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34  

曾經有段時間,有座大型宮廟因為舉行講經,原排定每日都有的信徒「收驚」活動,延後將近一小時才開始,但排隊隊伍已經綿延到不曉得哪兒才盡頭,簡直到人群都要「溢出來」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

「收驚」未必是真的有「驚」才來「收」,其實也是一種保平安方式;我和妻子很久沒來了,於是趁著休假前往,依序排隊等候,順便聽聽講經內容。排在我們前頭的是個歐巴桑,大概聽著講經聽到很不耐煩,於是先行離開隊伍,不知往哪趴趴走去也,數十分鐘不見她出現。不過就在講經結束後,很快看著她「自然」出現,並且「自動」回來插隊。

       

當隊伍中有人覺得奇怪時,她望著所有對她的「關愛眼神」,振振有詞回應,她剛才就排在這兒,只是去上個洗手間罷了(上了快一小時?真可憐啊!便秘嗎?)。

        

看她年紀半大不小,雖然還沒到用「老」來形容,但總比我年紀稍長,該稱「大姐」了,況且她原先的確是排在我們前面,心想就別太計較、給個方便吧;一旁年紀更大的白髮老先生也覺得,明知這位歐巴桑原本脫離隊伍,早已喪失排隊資格,姑且信其難免不便、「真的」去上廁所,所以願意讓她回到隊伍中。其他排隊者看到我們鄰近的人沒抗議,很快就移開眼神,耐著性子繼續排。

       

這位歐巴桑站好定位,手機一按,開始大聲講電話。我因為在掏筆記簿寫些靈感,並未注意,等到妻子拉我衣角,並與歐巴桑起爭執時,這才回過神來。

       

原來,歐巴桑打電話叫後頭尚未前來的家人,待會進來後,記得跟他站在一塊兒等「收驚」,這就讓妻子感到不對勁了。

       

「這位阿桑,」妻子說,「讓您回來排這裡,是給您方便,怎麼可以又叫來其他家人跟您一起排?」

       

「不行嗎?」歐巴桑再度張開「防禦網」,臉色臭不可聞,「我本來就排這裡,不能叫家人跟我一起排嗎?誰人規定?」

       

一旁老先生也覺得不妥,「妳本來就應該重新排隊,這小姐沒講錯,讓妳回來排已經給妳方便;照規矩,其他家人要來,應該請他排在後頭,不能再插隊了,妳不能說........。」

       

但歐巴桑的邏輯認為:「既然」都排了,自己家人「沒理由」不能跟她站在一塊;「既然」都是「一起的」,旁邊人叫什麼叫?還敢說我「插隊」?哼!

       

不久後,她年輕的兒子趕來,歐巴桑趕緊招手要他進來插隊,這下引發妻子不悅,連帶也讓老先生和其他人感到不滿,認為這樣實在很誇張........。她兒子似乎很「自然」地穿越隊伍,想跟她老媽站在一塊兒,想必這種教育邏輯已經根深柢固,所以也不怎麼在乎那些久候多時的旁人怎麼看。

       

妻子無法接受這款邏輯,開始跟歐巴桑講道理,老先生更勸這位年輕人要照規矩,請他從隊伍尾巴開始排,搞得歐巴桑惱羞成怒,開始大聲爭辯。不過,當她兒子發現後頭站著我這款「鬼見愁」的黑道兇臉,正在直視惡瞪他時,嚇了一大跳,悶不吭聲地乖乖低頭,離開隊伍前往後頭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

歐巴桑寡不敵眾,極為不爽,認為你們這群人是在「」啥?火力全開劈頭叫罵。妻子回應聲音也逐漸變大,被我擋下,覺得在這種莊嚴場合不宜這麼做,然而歐巴桑這種觀念的確很糟,不想想守規矩辛苦排隊的其他人。廟方人員聞訊趕來,我示意沒事沒事,自己處理即可。

       

「這位大姊」,我問她,「如果站在您前頭的,也打電話叫十個親人來跟他排在一起,耽擱您時間,您同意嗎?」

       

她顯然在閃躲我的問題,只是一再辯駁,認為這又沒什麼大不了的,而且她兒子「只是」幫她把五、六個孫子孫女的衣服帶來,給效勞生「收驚」(媽啊!還五、六個喔?),他兒子沒有要「收」,跟她站在一起有何不對?妨礙了誰?跟你們這些無理的人怎麼講有什麼用?又........。

       

是喔?您兒子沒有要「收驚」?那他吃飽太閒、排在隊伍最後頭是幹嘛?莫非像「代客趴車」一樣「代客排隊」不成?

       

觀察她一臉憤怒,嘴巴翹起可吊起至少三斤豬肉,有些滑稽。我想,在神明面前,自己總不好也跟著耍笨激動吧?於是告訴妻子,還是心平氣和比較好。

       

不久,即將開始辦理個別「收驚」儀式。廟方人員過來,要求排隊信眾由原先一長排,改為兩個兩個一起排,這樣可以縮短排隊長度。

       

這個歐巴桑相當「聰明」。當發現她排的那一列隊伍,前面「收」得比另一列速度慢時,佯裝探頭看前面動靜,然後又相當「自然」地移到另一列偷偷插入,正好插排在我和老先生面前,活像隻鑽洞老鼠耶,這有趣。

       

老先生搖搖頭苦笑,轉頭對著我,手指著那位「聰明」的歐巴桑,覺得很不可思議。我回答,這種人多得是啦,況且自私觀念與錯誤行為,早就積非成是,任誰都沒辦法改變無理行為;值得探究玩味的是,像這種例子,她可以這樣對別人,但別人不能對她這樣,否則就翻臉,心態上相當奇特

       

歐巴桑一臉得意,根本沒把旁人皺眉眼神放在心上。不過在繼續等待過程中,她馬上又覺得不耐煩了,回頭想偷聽老先生跟我對話,到底有沒有罵她。倒是老先生看到我妻子排在另一列,落後我們這一列有段距離,問我何不請妻子過來,跟我一起排呢?

       

我大聲地回答:「不不不,規矩就是規矩,我太太排在那兒,我排這裡,規矩怎麼訂我們就怎麼遵守,不可以亂插隊;而且神明不是要我們重道德、守秩序嗎?不守規矩、到處亂插隊,您想,神明怎麼會保佑呢?」

       

那位歐巴桑一聽,癟著嘴不敢多說,臭著臉、自討沒趣地轉回頭去,老先生則望著我,意味深長地笑笑;一瞬間馬上恍然大悟,原來這是老先生「故意作球」讓我「殺」的妙招,雖然沒事先套好,效果還不錯,最後彼此再相視一笑,旁人也樂得點頭,顯然大家都很有默契。

       

在台灣,很多人排隊習慣是很惡劣的。像是「一人得道,呼朋引伴」(如上述那種行為),要不然「阿飄還原,據地為王」(明明離開隊伍又回來硬蹭硬擠),或者故意上前聊天,到最後「自然」地插入隊伍,達到插隊目的(年輕人常用這招);對這些行為,社會應該要有個共識,或者有權宜、解決措施(例如發號碼牌),以避免產生糾紛才對。

        

不過就我而言,倒有個例外:如果對方是行動不便的老人家,我反而會主動禮讓。畢竟要老人家排隊久候是種折磨,若是能讓他們早點完成,減輕點痛苦或不便,年輕人就不要太堅持了。妻子雖然同意我的看法,可是她也認為,最重要還是看「態度」吧,碰到霸道不講理的老人家,她抵死也不讓,總要有個規矩原則。

       

耽擱不少時間,總算完成「收驚」。回程搭車路上,我望著窗外冥想,一方面感嘆這社會不講理之人何其多,再者聯想到自己長相兇惡,其貌不揚,有時還蠻自卑的;然而遇到「該出頭」的場合,這款「鬼煞臉蛋」似乎又挺好用的,特別是板起臉來,連自己看了都怕!哈哈,還是要慶幸父母親生給我這種「臉色」,該知足啦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其錚喵喵 的頭像
張其錚喵喵

張其錚的喵窩部落格

張其錚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