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4  

ˊ當年第一本正式對外發表的鬼故事著作「這些年追我的阿飄們」出版至今,數年來,讀者反應多為「溫馨」勝過「恐怖」,這讓我感到欣慰;還有讀者認為,從書中推斷,我應該幫助甚至救了不少人、累積不少福報。

       

關於「福報說」,我多次在本部落格說明,對這點並不接受,因為本身從未具備「好心有好報」觀念,根本不認為做了多少好事,就會過得比較「爽」些(真的沒有「爽」到哪耶,每天依然苦哈哈,畢竟新聞工作壓力很大,滿肚子火氣的時候比較多),不過就是依據天生性格,做好本分事罷了。我反而必須承認,自己絕對有「皮在癢」的頑劣天性,常常惡搞討厭傢伙,淨幹些小奸小惡、類似偷雞摸狗小壞事、惡作劇、爛勾當,常把人家整得嘰嘰叫!所以,我坦承自己不是好蛋,只求死後不會遭天譴、打入地獄,就該阿彌陀佛囉。

       

某天,妻子告訴我,她朋友看完這本書,還是覺得我應該幫助過不少人,這才開始讓我回想及反省,到底做了什麼事,怎會讓人家有這種感覺?後來翻開自己多年來隱藏的秘密日記(老婆,別找了,沒放在家裡,放置於另一個「祕密基地」裡),這才發現許多早已遺忘的事,雖然書中未必完整提到,但皆為每天習慣做的事,大概就是讀者所認為的「好事」吧!

       

老實告訴你,我是真的忘了一大半,因為每日工作繁雜,事情接踵而至,根本無暇想太多,記憶力正在逐漸衰退;就像偶爾在街上,有學生爽朗地跟我打招呼,我還在想不起來「我什麼時候教過這款學生」,覺得自己開始老糊塗而有些悲哀。

        

翻開厚重的好幾大本日記,一頁頁翻下去,原來我曾經揹著老婆婆去看病;曾經答應往生者的諾言,去爭去開闢行人專用道,避免老人家被車撞傷甚至撞死(請點選「真實靈異:與往生老人的約定」一文);再往前推,我鼓勵有個同性戀傾向、卻不被祝福的學生,請他勇於追求幸福,不要怕;也因為目擊酒駕肇事致死意外,願意跳出來作證,卻差點被肇事者暗中雇人拖到暗巷打到殘廢........

       

隨手再翻,我三十多年前,竟然曾經協助民間團體與警方救過雛妓、破獲人口販子集團,其中一位原住民被害少女「小琪」(化名),如今在某原民部落擔任志工,為族人與少男少女權益而努力;我還因為此一機緣得到靈感,加上熟識的老神父幫忙,前往偏鄉教小朋友閱讀、作文多年,且當年第一屆有個帶過的原民學童,早已從國立大學中文系畢業,回鄉接我棒子,持續擔任這份工作。還有,我也教過聽障學生、低收戶弱勢兒童,只希望讓他們國語文程度更好,以後更有競爭力。

       

我愛貓,也從日記上看到,曾因為救一隻叼著小小貓闖紅燈、橫越馬路的母貓,結果母貓跟小貓沒事,自己卻被輛重型機車撞斷肋骨一根!喔,這下想起來了,那年躺在醫院裡還真是慘啊!日記寫道護理長覺得我很有愛心,決心要幫我介紹可愛的女朋友,然而最後什麼都沒有,讓我出了院還頗有微詞,對著她嘀嘀咕咕。哈哈!

       

回頭閱讀倒數第本日記裡,我還看到自己在公寓屋頂陽台,和另一個學生花了整夜時間,苦苦勸說由於感情因素想跳樓輕生的女學生,最終打消死亡念頭,如今她終於追尋到自己幸福,婚禮時我還擔任介紹人耶!她父母和夫婿,感激地握住我的手,淚水在眼眶中不斷打轉,我這個當老師的,卻跟個橡皮擦一般,將記憶擦得乾乾淨淨,壓根兒全忘了!幸好日記都有寫到,進而喚回諸多當年殘存影像。

        

學校裡的大學生,問題還挺多的,絕大多數都以感情、人際問題居多,課業問題反而不是主要,這很奇怪吧。我很榮幸除了「授業」之外,還擔任「傳道」與「解惑」角色,挽救好幾個疑有憂鬱症或相關傾向的大孩子,從生命幽谷陰影走向陽光,在自己領域裡擁有一片天;儘管這個社會職場險惡,至少沒人自殺,勇於接受挑戰,這點最讓我欣慰。

       

咦?再翻到更早時期,我大學時曾捐過一萬塊錢,幫當年我母校輔大一位被車撞死的不認識女同學(好像是英語系的)籌喪葬費?我哪來餘錢啊?那時候我手頭應該不寬裕才對,哪來萬把塊錢可捐?可惜日記上沒寫到,於是成了謎團。算啦!反正已經是快三十年前的事,不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

告訴你這些幹嘛?「一丑表功」嗎?不,我正在回顧我生命超過半百的這些年來,到底做過什麼事。

       

這才發現,除去一些偷雞摸狗這類不甚光彩的小奸小惡之事(反正都散見在本部落格各篇中,你大概也看光了),居然還有些值得「拿出來講」的事蹟,挺不賴嘛!如果我有小孩,至少可以跟小孩說:「你老爸其實也沒這麼壞、這麼糟糕。」不過無奈沒有小孩,也只能跟姊妹的小孩們「得意一下」,但外甥和外甥女大概不感興趣,還是繼續把這些事蹟妥善保存,等到死了就跟著一起火化,當成這輩子的成績單。

       

從四歲用注音符號寫日記開始,至今除了十一歲到十五歲那段最悲慘的小五到國三歲月,因為不想唸書、成績超差,日記中寫滿對家庭極度不滿,最後被父親從床底搜到並撕毀的灰暗記憶外,其餘這四十多年來日記幸而完整保存,甚至服役、出國自助旅行繞全世界一圈,以及在海外工作過程都有記錄。如今更因為電腦時代,漸漸地將之存放在檔案中,得以方便檢視多年來每天生活,看起來都還蠻多采多姿的。

       

不過,日記裡當然有些不便透露的悲傷、淒苦、挫折、重創,以及隱藏內心深處多年往事、心願和秘密。逐一翻閱,真正檢視自己成長軌跡,也重新認識「這就是我,只是遺憾許多事情早都忘了,也與眾多相關人士失聯許久,不曉得他們可安好?或者早已撒手人寰?看到部分當年友人、留下電話號碼竟然還是六個數字時,心中突然有一絲悵然,還帶著些許失落,更甭說地址早就不正確,若要尋人,這茫茫人海該從哪兒找起?我想,就算找「阿亮」出「超級任務」,也未必能查出個什麼頭緒來。

       

我猜包括妻子在內,一定有不少人想知道日記裡,到底有沒有什麼暗戀啦,或者「舊情人」之類的話題。很可惜,本人長得其貌不揚,「」遇難有,「」遇可能不少!哈哈!命中注定頂多只有苦戀、單戀、一廂情願的份兒吧。所以看到某名歌手竟有異性粉絲追蹤到家門外,甚至送煲湯、噓寒問暖的超讚際遇,令人羨慕得要死;人家擁有這種癡情待遇,是基於頭頂上的「名人」光環,無奈本人只是個「有名字的人」,又沒有大成就或知名度可供凝聚「粉絲」,只好乖乖認命、低調度日吧!

       

從一本本日記裡,我另有感觸,真心覺得人來到這世上是苦多於樂,但又因為反正只有短短幾十年時間,牙一咬,撐也撐過去,似乎又不這麼悲哀,只是這過程還真辛苦。諸如「有錢的時候沒閒、有閒的時候沒錢」;「愛我的人我可不愛,不愛我的我卻癡情」;「人剛過完崎嶇路,邁向坦途卻病危」........,我的人生似乎沒這麼順心如意,而且經常在明明勝券在握當下,最後卻搞砸、煮熟鴨子全飛了!所以,如果有一種戲劇角色來形容自己,我想「苦旦」可能蠻適合,像極多年前林美秀拍廣告橋段「孟姜女哭倒萬里長城」搞笑哀嚎「阮歹命啦!」,或許就只能這樣苦中作樂,自我解嘲。

       

最後,從日記中看到上百次結尾寫著「今日無事,平安最好」,大概就是多年來,自身潛意識中最真實的想法。比才藝、比財力、比榮華,我自認矮人家一大截,連比都沒資格比,僅能祈求天天過得平安無事就好,就該滿足,其他的還能怎樣?毋須奢求,反正想多了也沒用。

       

還是那句老話---人生不就這麼回事嗎?是啊!真的就是這麼回事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其錚喵喵 的頭像
張其錚喵喵

張其錚的喵窩部落格

張其錚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