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34  

在只有「貴森森」北高航線、沒有高鐵的時代,連搭個台鐵自強號往來南北,都覺得心疼而花不下手,所以當年由台北返鄉回南部屏東,最經濟的選擇,就是國道客運夜車,特別是台汽客運(現今國光客運)的「國光號」灰狗巴士,既便宜又安全,成為首選。不過剛開始時,身處夜闌人靜氣氛下等車,總覺得不太習慣,但隨著搭乘次數多,也就不算什麼了;反正上車睡它一覺,天亮時照樣精神奕奕地返回辦公室,或者到家開始處理一堆雜事,總之年輕時代體力好,根本難不倒。

 

那時從屏東往返台北客運班車比較少,又沒有網路訂位,買預售票必須提前排隊,往往臨時想回台北,發現台汽屏東車站沒票了,只好趕搭末班台鐵普通車到高雄去,在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客運車站裡,機會比較多些。當時的高雄台汽東站,一到半夜四周商店全打烊,等車挺無聊的,半夜又坐不太住,總會起身東晃晃西看看,就正好看到一對美國中年夫婦,挺顯眼的。他們揹著大背包,手拿地圖,看起來像迷路,語言又不通,抓了人指著地圖問東問西,但所有被問到的民眾,都搖搖手或搖搖頭,可能是不懂該怎麼用英語回答吧。

 

後來有個中年歐巴桑跟我說,他們這一對美國夫婦,是要去墾丁啦!但末班車都開走不知道多久了,他們起碼要等到早上六點,才會有車從這裡出發,但是,在場的沒人會講英語,誰來跟他們解釋啊?

 

我還來不及上前協助,就看到這一對夫婦問到幾個正在抽菸的計程車司機,一講到「墾丁」兩字,有個看來小頭銳面的運將,馬上用那個只會「耶耶耶」的破爛英文加比手劃腳,跟他們說「有啦!有啦!一人四百塊,載你們去墾丁」。

 

另一位計程車司機看著這個運將同業,搖搖頭說:「噯!你不是已經攬到兩個要去台東的客人嗎,去墾丁又不順路。」

 

這個運將腳踏「三七步」,菸屁股一丟,一臉屌兒啷噹地回罵:

 

「X你娘!這兩個『阿兜啊』(指美國人)哪分得清東西南北、哪裡是墾丁啊?車開到楓港就把他們倆丟下來,說這裡是墾丁就好了啊!反正墾丁有海,楓港照樣看得到海啦!我錢收了就繼續跑台東,誰人還管他這兩個蠢蛋咧!X!」

 

我一聽,馬上怒火中燒!可恨啊!怎麼會有這款敗類,竟敢欺騙外國觀光客!但這一對美國夫婦聽不懂閩南語,顯然不明就裡,被這個運將半推半拉地,就準備要推上計程車去,跟著其他兩位乘客一起離開高雄東站。

 

這種情況我看不下去,雞婆本性就顯現出來了。於是我用英文高呼,請這兩位外國朋友等一等。

 

這對夫婦聽到有人說英語,馬上回頭看,我立刻上前,趕緊解釋要他們千萬別上車,因為他們到了路程一半,可能就被丟下來!於是,這兩位外國朋友連聲道謝,很機警地折回,不走了;反倒是這個運將萬分不爽,上前來咄咄逼人,用手指戳我胸膛,狠狠質問:

 

「你衝啥小?X你老母咧!你英文很溜是嗎?那你跟他們講啥小?講啥小?」

 

我瞪著他,告訴這個面目可憎的運將,你怎麼可以隨便欺騙客人?人家高高興興來台灣旅行,遇到你這款惡司機,三更半夜人生地不熟,準備丟下人就跑,這樣對嗎?況且車上已經有兩個要去台東的客人,你再同時攬到要去墾丁的客人,有可能先從高雄把車開到墾丁,再從墾丁折回楓港,再從楓港轉往台東去嗎?光是楓港到墾丁來回就有數十公里遠,油錢耗這麼多,根本就不可能這樣做嘛!

 

「不可能又怎樣?也是我家的事,我就是要這樣騙,X!要你管!」他抓起我的衣領,準備要大幹一架,我也不甘示弱,瞪著他說,他敢動我試試看。

 

在場的人,沒人敢上前勸阻,客運站內的工作人員也不知從何幫起,大家都很緊張,就等著看我被揍……或者換我揍他。

 

結果那對美國夫婦,是那位身材壯碩的先生,主動上前架開。運將氣憤地甩開我的衣領,在我和這位美國先生面前吐了一口檳榔汁後悻悻離去,態度極端惡劣,嘴巴還不乾不淨;不過接下來他虧得更大,因為在他車上原來有兩個要去台東的客人,看到這種場景,也都下車說不坐了!畢竟與其坐這種半途也可能有被「放鴿子」風險的計程車,還不如捱個幾小時,寧可等天亮後,搭第一班車到台東去。

 

到手生意全都飛了,這個運將更加火大,再度回過頭來準備向我「索賠」他的損失,還夥同幾個在車站門口攬客的同業(看來應該是「同夥野雞」,全都無牌的),幾個人就圍上來!我坦承當時被嚇到腦子一片空白,根本無暇思考是該跑呢,還是留下來挨揍?幸好,老天爺憐憫我,就在此時,員警剛好巡邏經過,馬上下車盤查(謝天謝地啊!),否則晚個半分鐘,這回我不被打成「腦死」,至少也是「腦殘」起跳!老實說,這幾個運將蠻「粗勇」的,我自認打不過,就連「一對一釘孤枝」都很勉強。

 

這些計程車司機被盤查、警告後,一臉不屑,蹲在角落,繼續抽他們的菸順便惡瞪我兩眼。幸運脫身的我,還是特別叮嚀員警,最好幫我反映一下,別讓素行不良的計程車司機排班或入內攬客,很可能傷害我們國家形象。當準備搭車北上前,我順道提醒這兩位遠道而來的外國朋友,咱們中華民國雖然治安良好,但最好還是注意自身安全,並且建議他們可以在車站內稍事休息,等早上第一班往墾丁的客運班車;或許到車站附近旅館睡個好覺、養足精神,也是不錯選擇。這對夫婦說,他們第一次來台灣,雖然好好玩,不過一路上遇到不少驚險事,玄妙的是,總在危急一刻,會有善良的台灣人出來幫忙,讓他們覺得很幸運;說著說著,他們認為住旅館太貴了,所以還是決定留在車站裡頭打個盹,等早班車再出發,克難一點沒關係,反正是「背包族自助遊」,就不必太拘泥了。

 

我趕緊用紙筆幫他們做了幾個中英對照的小紙牌,以便指引買票或問路,這對夫婦則是報以友善而感激的眼神,緊緊握著我的手送我上車,站務員還隔著車窗,朝著我比出大拇指,大概是覺得我快要被揍居然沒逃跑,算超級「帶種」吧?

 

經歷過這次的事,我心中感觸很深。我真的不敢相信,有人做生意竟然會做到如此惡質!特別是針對一句國語都不會講的外國朋友,也敢這樣欺騙、動粗,像話嗎?這件事讓我有好長一段時間拒搭小黃,光是刻板印象便覺得惡劣透頂!但幾十年過去之後,直到最近偶爾三更半夜搭夜車時,看到車站旁的計程車司機,都穿起白襯衫、黑背心、儀容整潔地客氣攬客,素質已經有明顯提升,便感無限欣慰,也讓原本存在於內心的負面印象,痕跡逐漸褪去。  

 

只是,至今腦海中仍常回想著當時可怕場景,尤其運將那張兇殘嘴臉,和流氓惡霸並無二致,令人心驚;也為年輕時「行俠仗義」的自己捏把冷汗,居然沒死沒殘還真命大啊!妻子屢次拜託要我收斂脾氣、保重自己,可別什麼事情都要強出頭,搞不好正義還未爭取到、英雄還沒當成,就已經躺在路邊、血流成河,還要害得家人幫忙收屍!划算嗎?

 

老婆大人的話當然要聽,再加上年紀漸長,體能不若年輕時,所以現在對於社會上一些「看不慣」的行為,忍著不自己動手處理,直接報警或通知相關單位比較安全。只是我發現越來越多人,一遇到他人碰上突發狀況,竟然選擇冷眼旁觀、低頭繼續滑手機,或乾脆偷偷拍攝畫面然後上網「爆料」,對這類心態實在難以理解;然而進一步觀察,當冷漠、劃清界線逐漸被「視為當然」時,更叫人不寒而慄啊!

 

唉,台灣最美的風景還是「人」嗎?我真的很懷疑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其錚喵喵 的頭像
張其錚喵喵

張其錚的喵窩部落格

張其錚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