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6  

山城小鎮裡,有座規模不算大的公立醫院,論規模、設備,當然無法跟大城市裡的水準相比,但這裡卻忠實守護著許多偏鄉民眾健康,加上極有耐心、愛心與人情味的醫護團隊,雖然人不多,工作量又沉重,然而真心付出,受到民眾高度信任,讓這座醫院存在,更顯無比珍貴。

       

這天,有個在深山裡從事農耕的獨居老阿嬤,由於眼睛病變拖了許久未就醫,視力變得更差,在不得已情況下,只好緊握柺杖,拖著駝背身軀,凌晨摸黑走上一個多小時山路,跌跌撞撞來到客運公司所能抵達的最近一個荒野站牌,等候一天僅有一班往返的客運車,前往這個小鎮醫院就診。

        

無奈,從偏遠地區下山就醫實屬不易,且光是搭客運班車,就得耗上個把鐘頭;到了鎮上,再慢慢地一步步走向醫院,已是早晨快九點,然後排隊掛號、等待就診---真不幸!醫生都還沒開始看診呢,前面已經有二、三十個患者等著,她只能靜靜排在後頭。

       

老阿嬤內心著急,因為下午一點鐘前必須回到鎮上客運站,搭乘當天唯一的回頭班車返家,否則就得在小鎮上住宿,明天才能回家。可是,自己貧窮,哪來多餘的錢投宿旅館?老人家看著醫師開診後,細心診察每個痛苦的病患,需時甚久,排隊號次進展得好慢好慢,她實在沒辦法,只好低聲下氣央請護士小姐幫個忙,說明苦衷,拜託可不可以讓她先看?

       

純樸鄉下的濃郁人情味,就是這麼可愛!所有掛號排隊病患全站起來,自願禮讓,請這位白髮蒼蒼的老阿嬤先看,讓她莫名驚喜;醫師也親切招呼,非常詳細地為她檢查,結果發現必須利用儀器,做更多更深入的項目測試,以便找出病灶、對症下藥。

       

需要多久時間?醫師說,喔,可能需要好幾個鐘頭喲!這下老阿嬤有點慌張,但醫師態度溫柔堅定,告訴她這些項目非做不可,否則這趟白來了,而且恐怕讓病情加速惡化。老阿嬤一聽,本來要把急著趕車的事哇啦哇啦全講出來,這下可不敢多說,勉強吞了回去,畢竟人家醫生都這樣講啦,乖一點才會好得快。不是嗎?

       

幾個鐘頭過去,醫師也做妥善處置,讓老阿嬤眼睛舒服多了,不適情況大為緩解。但老人家沒戴手錶,不知時間,在恢復室待上一段時間,竟沉沉睡去;直到發覺外頭診療間逐漸安靜、護士問醫師要不要叫午飯便當時,這才發現事態嚴重,當下驚醒後情緒激動,急問現在幾點、現在幾點,把室外所有人嚇一大跳,醫師及護士趕緊衝進來。

       

這下完了!錯過回程班車,老阿嬤哽咽欲泣,慌亂中斷斷續續地悲鳴,吐露出自己已經無法趕車回家的大麻煩!可是她沒有錢住旅館,鎮上沒有認識的人可以借宿,如果沒回家,雞鴨沒人餵,會讓她極不安心!醫師聽了眉頭深鎖,趕緊先安撫,請她別慌;又得知老阿嬤為著今天好不容易到鎮上來治療眼疾,還從早餓到中午,筋疲力盡,心有不忍,立刻自掏腰包,請護士小姐幫忙再多叫個便當,請她先用餐,有話慢慢說。

       

趕不上唯一的班車回山上去,這可怎麼辦才好啊?外頭等著下午就診的病人一陣七嘴八舌,覺得沒辦法啦,唯有幫老阿嬤在鎮上找個旅社,先休息一晚上,等休息夠了,明天再回去,也只能這樣。

       

有個好心婦人家上前,說自己家還有個簡陋空房,如果老人家不嫌棄,就請委屈一晚,明天再回家如何?但不論旁人說什麼,老阿嬤都皺眉搖頭,她真的很怕住在外頭,更怕沒人在家裡,令她心神不寧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   

「如果那是自己家的老媽媽,眼睛又不好,讓她一個人在外過夜,你忍心嗎?」

       

醫師腦海裡閃過這句話,凝視著似乎在啜泣的老阿嬤,難過得心如刀割,在內心思考了好一會兒........。好吧!打定主意,無論如何,還是要想辦法送老阿嬤今天就回家去,讓她較能安心,這樣應該也有助於病情恢復。

       

於是趁著午休空檔,這位醫師打電話到處找救兵幫忙,看有沒有辦法託人把老阿嬤送回山上的家,否則在鎮上找住宿,一方面這裡的旅社很少,再者要老人家獨自在個陌生地方住一晚,心情多少會恐懼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

如果真的找不到救兵,醫師也想清楚了,乾脆等自己看完下午的診,傍晚開車親送老阿嬤回去吧!不過這一來一往,山路危險不好開,自忖回到鎮上,算算恐怕都已經深夜了。儘管明天一早還要看診,但眼前這位長輩更重要啊!

        

或許是上蒼保佑,這位醫師運氣很好,很快找到一位豪邁帥氣的好心友人,二話不說,願意放下手邊跑業務工作,午後開車載老阿嬤回家去,油錢自己貼啦!還笑嘻嘻地口中直嚷嚷,要大家保密,可別告訴老闆說他要蹺班「做壞事」就好。老阿嬤聽聞好消息,淚眼汪汪,喃喃自語說著你們這些醫生護士真好,真好,有福報,菩薩一定會保佑你們........,醫師趕緊要她別哭,否則萬一眼疾又惡化,這麼辛苦一趟來看病豈不白費?果然,這招有效,老人家馬上擦乾眼淚,不敢再哭;此時便當送來,在眾人勸說下,她年邁發抖的手,打開熱騰騰的便當盒,靜靜坐在一旁,動作緩慢地舉箸享用佳餚。

       

護士小姐看到這般光景,拍拍身旁的同事,眼眶泛紅地感嘆---唉!平常大家都在嫌便當菜有夠難吃,跟餵豬廚餘差不多,但是妳瞧,老人家好滿足,一小口一小口吃得這麼認真,好似不輸山珍海味,看來平常一定吃得不好;如此珍惜每一口飯,怎不叫咱們年輕人慚愧啊!

       

老阿嬤可能勞累,又受到驚嚇,影響了胃口沒把便當吃完,但手上仍然緊緊握著飯盒,說打算把剩菜剩飯帶回家餵雞鴨;接著聽到車來了,趕緊拾起柺杖要到醫院大門口,不敢要人家等她,她可擔待不起。其他病患看著醫師護士都在忙準備下午看診,沒辦法空出人手招呼,於是三五個人自告奮勇幫忙攙扶,就這樣順利地把老阿嬤送上車、載回山裡的家。

        

接下來,整個診間場景恢復正常,也沒人把這件事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    

第二天一早,看診時間未到,候診室裡已經排著滿滿的掛號病患。醫師神采奕奕地抵達診間,趁著看診前,先撥通電話謝謝友人相助,昨天把老阿嬤送回山上的家,還不斷地道歉,實在不好意思讓人家這麼麻煩........

      

「啊!等等!等一下........

       

醫師兩眼發直,話筒放了下來,一時之間講話結結巴巴。因為,萬萬沒想到診間的門自動打開,更意想不到的是---那位老阿嬤竟然又出現在自己眼前!而且還倚靠在門邊微笑,缺掉門牙的小嘴更顯得可愛。

       

咦?難道老阿嬤昨天沒回家嗎?喔,不,昨天下午就回家了,不是嗎?醫師一臉疑惑,無法理解怎麼今天一早又出現在醫院呢?

 

等到老阿嬤彎腰從麻布袋裡,撈出一大包淡黃色條狀物品,要交給醫師,嘴裡口齒不清、哇啦哇啦講了一堆話,這才曉得她今天又是凌晨摸黑從家裡出發,沿著山路走上個把小時,再等著搭客運車來到小鎮,只為急著想把自己親自做的筍乾送給醫師,要「謝謝人家大恩大德」。

       

醫師嚇一跳,堅持不敢收,老阿嬤急著大呼小叫,驚動護士小姐前來關心。這麼一來一往拉鋸下,不知情的旁人透過門縫偷看,還以為老病患前來抗議什麼「醫療糾紛」呢!老人家無論怎麼勸都不肯聽,固執得很,非得要醫師收下這包筍乾不可!她說,她沒有錢買高貴禮品致贈,只能用親手做的筍乾代替,這是她所能夠想到可以送給醫生、應該算最有誠意的禮物了!但,是不是醫師覺得「嫌髒」、「太寒酸」、「看不上眼」,所以不肯收呢?為什麼?為什麼?

        

幾番拉扯爭執,醫師都快投降,簡直要向老阿嬤下跪,告訴老阿嬤說,自己身為醫護人員,做好本份之事,本來就不應該收病人餽贈;她送的禮品絕對勝過珍奇稀品,而且太貴重了,他怎麼能收下來呢?他根本沒資格、真的沒資格啊!

        

診間的門被整個打開,候診病人全圍上來,原本是要瞧瞧熱鬧,想知到底怎麼回事,但後來不少人看得眼淚不斷迸出,感情豐富地直說這老阿嬤實在好可愛啊!醫師最後也拗不過老人家好意,流下淚來,誠惶誠恐地收下這包筍乾,讓老阿嬤滿意地笑出聲來,直呼自己遇到一群心地善良的菩薩,而且能送這些筍乾給菩薩們,至少讓自己心安理得,最後神情愉快地離開醫院,還不許旁人陪伴,嘀咕說自己眼睛好了,看得到路啦!不要擔心。就這樣,她慢慢地一拐一拐走回客運站,堅持孤獨等待、那幾個小時後才會駛來的唯一班車........

       

這個小鎮的冬天,原本因為靠山地形緣故,寒風特別凜冽,不過由於這個老人家的短暫出現,讓醫院裡頭每位病患、每個醫護人員,都感受到無限溫情;那股暖意背後所蘊藏的滋味,絕非一包筍乾如此輕描淡寫,而是純樸鎮民的人情關懷、義理、真性情,還有感恩、惜福與知足。

       

這些永恆珍貴的無形資產,可能在大都市早已消失殆盡,但在小小的山城鎮裡,得以幸運地保存下來,看似微不足道,卻是當今台灣社會中,最難得無價的至尊之寶,令人深思再三。

       

老阿嬤說遇到這群醫生護士,簡直就像救苦救難的菩薩們一樣;不過在我眼裡,這裡的每個人都是菩薩,讓人感動,更令人尊敬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其錚喵喵 的頭像
張其錚喵喵

張其錚的喵窩部落格

張其錚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