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cc  

      你的學生時代有沒有打工經驗?如果今天有學生問我,求學時代打工是不是一件好事?我會回答,只要不耽誤到課業,打工就跟戀愛一樣,都是大學生必修的額外學分,那當然是個好事,我贊成。

 

      不過,看現在學生們打工,好像不怎麼快樂,可能是不景氣吧,老闆用人要精簡,把人當機器操,一人當三人用,苦得學生嘰嘰叫,勞基法修了再修,改善效果似乎有限;學生偶爾會來封 e-mail 訴苦打工多累多累,可是又不能不工作,否則生活都成問題,還有後頭學貸要付,搞得這群年輕人還沒出社會,大概都快被操到爆肝了。

 

      三十年多前我從專科學校時代開始,也同樣歷經打工歲月。父母親雖然嘴巴上不贊同孩子打工,說會耽誤課業、學壞,但那時候自己生活開銷,若跟長輩伸手要,不是常被白眼,要不就是被嘀嘀咕咕、講些讓人聽來極刺耳又不痛快的話語,那種被貼上「敗家子」標籤滋味實在難受,久而久之「奇檬子」(情緒)不爽,只好有點骨氣,乾脆自己好好賺錢去吧!

 

      那時唸專科學校課排得鬆,下午經常空堂,加上同學慫恿,「結伴打工去」成了充實自我兼自立自強的好藉口。舉凡餐廳端盤子、報社當清潔工讀生(後來升至校對和助理編輯)、發傳單、當家教、當臨演(臨時演員)、洗外牆玻璃窗、當航空公司兼差訂位員…….什麼都來(還好那個年代沒有販毒、當詐騙集團車手這類工作)。在我過去部落格裡頭,提過不少自己年輕時打工經驗,但如果老是重複講一樣的,實在無趣;既然這樣,那麼就來談些所有打工經驗裡頭,比較特別的辛酸與趣味歷史吧,希望讓你在辛苦打工之餘,看了這篇文章,心頭會比較好過些;畢竟疲累的、被整的事,不是只有你一人會遇到,至少我可以作伴。

 

      當年涉世未深,又因為嚮往媒體,看到攝影機、按鈕多的地方就很興奮,所以只要有臨演工作,或者拍戲助理差事,我都很願意幹,哪怕薪水超低,也能甘之如飴。像三十年前拍電影那種清末民初戲缺臨演,我就跟著一堆同學,剃了幾撮額頭上髮絲、後頭黏個辮子充當清兵,再換上古裝一整天,手上拿著盾牌,跟「金光閃閃」的塑膠武器,只有一句台詞「殺啊……」,然後重複攻入「革命軍」城池不下數十次,跟著傻瓜一樣,被砍被剮,然後「死」在路邊,至少放飯三回,還多偷吃兩個便當(年輕嘛!食慾特好,請見諒);從早上拍到半夜,一個鏡頭NG多次,時間也就這樣不斷耗下去,每人只能拿到五百塊錢,腰痠背痛個半死,身上多處挫傷,後來連續兩三天起床時,背上感覺像是被剁了十幾刀般痛苦,這錢還真是不好賺。

 

      同學「阿寶」聰明多了,超會混水摸魚。他從導演「開麥拉」喊起,一傢伙人向前衝、喊「殺…...」時,就趕緊趴在地上不動,假裝被「革命軍」開槍中了彈,然後瞇著眼睛微笑看著我們一堆同學「衝鋒陷陣」,難怪之後回學校上課,他始終神采奕奕,一點也沒事;反觀我們這群「敬業」的傻瓜同學,賣了命傷痕累累,卻賺一樣的錢,心裡怪不平衡的。

 

      後來人家介紹我到電視台當助理。那時候八點檔老愛上檔古裝戲,很需要一堆助理幫忙日夜趕拍,偶爾助理們還得充當臨時演員,那是家常便飯。不是有個諧星說過嗎,以前當臨演,一個大男人穿著「清宮婢女裝」,梳起假長髮,背對鏡頭跟主角比劃個兩刀就被殺了,倒也沒什麼穿幫問題;可恨的是製作人耍老大故意整他,還來不及卸妝,就叫他去電視台門外巷口買香菸!這……這……,叫人家怎麼出得了電視台大門嘛?可是製作人要抽菸,下一場戲還沒拍完不准卸妝,你能怎樣?當然就只好硬著頭皮出去買啊!結果引來一堆路人高喊「人妖啊!」,簡直糗斃了。

 

      很不幸的,我也遇過這款性格「另類」的製作人,他媽的又是客串「清宮婢女刺客」戲份,就是演那種三兩下就被捅個幾刀晾在一旁。那時美術指導是位憨厚阿伯,再三提醒我,說這製作人很喜歡在拍兩場打鬥戲中間休息喝酒,而且必定不准任何人卸妝,還會叫人馬上幫他買酒;所以,拍完這上半場戲之後,我一定要趕緊躲起來,否則那位製作人「鐵定」會找我,穿著戲服出去幫他買酒買啥的!我一聽心都涼了……X!我這身打扮,別說離開電視台大門,叫我從攝影棚走出去,我還寧可真的被捅死算了。

 

      後來,這場「亂刀殺死刺客戲」上半場一拍完,我就立刻飛奔洗手間,鎖了門硬是不出來,直到製作人帶著醉意,逐間廁所拍門怒罵:「混蛋!小張,你他媽的是死到哪去啦?快幫我買酒,我要喝啊!再不出來老子就砍死你!」耗到馬桶都快坐爛長痔瘡,我只好硬著頭皮乖乖舉手投降,去幫這位製作人買酒---而且還得無照駕駛,騎著製作人的「小綿羊機車」去買咧!夠拉風吧?

 

      你想想看,一個堂堂小伙子,深夜穿著「超娘」古裝服飾、頭套,濃妝豔抹、騎著機車在大馬路上晃,會是個怎樣的光景?一堆路人被我嚇壞、以為遇到鬼也就算了,真怕警察攔我下來要看駕照,豈不慘死兩次?更過份的是製作人幹嘛不叫我買菸就好,電視台旁邊就有小雜貨店,竟然還要買他指定喝的酒、什麼「圈圈叉叉」牌子…….那時還得到熱鬧的商圈舶來品店才有得買……這一路上我可是騎得提心吊膽兼熱淚盈眶,委屈之至,覺得簡直被踩在腳下,一點尊嚴都沒有……。

 

      之後,班上有位對我很好的女同學,在一家食品進口商打工,正好星期天要辦新品發表會,問我有沒有興趣穿上胖貓咪玩偶裝,在會場上跟小朋友同樂,一小時八百喔!

 

      一小時……八百?我沒聽錯?這位溫柔的女同學猛力點頭,我一聽,當然要賺啦!想想看,扣完稅上工一小時實拿八百,四小時就有三千多塊,幹嘛不賺?當然第一個舉手報名。

 

      星期天早上,我準時抵達會場報到,工作人員給了我一件胖貓咪肥嘟嘟連身玩偶裝,叫我穿起來,然後在會場上穿梭,跟小朋友一起同樂。我到了更衣室一換裝,才發現這套泡棉玩偶裝的設計非常悶熱,雖然胖貓咪眼睛的部位開了兩個小洞,可以透視外頭狀況,肚子也有所謂透氣設計,讓裝扮的人員不至於沒空氣可吸,但設計得極不理想,實在熱不可當!儘管當時快過年了,天氣非常寒冷,但穿上玩偶裝的我,可真是如坐蒸籠、汗如雨下咧!

 

      發表會開始,果然許多小鬼看到胖貓咪,都好高興上前擁抱,當然也有一些時髦的漂亮小姐,看到這隻肥嘟嘟卡通玩偶來了,東一聲「卡哇依」,西一聲「好可愛啊」,然後也會拚命抱(這是唯一的福利啊!讚……雖然我感覺不到);討厭的是某些「小變態」,年紀輕輕才五、六歲的小男娃兒,竟然舉起小拳頭,朝玩偶裝下體全力猛攻!哇靠!你別以為反正有泡棉,應該沒事,其實那兒才沒「防護措施」,可「正中下懷」打中裡頭的我!超級痛!真想捏死這些小鬼。

 

      一小時八百塊錢,看似好賺,只要穿上這款泡棉玩偶裝,沒人認得裡頭的是誰,然後在會場擺個POSE、晃來晃去,一切應該就搞定了;其實是,不到五分鐘,已經熱到汗如水洗,簡直到脫水中暑地步……真是笑話,那時候是寒冬耶,但真的快變成「人乾」!更慘的是台上女主持人還冒出一句:

 

      「現在有請胖貓咪上台跳霹靂舞,跟大家一起同樂!」

 

      (哇咧,還霹靂舞?!……這下死定了!

 

      在那當頭,沒有退路,只好拖著沉重步伐上台,然後跟著大家一起勁歌熱舞起來!好不容易捱了五分鐘,正準備下台跑到化妝室喘口大氣,哪知這該死的女主持人又問:

 

      「小朋友,你們希不希望貓咪繼續跳啊?」

 

      我這輩子聽到最可怕、悽慘的話,就是台下一堆小鬼齊聲喊出這句「要……」!媽啊!饒了我,那時候雖然年輕,但也不能這樣操死我吧?但整個人悶在泡棉玩偶裝裡頭,根本沒辦法跟主持人打PASS,只好又開始扭啊搖啊,扭啊搖啊,突然間,眼前開始一陣模糊、一陣暗黑……。

   

      等我意志清醒時,已經躺在醫院裡頭,旁邊的人總算鬆了口氣---原來我跳到在台上昏倒了!多糗啊!你能想像一隻笨重的胖貓咪,就這樣挺著肚子躺在舞台上,難看吧!我的同學在病床邊不斷跟我道歉,說她真的不知道這套服裝如此悶熱笨重;那位女主持人也跑來,頻頻問我好一點了沒?然後不斷跟我道歉道歉道歉,直說不曉得怎樣才對得起我(怎樣?妳想「以身相許」嗎?妳長得很漂亮、身材火辣沒錯,但當下實在很想痛扁妳一頓!),我則是累到虛脫,講不出一句話來。

 

      後來那次意外出糗的打工,主辦單位不但沒扣我錢,還特別體恤我,打賞了我五千塊錢酬勞,另外幫我支付所有醫藥費用,以及一大箱巧克力新品作賠償,拜託我別嚷嚷傳出去給記者知道(嘖嘖嘖……果然是外商公司,福利油水真不賴)。不過我終於知道,那些在遊樂場、穿個泡棉玩偶裝的工讀生,看似輕鬆,但其實多麼恐怖!後來每回看到有這種玩偶出現時,我都會上前握握手,向他們勞苦工作,致上最崇高敬意。

 

      有人說,打工弄吃的最棒了,可以趁老闆不在不注意時,好好偷吃一頓。我好幾個同學,逢年過節都在迪化街幫忙賣南北貨;瓜子、魷魚絲隨你吃,糖果、餅乾一抓就是一大把放口袋,聽得大家口水直流,恨不得跟著一起去「上班」,而打工同學也樂於「裡應外合」,來個「內神通外鬼」。後來哪知道當大家「整隊集合」朝目標進攻,只見當班的同學一臉苦瓜樣,透過眼神打秘密電報,這才曉得老闆早就識破詭計,故意把他調來賣罐頭,還有不能生吃的海味乾貨,什麼乾的髮菜、海帶,還有臭得要死的鹹魚乾,噁心之至!大家只好望而長嘆、敗興歸去。

 

      跟「吃」有關的打工,我有速食店和西餐廳打工端盤經驗,但另有在超市當「現場大廚」的愉快事蹟。所謂「現場大廚」,不過就是戴起白色廚帽、穿上圍裙,現場煎牛排啦、薯條啦,或者煮點冷凍蔬菜、義大利麵、火腿丁啦這類玩意兒,讓經過的消費者來試吃,順便推銷兩下。三十年前這種「大廚」不用什麼執照,反正騙吃再騙吃,只要架勢十足、有模有樣,老闆多半睜隻眼閉隻眼,能混混過去也就算了。

 

      有次是廠商推廣冷凍義大利麵,真的有個正牌大廚在超市裡頭,現煮現讓人品嚐,我呢,則是在旁邊當助手。那個大廚很討厭,動不動就罵我「白痴」、「沒腦水的」、「智障喔?」,嫌我笨手笨腳,其實是他自卑小學沒畢業,怕我這個學歷雖然也不怎樣、但總是贏過他的大專學生嘲諷他,所以先發制人。我倒是不在意,悶不吭聲,要罵就讓你罵到爽吧,總之我臉皮夠厚,沒差。

 

      上工第三天,開店前三十分鐘,只見他一到超市攤位就喊肚子痛,可能昨天吃壞肚子鬧腸胃炎,恐怕要去看醫生,叫我今天一個人頂著先。我一聽,也好,但還來不及點頭,他就往外衝,看起來真的很痛。

 

      回到攤位上準備,今天安排茄汁義大利麵試吃。我弄好調味醬,還有所有材料,本來想趁著顧客陸續前來時,打算先炒好一盤,然後分成十幾個小碟子,讓客人試吃,順便推銷這牌子義大利麵多好多好;但這時候,同樣惹人厭的廠商代表,這時候進來查勤,找不到大廚已經很不高興了,只見我這個嘴上才剛長毛的十幾歲小伙子,竟敢在那架勢十足地裝模作樣,心頭就更不爽,到了攤子上就開始嫌東嫌西,說我廣告牌子沒釘好啦,抹布看起來有污漬啦,在我耳邊嘰嘰喳喳,弄得我也跟著不太愉快。

 

      我有個很敢「使壞」的頑劣性格,就是只要被弄到很煩,就算付我錢的「皇天老子」來了也一樣---我會開始搞怪!

 

      他在沒大廚弄試吃品的緊急狀況下,只好叫我先炒一盤試試看。我本來就打算這麼做,只是心想,你既要嫌我,又要不加錢、叫我充當大廚這種份外事,好,我就故意胡亂瞎炒一盤、弄得焦焦黑黑裝上一盤!他嚐了一口,眉頭一皺,埋怨我「這種美味怎麼給你煮成這麼難吃」!但大廚一時就是沒來,你這傢伙又不會弄,只會嫌我這個嫌我那個,還能怎樣?只好看我臭著一張臉,抓著平底鍋繼續給它胡搞瞎攪;後來,他就在旁監督我弄試吃品,經過的客人個個臉色凝重,摀著鼻子敬謝不敏,讓他臉上堆滿笑臉,卻幾乎氣急敗壞,又不能發火,面子上簡直掛不住。後來中午休息時間,人潮也少了,他罰我不准出去吃飯,自己用試吃品炒一盤麵當午餐吧,讓我「體會」一下自己炒得有多難吃。

 

      好啊,那有什麼問題?自己要吃的當然要好好弄囉!等到一盤炒好,香噴噴到旁邊幾個攤位兼差的歐巴桑都跑來,嚷著也要分享,又讓那個廠商代表氣到炸,最後只好投降,隨我怎麼弄都好,只要「下午炒出來的試吃品跟中午吃飯時一樣好吃」就行,拜託我別再搞怪。

 

      昔日精於打工的學生都知道,有一種打工超「特別」,錢賺得夠多,但犧牲也要夠大,不過這可不是去「牛肉場」或電子琴花車跳豔舞,而是去喪家當「孝女白琴」還是「五子哭墓」,或者輕鬆一點,擔任喪家送葬隊伍的樂隊手。這種樂隊手,多半穿著白色像海軍儀隊制服(「專業」的葬儀社都有各種尺寸制服,絕對找得到各人Size,還真「專業」!),不會樂器也無所謂,裝個樣子充場面,在遊行隊伍中故作吹長號還是喇叭,反正有「職業的」會吹會彈會敲「護航」就好;時間到了,往生者也下葬了,面子更是做足了,就可以等著領錢(那時候是這樣)。多年前在某些大城市橋底下,這種臨時就業機會還挺多的,不曉得這些年來經濟一路爛到透,還有沒有這類工作。

 

      可是,「賺死人錢」好像話說得輕鬆,裡頭玄機也不少。我是沒興趣,但好些同學搶著報名,最後卻傳出慘遭葬儀社剝削、被黑道吸血抽「人頭稅」,甚至一毛錢也沒拿到的缺德事並不是沒有,也不是年輕孩子所想像的那般輕鬆。倒是以前學姊班出了個「超級孝女白琴」,人長得夠甜夠漂亮,還會彈電子琴!每次葬儀社的打電話來邀約充當「孝女白琴」,可要先看她Schedule行程表有沒有空檔、她要不要接,一檔通常都是上萬元起跳!據說每次「出勤」演出,喪家都會「滿意得不得了」---她可是賣力地邊唱邊哭,眼淚像水龍頭一樣說來就來、說停就停,透過麥克風放送到整個告別式會場,真是斷人肝腸、淚如雨下……。尤其是那句淒厲招牌台詞「阿爸喂……」、「阿母喂……」(真的是「哭爸哭母」啊!傻眼),喪家一堆親友都會動容下跪,搞得好像子女孝順不捨,讓外人頻頻拭淚……其實喔,據她私底下悄悄說,呸!放他媽的烏拉屁咧!一堆子女幫父母辦喪事,表面上哭得驚天動地,那是裝給外人看的;等到辦完棚架一拆,兄弟姊妹馬上就開始吵鬧、幹架,多半都是因為父母遺產「喬」不攏。唉!不少人生啊,就是這樣子,見怪不怪。

 

      校園裡出了這款「超級孝女白琴」,看似「為校爭光」,收入豐厚,羨煞我們一堆窮同學,可是她似乎過得不太快樂。先是男朋友無法接受她這種打工方式,換了一個又一個,就是無法「修得正果」;然後,她說半夜常被不明魂魄「壓床」,失眠成了家常便飯,結果還沒畢業,就休學靜養去了。一堆同學繪聲繪影,說她常接觸這款靈異場子,命盤容易「變衰」;還有人說,她老是幫不孝子女辦這種「假面告別式」,大概長輩往生者「不爽」,常跑來「修理」她……。聽多一堆令人不寒而慄的八卦理由,本來有意投入「儲備孝男孝女」行列、妄想大賺一筆的同學們,只好打退堂鼓,乖乖地當家教、乖乖地做漢堡、乖乖地清理打掃、乖乖地端盤子……。

 

      可是我不蓋你,在此之後,學校裡某個科夜間部裡竟然出現一匹「黑馬」---什麼工不好打,竟然跑去殯儀館兼差,幫忙處理屍體耶!這位「大體英雄」比「孝女白琴」更猛,錢賺得更快,為該班大大露臉,也把人家「白琴」硬是給比下去!只是大家都不明白,這傢伙幹嘛去協助清洗、縫補屍體當助理咧?難道不怕嗎?他老兄倒是蠻不在乎,還說工作環境很「好」,安靜得很(廢話!要是死人都爬起來Say Hello,豈不嚇歪一堆人!),反正死人身上有的,活人也有啊,不稀奇,頂多就只是「會動跟不會動」的差別而已,又把一堆人嚇得嘰嘰叫;有時候他從後頭把手搭到同學的肩膀上打招呼,不少人感覺不太舒服,肩膀似乎「癢得受不了」,只好敬而遠之。偶爾看到他手臂上有類似「老人斑」的褐色斑點長出來,一堆同學還會哇哇大叫「屍斑啊」!可真讓他哭笑不得。

 

      啊,對了,據他們班的人說,大家超討厭跟他一起吃飯,每次在學校餐廳吃飯,他都會講些殯儀館裡頭怎麼處理屍體的「見聞」,還遇過被砂石車碾到軟軟碎碎像「豆花」的遺體,講得眉飛色舞……害得一堆同學望著眼前香辣軟嫩的麻婆豆腐,簡直食不下嚥……真想把他先拖出去海扁再說!

 

      其實喔,打什麼工都好啦,只要是正正當當、不做「黑的」,我都沒意見。幸好關於「賺死人錢」這塊「特殊打工」領域,我還沒聽到同學之間,有誰去擔任「電子琴花車女郎」脫光光,還是去幫忙挖墳撿骨什麼的,否則未免也太過超猛,簡直經典極品。

 

      說了這麼多打工辛酸趣味史,不過就是告訴你,錢真的不好賺!但一開始我就講了,只要不影響課業,學生打工本來就是個「必修學分」,也為將來正式進入職場,預先累積經驗。當然啦,如果家庭環境好,你無需拋頭露面、風吹雨淋,不必為賺一點點微薄工讀酬勞而拚死拚活,那也該恭喜你,起碼沒像我們這種「打工王」這麼命苦;只是有失必有得,就看你怎麼想囉。

 

      再次鄭重表達我內心真言:若能保護自己、注意安全、別犯法令,這幾項都注意到了,加上課業顧得來,學生打工真的不是什麼壞事,畢竟因為如此,年輕時代的你,才能寫下眾多精彩故事、豐富人生閱歷,留待日後還可以隨時瞎掰鬼扯,講得眉飛色舞、嘴角全沫,增添無限生活樂趣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其錚喵喵 的頭像
張其錚喵喵

張其錚的喵窩部落格

張其錚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