聲或哀鳴。

 

倒是有段時間,我對「狗牌」非常厭煩,主要原因不外乎工作推展不順,還有掛在脖子上實在很土!沒辦法啊,當時任職機構,規定到班一定要掛在脖子上,還不能繫在腰間或放入口袋,必須「堂堂正正、光明正大」讓門口警衛瞧見,否則視同「違反公司規定」,得罰款五百元;另一家對門公司,他們職員就沒這款爛規定,保全人員連正眼瞧都不瞧,反正能刷卡進出公司就好,既非名人又不是相親,誰管照片還得露出給人家看?因此,他們對咱們公司職員,報以無限同情眼光,都說我們是相當標準的「寵物公司」(這是讚賞嗎?)。

 

往昔在新加坡工作,那家媒體「狗牌」做得挺令人「心驚膽顫」---不只是每個人都要有照片印入「狗牌」,那也就算了,討厭在於「狗牌」面板上的背景,是一朵朵小白花耶!據說是董事會主席喜歡這款花兒,指示人事部門製作「狗牌」時可以點綴點綴,屬下當然如擬照辦啦,然而個人照片印在這種白色花朵的背景上頭,簡直就是遺照!每天感覺跟出殯、告別式沒啥兩樣嘛!我多次向人事主管抗議,這實在很觸人霉頭,我們在台灣要是「狗牌」印成這樣,職員都要起身鬧罷工啦!那位留著小鬍子的印度裔人事主管,很有耐心、不停地向我點頭稱是,可是最後只回我一句話:

 

「台灣是台灣,這裡乃---新加坡是也!」

 

唉!無奈,只好上班時把「狗牌」藏進襯衫的胸前口袋裡,畢竟難看到極點,不想讓外人看。台灣來的好友們到辦公室找我,瞧我這副遮遮掩掩死德性,馬上知道一定有鬼,嚷著要我把「狗牌」亮出來,結果讓每個人看得大笑不止,直呼我不必回台灣,直接安葬在新加坡即可!嗚呼……。

 

後來到日本某電視網實習,又是另一種光景。日本企業早在三十多年前,「狗牌」即有IC晶片卡這類科技導入,除了刷卡、解除門禁,還能到樓下「富士銀行」ATM查查自己薪水入帳沒,順便提款。當我拿到這種「狗牌」時,只有用「感動到痛哭流涕」,來形容「我也進入科技時代」的那種驕傲、先進,還帶著那麼一點點自大!只差沒把這張薄薄卡片,下班後放在宿舍裡天天供奉膜拜。不過,日本老闆忘了告訴我,「狗牌」要是掉了,人等於變成廢物!不但出入辦公室必須要等人幫你開關,就連領錢匯款,都會有麻煩;至於遺失後何時可以領到「新狗牌」?據說至少得耗上個把月,所以並非樣樣皆方便。

 

好死不死,某次回台灣時,不小心把「狗牌」掉在飛機椅子夾縫裡頭,當時找破頭也找不著,最後真的有一個多月時間,我就像隻流浪狗一樣,孤獨而乖乖站在日本辦公室門口,癡癡等著好心同事經過時幫我開門;偏偏廁所又在辦公室門外,一天到晚拜託人家幫我刷門禁卡,麻煩這個麻煩那個總不是辦法(還讓人知道我膀胱不太好耶!男同事對著我使眼色,簡直糗大了);而且這段期間不曉得該怎麼領錢,甚至有半個多月,天天幾乎以泡麵跟便利商店的麵包充飢果腹,直到新卡發下,終於解除警報。冷眼旁觀的人事部組長,等到發下我的「新狗牌」後,才告訴我一個重要訊息:

 

 「你就算遺失識別證,還是可以馬上跟人事部申請『過渡臨時卡』呀!」

 

媽的!原來如此!可是居然沒有人告訴我如此重要的訊息,害得我那一個多月斷炊斷糧,沒錢可花,真的快要「生不如死」啊!不過也好啦,一個月薪水沒花,至少讓我下一個月,多了一些錢可以寬鬆、舒服地用,也算收穫。

 

再轉往香港工作時,我所領到的「狗牌」,又回到單純門禁功能,不能領錢,也沒辦法轉帳,就只有門口一聲「嗶」讓你進進出出。有一次太皮了,到超級市場買東西時,對著人家的門禁系統,也給它試試看,可不可以「適用」,沒想到立刻引發警鈴大作,一堆「保安」(保全人員)立刻上前想將我制伏、壓倒在地!原來我好像誤啟動人家的安全警報系統,經過一番普通話、英語跟廣東話交雜解釋,總算讓對方明白才脫身,否則差點被帶進香港警局見「阿Sir」,那滋味可難講了。

 

二十多年前回到台灣,發覺到哪家公司工作都一樣,「狗牌」如影隨形。當時任職某家公司,那種老掉牙「狗牌」設計款式很怪,每個月月底要將卡片交回人事部門,據說有個專屬讀卡機,可以讀出這張「狗牌」的職員該月出勤狀況,看有沒有遲到、早退,作為加發全勤獎金或扣薪的依據。喔,原來每天出入門口,把「狗牌」面對著感應器,它就會讓卡片裡頭記錄時間資料,跟「打卡」原理差不多。現在看起來,這種技術實在Low到可以,不過當年覺得還蠻酷蠻新奇的。

 

那時候部門裡有個同事,天天遲到,但人事部貼出的資料,這傢伙居然沒事、月月皆全勤!我們全體同仁當然不肯相信,直呼有鬼!後來部門經理徹查,是否有同事「包庇」幫他代為刷卡,卻也查不出個所以然;經過大半年追查,大家才發現,原來他住的大廈,樓下有家電子公司也使用相同的門禁讀卡系統;每天他要遲到前,先下樓到那家公司門口去「嗶」一聲、感應一下,把未遲到的出勤時間,記錄在他的「狗牌」裡,然後再從從容容地來公司!哈!這招果然高明,非常聰明......不過這招也實在夠賤。

 

一般「狗牌」大小,約與一張名片差不多吧?但記憶所及,我曾看過某家文教事業,職員的「狗牌」竟然大上好幾倍!不曉得是這家公司老闆眼睛不好,所以員工「狗牌」必須做大一點才方便看到呢,還是另有特殊目的?遠遠望過去,倒有點像中國大陸在拖著人犯遊街槍斃前,都會掛上的那種大牌子、寫著「反動份子XXX」之類感覺。我看這群職員真可憐,拖著這種「大狗牌」走路,脖子大概痠死了!我也相信他們下班後,沒人敢掛著它在街上晃,畢竟實在太像---即將要槍斃的人犯……。

 

持有「狗牌」倒也並非樣樣都爛。最爽的一件事,就是當你去消費時,若能夠享有折扣或優惠,就會覺得進這家公司,有著無比的驕傲與成就感---不過就是折扣個幾塊錢,也夠自己「自大」、「暗爽」個老半天,逢人就吹噓自己「有夠力」,好似個大爺。以前當文字記者,這種「狗牌」識別證到機場臨櫃買票搭機,是有點小折扣(現在還有沒有可不知道);後來隨著任職機構所在地的不同,在某些餐廳、百貨公司、店鋪裡,都可以憑著公司「狗牌」享有些許優惠。最扯的是,我曾經任職的某衛星電視台,竟然連去林森北路某「媽媽桑」酒店,或某「情趣汽車旅館」,憑「狗牌」也享有特別優惠折扣!天哪!這不曉得誰去談的Case,實在有夠誇張,而且洽談這種優惠目的何在?只知道使用過的同事「還真的不少」,更誇讚這福利相當超值耶!

 

我真是個「古墓派」,落後人家潮流太久,進度很難趕上。

 

其實也還好啦,至少我沒見過用哪家公司「狗牌」,憑卡可以享有某「禮儀公司」優待---什麼棺材九折、誦經八折、火葬對折、買一送一之類的Service;不過繼而想想,這種優惠可能還是有吧---就是那家「禮儀公司」的員工嘛!

 

這些年,台灣景氣爛到爆,很多人找不到工作,現在能有一份安定工作,掛起「狗牌」,其實也是一種安心與溫飽的撫慰作用。只是用細繩子串起,掛在脖子上,再垂吊於胸前,總有一種「土裡土氣」的傻呆感覺(或許一堆人不這麼認為);每次照鏡子,就覺得自己真像狗耶!或許該建議公司,這種「狗牌」該具備如同項圈的除跳蚤功能,應該更為貼心。

 

如今,我在所任職的電視台已超過二十年,開播當時規定人人必須配掛「狗牌」,多年之後,已經沒人在「鳥」這規定,而且門禁卡、識別證這類證件,很快將成為歷史;隨著臉部或指紋辨識系統,還有眼睛瞳孔掃瞄、紅外線感光……一堆科技辨識產品開發成熟,還不斷推陳出新,現今吊掛在胸前的「狗牌歲月」,應該很快將被淘汰。我舉雙手贊成,因為光是上班前要找它,就足以耗上不少時間,不如兩手空空,讓科技去識別我的臉、我的眼、我的指紋,看看到底是不是這家公司員工,既方便快速又有科技感,況且「隨身帶著」更不怕遺失,省得麻煩,多好!

 

果然,科技始終來自於「人性」,絕非「獸性」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其錚喵喵 的頭像
張其錚喵喵

張其錚的喵窩部落格

張其錚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