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3  

過去曾因工作關係,常有機會接觸新電影或影集。話說比別人先睹為快看到「片花」(宣傳片段),好像很不得了,實際上也沒啥感覺,反正也不是全貌。看電影固然是個享受,但我可不喜歡到電影院去,寧願窩在家裡看DVD或上網追劇,就算打個赤膊、穿個短褲頭,如同一般大叔在家習慣抓抓屁股,要趴著臥著或倒吊著看,也沒人管你,輕鬆又自在。

 

我很不能接受電影院裡頭,那種手機簡訊鈴聲到處響、「偽說書人」大聲與同伴解說評論、「死小孩」彆扭哭鬧;或者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雞排、滷味、薯條、爆米花的混合體,簡直五味雜陳。要是旁邊坐著大熱天衝進來、渾身汗臭的壯漢,或者看到一半呼呼大睡,嘴巴張開散播口臭的大嬸大叔,甚至是咳嗽吐痰毫不遮掩的不入流國民,你只有用「煉獄」兩字,來描述這近兩小時的黑暗際遇!偶爾會有想寫「顧客意見書」的衝動,期盼這家電影院販賣店,別光賣爆米花、炸雞排,至少該加賣個N95口罩或防毒面具嘛!

 

除此之外,我更討厭被預告片給拐了,那麼當天忍痛掏錢看到不怎樣的片子,心情鐵定特別爛。有的電影明明就爛到爆,幾可排進「全宇宙本世紀十大爛片」之列,但就有那種本事絕倫的超級天才,可以把預告片剪得超炫超酷,讓人目瞪口呆到不翹班去看好像對不起自己;然而滿心期待進入電影院,發現根本不是這麼回事時,真想活捉片商、將之剝皮火烤、曬乾下酒,以洩心頭之恨;要不然鞭數十、驅之別院也行。

 

啊!對啦對啦,還有那個什麼影評的,把人家爛電影說成「藝術界登峰造極之作」,一堆觀眾不察,爭相蜂擁觀賞,沒還看完就毫不留情地在戲院裡幹聲連連,開始起騷動,鬼叫要求退票,甚至向消基會申訴!問題是消基會應該不太幫忙討這種公道吧?畢竟電影好看不好看,主客觀意見很難判斷個準頭,只能摸摸鼻子,自嘆倒楣。你知道那種心情嗎?就有點像當年偷偷跑到光華商場買A片光碟的年輕小鬼頭,碟片封面印的養眼圖片,簡直令人血脈「」張,迫不及待典藏;一回家「」致勃勃地欣賞,結果才發現根本啥也沒脫、啥都沒露,重點部位給遮得一塌糊塗,那鐵定會懊惱飲恨一個月,悶悶不樂,而且更沒勇氣拿回去退換貨,因為老闆還會嗆你「去告啊!去報警啊!」,老早算準你不敢這樣做,可囂張的咧。

 

好吧,就算真是什麼「世紀強檔巨片」,電影院前人山人海,我還寧可等上幾個月,租DVD回家看,或者有線電視的電影頻道自然會「全台首播」,根本不用急。我堅持看電影要有FU(感覺),何必跟人家擠、跟人家蹭,擠在黑嘛嘛空間裡頭活受罪?在家裡,要吃啥要喝啥,片子要反覆來來回回看千百遍,都隨自己高興,多爽!

 

你若反駁我說,在電影院看大銀幕比較有震撼力,更有「害壞」(Hi-Fi)音響立體聲環繞,那才過癮,我則會回答你:如果你位子選得不夠好,一面偌大的銀幕,盡是一堆滾滾人頭後腦杓、擋住你三分之一甚至二分之一的視線面積,加上「害壞」音響刺耳折磨時,那遠不如在家看小螢幕還比較舒服些。

 

我不愛上電影院還有另一個原因,就是「職業病」。每天在工作職場裡,剪輯新聞帶子家常便飯,在電腦剪輯軟體前,盯著畫面不斷前進、倒轉,為的是去蕪存菁,趕快把帶子剪好,日子久了成習慣,意外出現一些滑稽的慣性動作。比方說,在電影院裡看到一個又悶又難看的片段,就會很自然地摸摸椅子想找電腦鍵盤按鍵,或者以為遙控器在身邊,很自然把手舉起來對準銀幕,想按快轉鍵把這一段跳過去!同理可證,在電影院裡看到超棒的片段,慣性動作又馬上出現,找遙控器想倒回去再看一次。有時,後排觀眾會納悶:「先生,你幹嘛老是朝著大銀幕舉手亂揮啊?」我才會醒過來,猛然發覺原來自己又做了蠢事。

 

或許自己毛病、規矩特多,因此在台北居住三十多年,這裡電影院始終賺不到我多少錢,就連以前未婚追女友,也絕少主動想到約會去看場電影,應該說壓根兒想都沒想過,反而是女孩子拖著我去欣賞比較多。

 

以前有些電影院較霸氣,張貼「禁帶外食」告示,擺明逼你到裡頭販賣店消費,再剝你一層皮,這招更讓我反感、賭爛到死,還好現在法令有明定,也放寬多了。然而,如果販賣店品項繁多、價格公道,倒也無話可說,問題是哪條法律規定,電影院裡賣的東西,就可以硬要貴上外頭幾十塊錢?當然不是所有電影院都這麼黑,做生意老實公道者大有人在,請別誤會,只是曾在某個相關場合,看過一小罐可樂賣三十五、一小包洋芋片要價六十五!納悶這可樂是用阿爾卑斯山泉做的、還是洋芋片外頭有鍍金箔?由於這麼多年沒到電影院,不曉得情況是否有改善,若仍有業者依然故我,千年不變,那建議觀眾們乾脆自帶便當跟自備水壺算了。

 

倒是在某個鄉下小鎮電影院裡頭,發現廁所旁販賣店居然在賣保險套耶!哇靠!這未免也太勁爆了吧?很懷疑有人要買嗎?買的那些人到底是來看電影、還是「來亂的」?或者從事其他「奇奇怪怪」行為?萬一坐在旁邊,被怪異傢伙騷擾亂摸一通,豈不恐怖?

 

朋友笑我少見多怪。他說,他就親眼看過一對「X男女」,以為戲院裡頭就他倆包場看電影,別人都不是人了,趁著四下暗無天日,在他眼前立即現場直播「春宮大秀」!那女的還一臉忘情陶醉地撥弄頭髮、舉手投足耶;要不是朋友在後頭大聲喝叱:「媽的!擋到人家看電影啦!X!」讓這對男女連忙叫停,馬上穿起衣服、正襟危坐,否則繼續演下去鐵定更精彩,況且還有「子母畫面」喔!人家「母畫面」是正常播映的電影內容,「子畫面」則是這對男女的激情Live Show,說得一堆人口水直流,對這種「花一張票錢同步看兩片」的難得絕佳際遇,鐵定值回票價,還會羨慕到死。

 

我不斷在說自己討厭去電影院,可是腦袋裡所殘存童年記憶,對於電影院卻有著另類的小小興趣。

 

身為「五年級」世代,當年唸國民小學低年級,常常下午兩三點鐘就放學,野孩子們跑到郊外偷甘蔗吃、窩在小火車站看火車,鬼混到有點膩了,就會想些樂子打發時間,往往鎮上電影院就是個絕佳目標。趁著前一場剛結束、工作人員掃地板時,偷偷爬後門牆,從銀幕布幔後頭有個「狗洞」鑽進,一個個鬼頭鬼腦的小孩,像一隻隻靈活的小貓小狗小老鼠,沿著舞台後方躡手躡腳,趁大人不注意趕緊躲進一旁廁所,然後下一場開演前一分鐘,燈光變暗、還沒開始唱國歌,又快快從臭轟轟的廁所爬出來,找個空位子坐就對啦!按現在術語,應該就像打橄欖球那樣「達陣」成功,反正也沒人來「查票」。

 

我們這群小鬼,看免錢電影是很快樂,而且那時全台戲院,好像銀幕兩邊的布幔裝潢一致:左邊是「黑松汽水」、「黑松可樂」或「七星汽水」、「榮冠果樂」,右邊是「白梅芭樂汁」,還會畫隻汽水瓶子,蠻賞心悅目的(你如果反駁應該是「吉利果」,歹勢!那是民國六十六年以後的事,你鐵定比我年輕)。有時候電影開演後,一旁還會打出黃澄色字幕寫著「XXX外找」,也是一種特殊記憶;不過有回看到「XXX,你媽叫你回家吃飯」,那就有些煞風景,畢竟人家都買了票進場,幹嘛不看完再吃咧?

 

四十多年前,鄉下電影院硬體設施沒什麼在維護的。好不容易從長板凳變成可折疊的木頭椅,卻是又厚又硬,坐久了屁股超痛,若是螺絲沒拴緊,一不小心還會跌個狗吃屎;要不然拴得太緊,小鬼們又蹦蹦跳跳不坐好,屁股一歪沒擺正,椅墊跟椅背突然一合起來又反彈,縫隙很容易夾到小雞雞!要是真被這麼一夾,那可嚴重了!我看過幾位偷看免錢電影的「小前輩」們,被夾得劇痛到嚎啕哭爸哭媽,呼天搶地,簡直肝腸寸斷,驚動所有看電影的顧客,搞得老闆又氣又好笑。

 

唉!只要是男人,就會深刻理解那是什麼個痛法,保證撕裂肝腸、痛徹雲霄!更何況只是個小男孩啊。看電影宛如坐在「捕鼠夾」上頭,堪稱一絕。

 

初中時代,血氣方剛,正值「下半身思考」開始「啟蒙」時期。不過那時因為課業成績其爛無比,不管在家在學校天天挨打被揍,打到萬念俱灰,內心積鬱;因此看到有同學老早自我放棄、豁了出去,便十分羨慕那種瀟灑性格。這些同學經常逃學,上哪兒去呢?躲電影院最好不過了。他們偶爾邀我一起翹課算啦,起先我膽子小,不太敢明目張膽,後來發現請病假在外頭鬼混個半天似乎可行,因此心一橫,還真的跟這群同學跑去混電影院幾回;偶爾擔心東窗事發又怕挨揍,「良心發現」回到學校,老師問生病為何不在家休息,我說到診所看完病,當然要回來上課,以免趕不上進度,老師聽了挺感動,還大大誇獎稱讚一番,誇到連我都覺得心好虛

 

別管功課了,來看電影吧。昔日儘管民風保守,但給成人看的情色電影,在咱們小鎮上逐漸變成主流,好幾家都在搶著放映咧!這類煽情火辣的電影海報,必須先經警察局審查、蓋章核准後才准張貼在布告欄或電線桿,如今看來多扯啊!本來海報上一堆沒穿衣服的「性感女星小野貓」,露個奶子或屁屁夠嗆了吧?結果重點部位全被那枝「該死又超無情的」粗黑簽字筆,一個個畫上比基尼!難看得要死不說,整張海報被塗得黑嘛嘛一片,還有啥美感可言?警察杯杯以為這樣亂塗亂畫,破壞美感,可以降低鎮上居民觀賞意願,那可就大錯啦!一堆好色豬哥就是因為看不到海報上的養眼圖片,又得要命,只好忍痛花錢進電影院看個過癮,警局「詭計」顯然得到反效果。

 

喔!對了,那時候距離解嚴時期尚遠,警察又相當盡責,會三不五時進電影院巡邏,深怕電影內容「妨礙社會善良風俗、有違反共復國大業」(奇怪,以前新聞局不是有電檢處嗎?)!可是電影院老闆更皮更聰明,只要警察一進門,片子瞬間切換,變得「正經八百」(乾脆放「八百壯士」、「英烈千秋」好了!多麼賺人熱淚啊!),等討厭的「條子」一離開,什麼奶子、屁屁、十八招春宮養眼畫面,全都跑回來「再戰江湖」,滿場觀眾自然歡聲雷動、口哨四起、手掌都拍紅了。

 

那時最有名的成人情色電影,首推什麼性感女神「愛雲芬芝」演的最叫座(她是誰啊?不認識,連哪個國家的人都不曉得,現在還活著嗎?),只要什麼情色片把她名字抬出來,保證票房場場爆滿!話說咱們一堆老早自我放棄的初中生,仍不乏充滿「對知識具有徹底研究精神」之徒,當然「不落人後」,總要先「搞懂」這「愛雲芬芝」怎麼會有如此魅力,於是推派三個膽子特大的「大內高手」,照例從「狗洞」鑽進電影院(我們都長大了,所以「狗洞」變得不太好鑽),剩下幾個沒膽、沒種的(包括我)在外頭,乖乖等候這批先遣部隊帶回第一手「研究觀察成果報告」。

 

大家一直都擔心他們幾個鑽「狗洞」進去後,該不會被電影院老闆給活逮吧?一堆人在對面冰果室吃了不曉得多少碗剉冰、順便投五元打桌上電玩「小蜜蜂」或「小精靈」(年輕一輩應該不瞭解這是啥,建議到「孤狗」查查即知),焦急地等待,等到太陽西下,總算看著三人平安從「狗洞」鑽出,這才放下心中一顆大石。

 

沒想到三個人臉色慘白走出來,一字排開,蹲在水溝旁開始狂嘔!有個傢伙還差點重心不穩摔下去。大家彼此對看,面面相覷,不曉得到底怎麼回事,以為他們「逃票」被大人打到吐。

 

「喔……媽呀……,」其中一個綽號「趙大膽」的死黨,邊講邊吐,「X!沒看過這種片子,噁心死了!」

 

另外兩個頭也暈了,「真的!X!有夠變態……。」

 

後來才知道,他們一看到大銀幕上的西洋男人,每個胯下的"Big Size"竟然都如此「雄壯威武」,全都嚇到傻眼!再加上主將「愛雲芬芝」三不五時秀出「獨門絕技」,比咱們當年「李棠華特技團」更強悍、花招更多,也讓這幾個「幼小心靈」嚴重受創之餘,順便大開眼界,不敢置信「這些演員還是地球人嗎」?套句現在流行語來說,這些人應該晉升變形金剛等級了吧?

 

哈哈哈,對於這種看情色片的經驗,大家日後絕口不提,因為實在太丟臉了,講出去會被「江湖人看笑話」!四十幾年過去,這三位「大內高手」,目前仍活躍於職場上,但已近準備退休之齡;回顧當年這檔糗事,免不了被老同學猛虧一番。他們坦承看了那場不該看的電影後,徹底「改變了人生觀」;至於到底「看開」或者「自卑」,就留給大家一個想像空間吧。

 

電影院在我人生歲月裡,並不算是重要回憶或舞台,覺得它不過就是娛樂場所,同時也是個空氣不太好、四周黑嘛嘛可以「做壞事」的好地方。在台北鬼混數十年,我家附近就有家頗具歷史來頭的二、三輪電影院,前些年受金融海嘯、景氣蕭條重創影響,儘管殷實經營,卻真的苦撐難熬;為了力挽狂瀾、自救圖強,闊氣打出「兩片不清場只要一百五」口號!之後果然逐漸匯聚人氣,至今就算不必打出優惠,照樣也能生意興隆,連妻子這種「古墓派腦袋」僵硬性格,都覺得偶爾去嚐個鮮也不錯,然而邀了多次,卻依舊無法吸引我一同前往。反正本人天生怪胎,行事另類,就請別用一般人邏輯常理來看待吧!

 

總之,我真的不喜歡電影院,就這樣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其錚喵喵 的頭像
張其錚喵喵

張其錚的喵窩部落格

張其錚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