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34  

      我家住老舊公寓,一層一戶,雖然有電梯最高可抵達七樓,但數十年的老房子,沒有管理員守護,當年看來挺時髦摩登,如今顯得老態,只是還沒到「送終」、需要考慮都更的地步。

 

      好些年前的某天,通常都晚上九點多才回家的我,很難得提前下班回家,雖說如此,仍已接近傍晚,快到華燈初上的時刻。而妻子那時每天回娘家照顧岳父母,常拖到晚上八、九點才返家,再急急忙忙準備晚餐等我一起吃,所以整天大多是沒人在家的。話說剛走到我家樓下公共區域大門口,只見旁邊蹲個抽菸的陌生中年男子,年紀應該比我小吧,長長的一張馬臉,不怎麼胖,背個小包,見我掏出鑰匙,馬上拍拍屁股站了起來,看來很自然地想要跟著我進大門。

 

      我沒見過這傢伙,打量一眼,正準備開口,他馬上像是先發制人的立即回應:

 

      「歹勢喔,我剛搬來,忘了帶鑰匙,你幾樓的啊?

 

      不知為何,直覺告訴我,陌生人會先問這句「你幾樓的」就令我起疑(我幹嘛告訴你?查戶口嗎?)。我不回答,趕緊把鑰匙放回口袋裡,僵持站著,所以兩個人都還在門外。

 

      「啊!」他對於進不了公共大門顯然覺得有些「可惜」,但立刻堆起笑臉,向我解釋:

 

      「請不要誤會,我是五樓,新搬來的啦!就是忘了帶鑰匙而已啦,本來想按電鈴請別的樓層幫忙打開的說。」

 

      啥?你五樓?那我也住五樓,更是戶長,請問我何時多出個「新屋主」還是「房客」咧?

 

      還好內心對白沒脫口而出,但讓我下意識戒心更重。在那一瞬間,乾脆將計就計,還是把大門打開,讓他進門,另一隻手則掏出手機(那時候沒有智慧型手機,Nokia黑白螢幕算是普遍款),態度自然地按下「快速鍵」,再將電話撥出,直通給不遠處派出所、某位認識不久的年輕員警。因為就在兩個月前,他前往轄區內家戶訪查,特別認真叮嚀住戶們務必注意竊盜,我覺得跟這位「波麗士大人」蠻投緣的,彼此也很難得互抄手機號碼留下資料。

 

      這個陌生人在我前頭,我跟在後,一起搭上電梯。他顯然有些緊張,但又裝著一臉和善,迅速按下「5」,回頭問我要去幾樓,想幫我按樓層鈕。我故意不動聲色,一手握著手機貼緊耳朵,瞄了按鍵一眼,另一手不假思索按下「4」,只聽到他一聲「呼……..」的喘大氣聲音,我猜他大概在想「還好沒有穿幫」吧。

 

      電梯門還未闔上,我的手機接通了,不等那位警察「喂」,我趕緊劈頭用連珠砲口氣說:「瓦斯公司嗎?我家瓦斯管好像有些漏了,從昨天漏到現在可能還在漏,打了幾次給你們都沒來,可不可以現在派個誰趕過快來看看?我可以等。」

 

      「瓦斯管?張先生你是不是打錯………?」在電話那頭,警察看著我的來電顯示,本來一頭霧水,但突然聽到我和那位陌生人對話,直覺相當靈敏,開始沉默不語,很仔細地聆聽。

 

      「你什麼時候搬來五樓的啊?」我把手機放下,但仍握著手機,一字一句詢問對方,「這幾天沒看到有搬家公司來啊!」

 

      「有啊有啊!」對方開始有些不自在,「就…..就…..就有啦,你沒看到而已。」

 

      「我們鄰居也沒聽說五樓要搬走耶,怎麼這麼快就換人了?」

 

      「啊就是因為他們要搬到國外去了,急著要賣,所以我就買了。」

 

      「是喔?哇,怎麼這麼快呢?」我裝作一臉疑惑,盯著這個傢伙看。

 

      真是屁咧!我都不曉得我要「搬到國外去」,你這傢伙居然會曉得?你是通靈師還是先知啊?

 

      電梯到了四樓,我先出來,跟他禮貌性的點個頭。等電梯門一關上,我馬上轉頭,輕聲輕腳地走旁邊樓梯,慢慢地下樓,才剛走到樓下大門口,哈!不出所料,那位警察感覺不對,已經在大門外準備按電鈴,我趕緊從裡頭把大門解鎖打開。

 

      當然,接下來劇情不用問了,來個甕中捉鱉,查出這陌生傢伙背包裡全是「吃飯傢伙」,所帶的「雞絲」包括起子、鑽頭、小扳手一應俱全,更何況我家樓層大門鎖孔有初步被敲擊痕跡,還好沒繼續敲下去,否則找人來修,又是一大筆費用。

 

      倒是後來有次在派出所前遇到那位警察,寒暄過程中聊到這件事,他提醒我,這竊賊已經觀察我們這一帶、包括這棟樓很久了,也注意到我家晚間燈亮時間很固定,藉此推斷何時屬於「真空狀態」,闖空門並不困難;況且,只要有其他鄰居打開樓下大門進出,他僅需含糊解釋一下,要進來非常容易,只剩進門後撬開人家住戶門鎖這件事而已。因此,這也讓我警覺到,必須更重視居家防護的細節問題,所以特別張貼公告,請鄰居們小心,可別讓不認識的人輕易進出;另外,我們也調整作息時間、增添防盜設備,甚至外出時,讓家中留下一盞亮燈,以減少竊盜發生機率。

 

      近距離與歹徒互動過程,至今想起雖然沒什麼怕,只是納悶這些傢伙,有腦袋光想著如何犯罪,怎麼沒智慧去多唸點書、力求上進?搞不好以後成就更大呢。朋友聽了大笑,覺得像我們這種「古墓派」思維,早在這社會成了「瀕臨絕種動物」,畢竟這世界混亂已久,是非顛倒,僅能自求多福,想想就覺得真悲哀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其錚喵喵 的頭像
張其錚喵喵

張其錚的喵窩部落格

張其錚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