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34  

以前有段時間,辦公地點遷至住所附近,就算輪到上晨班機會多,也不用擔心交通問題,但必須早上四點多左右出門,走路十五分鐘到辦公室去。經常在途經公園附近,碰到一群來運動的阿公阿媽,彼此雖然完全不認識,但偶爾一起等紅綠燈時,眼神難免交會,就禮貌性地點個頭打招呼,日子久了,大家每回碰到,當然會習慣閒聊個幾句。不過你也知道,聊的話題大多不離「上早班啊?」、「新聞工作累喔?」、「在電視台工作都可以看明星喔?」、「最近都沒看到你」、「早上運動身體比較好」這類家常內容,反正哈啦個幾句,揮手道別,大家各忙各的。

       

這群「早覺會」的長輩,有位從不缺席的阿媽,據說七十六歲,在隊伍中特別突出,因為一頭整齊銀髮,在夜裡路燈照耀下,顯得格外「亮眼」。阿媽的伙伴說,她是團體裡最熱心、最慈悲的大好人,兒女也都孝順;自從老伴十幾年前走了之後,她就乾脆去宗教團體當志工、幫人助念、做居家關懷,日子過得雖不豐裕,至少生活充實,就不奢求了。

       

據說阿媽的子女們,其實過得並非富裕,但一份集結起來的孝心,計畫由長女帶著阿媽跟團,一起到歐洲玩個十四天,讓國校畢業、一輩子沒有出過國門的阿媽,內心充滿著期待。有趣的是,她仔細翻著孫子送的歐洲攝影集書籍,開始認真做起功課,逢人就問歐洲去過沒?那個什麼宮什麼塔的知不知道?還有什麼湖來著、什麼東西好不好玩?

       

好幾次凌晨趕著上班被阿媽擋下,問起這類顛三倒四題目,被弄得啼笑皆非,幸好自己以前都去過,很清楚知道阿媽指的是什麼,所以很快回應。她隨身拿出一本小筆記簿,把今天聽到的「情報」記錄下來,倒是嚇我一跳。顯然她在期待成行之餘,希望能夠先瞭解當地,不要真到了那兒玩過一趟,還沒進入狀況就換下一站,然後回來卻一問三不知,什麼都不曉得,糊里糊塗浪費十幾天,也辜負兒女孝心。一旁傳來她其他同伴聲音說,「早覺會」裡有人也去過歐洲,但真的年紀大了,到過哪兒都搞糊塗,沒像阿媽這款「要玩還這麼認真的人」,還沒出發就東問西問,簡直不輸要考大學聯考的囝仔。

       

不過阿媽畢竟年事已高,比較怕冷,冬天自然無法成行,可是歐洲夏天部分時節,不見得比台灣涼快,反而熱浪逼人,更不舒服。孝順的子女幾經討論,耽誤了些許時間,終於幫阿媽敲定比較適合的時間點,訂妥團位,費用也繳清。出發前一星期,我在接近初秋涼爽的凌晨,又碰到這群老人家走過來,就聽著阿媽爽朗笑聲,像個小孩大步邁前,口中嚷著下星期要出國了!下星期要出國了!要坐飛機耶!不曉得感覺怎樣?想著想著,就好幾天睡不好覺。她說,這跟當年日據時代唸國校時,老師帶著學生到隔壁村郊遊一樣,三天前就開始興奮興奮興奮,興奮到沒辦法就寢,還被自己母親訓斥一頓。

       

望著阿媽快樂身影,感染旁人一起朗聲大笑,走遠了還回頭對我揮手,說她知道瑞士某個牌子牛奶糖很好吃,一定會去買回來再跟我分享。

       

匆忙趕著上班的路途,能夠遇見這麼有趣又用功的阿媽,很有意思,況且連頭一回出國玩,都要求自己先作功課,也稱得上是個「奇人」了。當然,她大可不必這麼累,反正導遊領隊帶著,又有自己女兒在旁,什麼事情都弄得好好的,只管出去當大爺享福就好,不是嗎?不過在我感覺裡,或許阿媽自卑識字不多,總要先用功一點,免得出國讓人看笑話;也可能是阿媽本身就有很高的求知慾,做事習慣就是如此,也就不用太過大驚小怪了。

       

接下來的時間,我輪值晨班時間變少,加上辦公室人手不足,所以每回輪到上晨班時,自己把出門時間再提前半小時,因此和這群「早覺會」老人家,有好長一段時間沒碰到面。直到三個月後,有次下午三點半下班,走在回家路上,恰巧遇見「早覺會」裡其中一位歐巴桑成員,在即將開市的黃昏市場旁買菜,她看到我,趕緊跑過來打招呼,彼此寒暄幾句,我立刻問起阿媽出遊的事,但眼尖發現歐巴桑的臉馬上變了,心想不太對勁。

       

唉!死了!」歐巴桑怕我聽不到,又加一句,「還沒出發就死了!

       

我不解地看著她,「不可能吧?阿媽身體這麼勇健!怎麼回事?」

       

這一問,才知道阿媽出發前一天晚上,熬夜整理行李,女兒再三勸她趕快睡,第二天早上再弄都來得及。但或許是興奮加上想太多,阿媽光是考慮到底要帶幾件衣服到歐洲才夠穿,就「呆」了快兩個小時,等到女兒第二天一大早下樓時,才發現媽媽已經昏躺在客廳地板上,幾乎無生命跡象!好像是腦溢血吧,急救送醫後拖了幾天,醫師說阿媽意志力很強,女兒也覺得媽媽就是想出去玩,有一股「想要爬起來,走,咱們出發」的跡象,不過最後仍然不敵頑強病魔壓制,撒手離開人世間。

       

「唉!可惜,這麼好的人,有可以出國玩的機會,還這麼認真用功喔,老天爺卻要作弄她!」歐巴桑嘆氣地說。

       

「也許就是命吧,命中注定沒有這個福,」我搖搖頭,「不過就算沒這麼福份,起碼讓她高興了幾個月,有為著出國目標在進行,這也不錯。」

        

第二天在公司,看著美聯社外電傳來畫面,說道有個九十幾歲的外國阿媽,為了慶祝生日,竟然完成自己生平最大的願望---跳降落傘!當她觸地那一瞬間,還高舉雙手向群眾揮舞,為達成壯舉而歡呼,就覺得這老人家真是太幸福了,不枉此生。

       

過去至今,常看不少老人家,沒辦法完成心願,生命即已走到終點,或者就差一步,實踐中的心願依然功敗垂成,遺憾中走入人生歸途。我比較贊同宿命論:「是你的,跑不掉;不是你的,就別強求」;這種講法似乎有些不夠積極,但請別誤會,我倒是認為,就算最後不是你的,曾經嘗試或努力爭取,也是一種人生功課,未必是壞事,而且要說它是「福份」,從某種程度上觀之,應該是可以算入的。

       

如果要說有什麼遺憾,應該算是沒能享受到完成心願後,那種暢快與成就感吧。不過,既付出努力,也無須後悔,相信老天爺拿回一部份「福利」之餘,必然會給予相對合理報償。

       

況且那位阿媽雖然在最後一刻,沒能享受到出國旅遊的福氣,卻依然擁有子女滿滿孝心的幸福,應該也能滿足了。不是嗎?我是這麼想的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其錚喵喵 的頭像
張其錚喵喵

張其錚的喵窩部落格

張其錚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