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43  

台灣有夜市,三更半夜照樣可以大飽口福,實在是台灣人莫大福氣,也難怪多年來觀光局要票選十大夜市,好跟外國遊客大力推薦。

       

每回日本的電視台友人來台,總要帶著他們,夜半親身享受這種難得的異國飲食氣氛。他們認為,在日本三更半夜想品嚐美食,除了小小間居酒屋「稍微有點看頭」,其他一些二十四小時連鎖牛肉飯鋪子、定食店、麵店、超商、屋台(路邊攤),選擇性不多,蠻乏善可陳的;甭說享受美食,光在街上看一堆店鋪早早打烊,黑嘛嘛一片居多,有夠倒胃口。他們還說,有些台灣人很嚮往日本漫畫「深夜食堂」的人生風情,以為到處都有,但很多鄉鎮入夜根本沒這玩意兒,別被漫畫給拐了,在家蹲著吃泡麵還比較實際些。

       

其實日本朋友謙虛了,日本夜裡的「食藝乾坤」還是很精彩的。我特別愛居酒屋氣氛,至少坐在吧台上,邊享用料理,邊看著老闆怎麼處理,偶爾天南地北瞎聊個幾回,頗有樂趣;除此之外,很多城市下町(老街)半夜仍燈火通明的燒烤店,也是不錯選擇。

       

夜深不再車水馬龍,因此這類店家或攤商,通常都把矮凳及桌子挪到路邊,掛上紅黃白三色燈籠,營造平實親切環境。來這裡不必太拘謹,大聲吆喝叫個幾盤燒烤「荷爾蒙」(內臟)或烤肉片、烤肉串,再大口喝上一杯冰涼沁心的生啤酒,順便跟桌邊酒客們打屁、划拳,又是另一種不同的豪邁粗獷風情,痛快啊!而且所費不多,最能深度享受日本人的庶民之味。

       

不過遇到喝到茫又愛囉唆的酒客,可得當心萬一發起酒瘋來,被打被敲掛了彩划不來,最好先退避三舍為宜。還好我遇過的醉漢不打人,卻會死命摟著我肩膀,哇啦哇啦吐出一堆真假莫辨的怪言怪語;只是光聞這傢伙嘴巴裡散發出的煙酒臭加胃酸等五味雜陳,我看很多人恐怕難以消受。

       

最有趣的一次,是遇到個「油臉漢」,一身粗壯黝黑,看來就知道吃過不少苦頭。他一坐下,才不管我要不要聽,話匣子一打開就不打算關---從他當工地工人被卡車輾過、被高壓電電過開始(還秀出手臂讓我看看被電過皮開肉綻的恐怖痕跡,差點讓我吐出來!),一路講到老婆在他二十一歲就讓他戴「綠帽子」、兒子搞大女友肚子回來要錢辦婚禮;他在外頭有女人,又偷偷幫自己兒子添了個弟弟......,高潮迭起,簡直可以寫劇本了!然後又不經過我同意,主動幫我叫了一堆食物、啤酒。我還以為這傢伙想趁機撈本揩油叫人請客,沒想到他一口也沒吃沒喝,全推到我桌上說要請我,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,這個和我年紀差不多的中年壯漢,早就搖搖晃晃到櫃臺去買單,再跌跌撞撞地回來,說要謝謝我願意聽他講「心底話」。末了,硬要我給他一張名片,我可沒答應,他就硬從我上衣口袋撈出一張「吉野家定食兌換券」,認真看了又看、瞪了又瞪,說我名片上印的照片,怎麼長得本人差這麼多(當然多!難道我長得像定食嗎?喔,不,照片上那碗白飯倒是像我的額頭),最後,看著這酒客像個「反抗地心引力」的「太空人」,笑容可掬地揮手向我道別,歪歪斜斜走出攤子,消失在道路盡頭。

       

我很「幸運」,每次到這種燒烤店,幾乎都能碰到「酒後吐真言」的醉客,拿著啤酒杯不請自來,坐下就自言自語---講得高興,就哈哈大笑;講到傷心處,就痛哭失聲。很多日本朋友說,他們非常不喜歡遇到這類傢伙,光聽顛三倒四又囉唆的話實在夠煩,有時還不准人家離開、不准插嘴,一定得聽他講完才行,恐怖至極。我呢,倒是沒這麼排拒,有時靜靜聽完這些醉客的話,反而更能深入探究這些陌生人的心靈深處,那種鬱積在內心多時、無處釋放的悶與憂;這些已經喝到茫的人,也因為竟能覓得肯聽他說話的「知音」高興不已,於是講得就更帶勁了。

 

還有一點,本人日語雖然很菜很破,聽力又不好,但這不是重點,重點是你要盡情在我面前哇啦哇啦唱獨腳戲、說個不停都沒關係,我只管點頭就好,徹底打破語言隔閡,毫無障礙。

 

你可能不喜歡遇到這種醉客,但只要不是「趁火打劫型」或「翻桌暴力型」的爛傢伙,單純想找人吐露心事的,我倒很能接受。特別是吃著庶民美食,聽著對方講述生活中各式各樣喜怒哀樂,那種五味雜陳,經常靈感乍現,讓這款庶民之味更加有味,等於是上了一堂人生哲學,比店裡播放的「昭和抖音演歌」還精彩好聽耶!

       

其實啊,我的重點應該是介紹店內美食才對,然而看到酒客百態,呈現出「一樣米養百樣人」的絕佳風情,菜好不好吃已經不是重點,最重要的是觀察日本人那種不同平常的真性情,體會日本社會另類縮影,那才有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

這種「日本庶民之味」我喜歡,難怪一堆朋友都笑我,晚宴請我到大飯店吃高級法式料理都不肯,卻老愛跑來蹲燒烤店或窩在居酒屋,還真是個「怪咖」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其錚喵喵 的頭像
張其錚喵喵

張其錚的喵窩部落格

張其錚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