讓格主說幾句!
各位格友,歡迎前來「張其錚的喵窩部落格」。這個部落格從民國95年2月起,於雅虎奇摩開始經營,到落腳痞客邦至今已超過12年時間,始終默默耕耘,堅持原創,將人生中喜怒哀樂忠實傳遞。每一位訪客,如果您喜愛這裡,或者有任何意見,都歡迎隨時留言,謹此萬分感謝支持與愛護。

123  

 

我親愛的學生們:

 

      很抱歉,在你們唸書和打工的忙碌生活中,寫給你們這封超過七千字長信。你們不見得要一次讀完,或根本不想看,我也奈何不了你;不過仍希望你能夠看下去,除了理解老師想法,也盼能有機會相互溝通。

 

      那天上課前,老師按捺住即將爆發的脾氣,鎮靜而清楚地告訴你們,無論你看到哪位老師,也不管你內心多討厭他,還是很想把他拖出去扁一頓,「打招呼」這種為人處事最基本的禮教,永遠是你說什麼都不能變的內在涵養。可是,不知從何時開始,進教室看到老師,大家「習慣」視而不見,像是把老師當死人大體或空氣般看待,走過去可能還嫌礙眼,要不然聽著耳機、低頭專心盯著手機螢幕,不管出自無心或故意,反正就這樣「混」了過去。

 

      聽說你們對待所有老師都差不多都是這樣,這令我感到驚訝。

 

      另一件事,則是接老師遞給你紙張、講義、物品時,我看到不少同學,你們只用一隻手去接,眼睛更不看著老師,好像理所當然,甚至渾然不覺「這有什麼不對」;我擔心你們當中有許多同學,可能罹患「肢體不協調麻痺症」(老師自創病名),只會使用一隻手。然而注意到你們打手遊、使用手機傳遞LINE訊息時,兩手卻靈活得很,其肢體協調熟練程度,簡直令人瞠目結舌,根本未見病況,可見我以為你們「罹病」的憂慮,完全是瞎操心,根本正常得很。

 

既然如此,打個招呼、用兩隻手接過師長給你的東西,展現最基本禮節,這種做人道理有這麼難「執行」乎?別跟老師說「忘了」。我剛才說過,這是到唸大學時期、連提醒都不必提醒的內在涵養,怎能「說忘就忘」?

 

      再說到文字溝通吧。你們有時候會寫e-mail或發簡訊,跟老師詢問或討論事項;放心,老師不會要求你們,必須用公文格式畢恭畢敬、誠惶誠恐地「敬呈」。只是,如果你寫「我是你X年X班的同學」,那麼我必須要提醒:首先,我不是你的「同學」,輩份上完全不對,你把我「叫小了」,讓我青春一下感覺雖好,無奈的是這又是個失禮!其次,對師長用「」這個字眼,那可就更大大失禮囉!用「」才是正確答案,難道「再次忘了」嗎?或者過去你從小到大的老師,都沒教過你這個基本用法?至於某些網路鄉民揶揄「對老師用字旁的字稱呼已經夠客氣」的謬論,我只能勸你:你要是高度認同牛鬼蛇神、荒誕不經的狂言洗腦,其實不用唸大學,這樣耗下去不過在浪費你的時間、你的生命,反正你的格調就此定型,不須為這張文憑如此麻煩費心。

 

      關於課堂上禮節的問題,那真的怎麼「盤點」也數不完。身為同屬傳播教育界的一員,老師曾詢問對岸某名校來台訪問的教授,學生上課遲到進教室,你們是否有任何規定或特定處置方式?教授說他自己是「沒有」,他也不在意,只是學生會自動而恭敬地站在門外,向老師鞠躬致歉,然後弓著身子,以最不打擾上課的速度趕緊入座,有可能被同學惡瞪;他倒是聽過有比較凶悍的老師,對於遲到學生,就罰他們站在走廊上聽課,或蹲坐在講台下,讓同學看著你的醜樣子。

 

      這位教授反問老師「那你課堂上學生如果遲到呢?」我則是大笑回應,這年頭台灣學生比老師還「大尾」,遲到進教室像「王爺出巡繞境」,一臉理直氣壯還視為當然,就算在教室行走過程中,有時碰到同學手肘,或者觸及桌椅發出聲響,當事者會覺得不好意思嗎?不會!或許還抱怨學校課桌椅老舊,也可能覺得老師多說他幾句,實在有夠超級囉嗦!反正說來說去,就是自己不覺得有何不妥,錯全都不在自己,老師不過在吹毛求疵罷了。

 

      這番話聽得對岸教授頻頻搖頭,直呼不可思議。常遲到的學生,在他們大學課堂裡頭,經常會被同儕糾正,甚至可能被唾棄!他們高度自制與自律,比起台灣學生來說,紀律層次要高出許多。如果你覺得這是「高壓統治下的順民」,或者譏諷「蠢蛋白痴不會爭民主」,那請容老師告訴你,這無關高壓統治,也不是蠢蛋白痴。

 

      重點在於:有問題的可能是你,不在於對岸學生。

 

      那位教授還追問,據他觀察,為何有台灣的老師在講課,台下學生卻自由地聊天、飲食、玩手機、趴睡,或者拿著其他書本看得津津有味?這個問題讓老師覺得尷尬,更感難過。我知道倘若繼續講下去,恐怕有損咱們台灣學生形象,也就快速打哈哈蒙混過去了。

 

      你們常把這種現象,「歸咎」是因為「老師不會教」、「教得不精彩」,所以怎麼能怪學生不想聽?我想回應的是:如果老師教學不夠精彩,當然要檢討!而且還要從頭到尾重新檢視。但學生認真聽課,那不是你的責任嗎?學生遵守課堂該有秩序,不是你的義務嗎?怎麼不見檢討咧?你要是認為這都不是你該遵守、該負責的,那麼我依然老話一句:就別唸大學吧!它既折損你的青春,又浪費你的生命。

 

      不過,先請你放心,寫了以上這些可能讓你覺得很「五四三」的「垃圾」,老師不會就此找特定學生「開刀」,我沒這麼閒工夫,更不會搬出孔孟學說,或者古籍詩詞來教訓人,畢竟這年頭沒有多少小朋友看得懂這些經典,賣弄文采到最後也是白寫,還要被狂酸個幾回。

 

老師倒是有些感觸。最基本的禮教,根本不需要拿出來一談再提,那應該是你從小到大「內化」的必備基礎,哪輪得到老師再三耳提面命?曾幾何時,如果連這個都要拿出來提醒你,那問題可就嚴重了。

 

你們這一代很幸福,卻也很不幸,矛盾得很。幸運的是,所謂具備「新觀念」的大人們,從國外多唸了幾年書,帶回並灌輸給你們許多關於「自由」、「人權」、「民主」思潮,付諸於行動,啟迪你們內在視野,懂得如何維護自我權益,這並沒什麼不對;不幸的是,教了太多有關如何保障你們的「權利」,但也該同步教你們的「義務」觀念,由於為政者討好,加上有人刻意嚴重扭曲民主社會應有素養,避而不談,使得「義務」觀念越來越薄弱,所醞釀出的放肆及失衡,導致整個社會秩序、是非、邏輯失控大亂。至於校園內教室裡上課「光景」,老師也就毋須贅言,你比我更瞭解怎麼回事,只是不堪多談,真的不堪。

 

假設你們對基本禮教不重視,老師很難相信,你們哪天出了校園到傳播業界,或者到其他領域職場,還能夠用這種「忘了」禮節的態度,在職場上和諧互動、通達八方。好吧,也許你要繼續升學,或到國外留學、遊學,欠缺基本禮教,恐怕讓你原本不會發生的困擾與挫折四處叢生;你的人生路上,原本寬廣平坦大道,卻莫名其妙橫生枝節,變成一條崎嶇難行的懸崖險路!

 

然而你卻永遠無法理解,為何大家要跟你作對?甚至就是看你不順眼!你感受職場人際障礙,自覺深受霸凌,說穿了,問題可能肇因於你從不重視這個小小細節,導致往後衍生出烽火連天的大麻煩。

 

這讓我想起自己。和你一樣,我只不過就是比你早了幾十年當學生而已,不足掛齒,但可能和你不一樣的,在於年輕時自以為「天下該以我為中心」,傲氣十足,以霸氣取代禮教,更有過目中無人、頂撞師長、就是愛作對的惡劣記錄!等到年歲稍長,在歷經校園、職場上被轟被磨,弄得遍體鱗傷、挫折疲累之後,才領悟自己大錯,方知有多麼愚昧。不過,因個性剛硬使然,始終不願面對,不肯認錯,最後被整個團體排擠丟棄時,才懂得痛下決心,歸零從頭開始,做個全新自律的「新人」。

 

這一步步路走來辛酸,挫敗心境不為外人所知,你是否想嘗試跟我走相同的路?我勸你最好不要,那太殘忍了!或許你對唸書真的沒什麼興趣,也可能只是為了那張文憑,不得不忍氣吞聲。無論你是怎麼想的,老師倒認為學業成績在其次,但守法重德、崇尚禮教,那才是在校該學的重要精髓,禮教更是最基本內化涵養。當然,某些網路鄉民可能會痛批,這些「過時」觀念簡直是「迂腐八股的黨國思想」,早該丟進歷史焚化爐去了!然而我要特別提醒你,許多科技、許多新時尚,真的很快就會被淘汰,可是老師說的這些,它是普世價值,永遠不會過時,且在當前亂世當中,更能顯現一個人難得珍貴的獨特價值。

 

沒關係,你大可嗤之以鼻,不予採信。很多事情總要你跌跌撞撞個好些年,才會看出你這個「迂腐八股」的老師,講得到底是句句實言,或者打誑語誆哄。

 

話說回來,我只是個小小的兼任老師,下了課走人,你們好或不好,成就高與不高,通常極少與我有何連結;再者,一堂課鐘點費,絕對不是你們許多人所想像那般「天價」。師母常嘲笑老師是「速食店高級工讀生」,你可能也會質疑:既然兼任老師待遇如此「做信用的」,幹嘛來教呢?是為了名聲嗎?我倒是哈哈大笑。請問你們看過我因為擔綱兼任老師,名聲就會變得「有多崇高」嗎?當然沒有。只求沒被學生轟到臭頭就算不錯啦!

 

老實跟你保證,絕大多數不論是專任或兼任老師,都是真誠堅守教育崗位,不離不棄。你或許在網路上看過,有老師感嘆「管別人家小孩有個屁用?」、「多管閒事幹嘛?」,反正認真教學或鬼混度日,還不是領一樣薪俸,既然如此,討好放縱不就皆大歡喜?毋須白費力氣,只求學生期末給的評鑑成績不要太差就好。但請相信我,教育是良心事業,我承認這種現象不是沒有,但仍屬極少數,請勿一竿子打翻一條船。

 

老師有自己本業工作,除此之外,多花點時間寫寫劇本,價碼絕對是在校鐘點費的N倍以上,或者幫人家寫個企劃案,酬勞還更有看頭!所以,若要賺錢,何苦在學校受氣?況且講得更坦白些,我從不「討好」你們,更絕不使用這種招數,企圖讓老師期末評鑑成績好看一點。對你們,該要求的絕對要求,就算得罪你,老師也不能退讓;若願意鑽研問題、踴躍提問研究,我都樂於從旁協助。為的是什麼?不過就是「使命感」三字而已。

 

或許你們有同學會大笑---「那就不要有使命感呀!學校又不差你一個老師,幹嘛自討苦吃?」對啊,你講得沒錯。但老師無奈告訴你,我們電視產業有好多從業人員,都被挖到對岸效命去了,或對這個大環境挫折失望而離去、轉行、提前退休,也有高就至其他領域者,總之人才流失相當嚴重;對岸也有單位屢屢向我招手,認為我在香港、日本、新加坡媒體都待過,到哪兒從事媒體工作都不是難事。對啊!你一定會說,既然如此,那老師幹嘛不跳槽?我必須嚴肅解釋,關於跳槽這件事,始終讓我隱隱感覺不安,並不是怕對岸思想環境有多侷限,也從不擔心或許是個騙局,而是內心深深掛記:當這個產業成員逐漸流失之後---我們台灣未來的傳播環境、傳播教育,到底該怎麼辦?

 

我不是自命清高、自抬身價,倒是請你看看今天台灣傳媒環境:大製作古裝戲劇早已停擺許久、更難找到相關編劇高手,現以小成本格局的現代戲劇居多,然而觀眾支持度有限,連賣個海外版權都不太容易!螢幕多半充斥廉價談話節目、政論節目,加上流行翻攝網路、監視器、行車記錄器新聞,大家痛罵卻也看得津津有味,矛盾得很。如果今天我們光罵光批光轟,卻越來越少人堅守電視崗位,以及不從扎根、不從傳播基礎教育救起,帶進更合乎潮流的觀念技術,培植更多優秀後輩人才,與整頓紀律,以後只怕更向下沉淪,下墜速度更快。

 

基於這些憂慮及理由,我寧可繼續留在台灣堅守本業,也願意犧牲自己休假時間到校園教學,就算被傳播系學生抱怨幹譙、對嚴謹要求很不能適應,教學同樣不能打任何折扣!而導正基本禮教,就是其中一環。因為今天不要求,明天這個產業難有未來,畢竟環環相扣的連鎖效應太多了。

 

所謂禮教,不是只有打招呼、兩手接物、上課秩序、用字遣辭而已,準時當然也是,況且它更是傳播業界的天條!不管出席活動、交稿交件皆如此,所以看到遲到學生一臉蠻不在乎地走進教室,好像一副「我來上課已經很給面子」的模樣;要不然交個作業七拖八晚,明明遲交有錯在先,還要抱怨老師「威脅」扣分簡直囉嗦加無聊,看在眼裡,真是萬分痛心啊!

 

我寧可對你們嚴格,只要你們走出校門,個個都是文武兼備的好角色,走到哪兒皆打遍天下無敵手,那麼我讓你們恨一輩子都沒關係。

 

最近你們在網路上應該看過一篇報導,說到有個台灣年輕人赴日打工,捱不過辛苦的工作內容,還有老闆嚴苛要求,決定不幹了,卻竟然連封辭職信都不寫、連通電話都不聯絡,自以為不去工作就算「辭職」,且薪資分文未取已經「很給面子」!哇塞!這篇報導如果是真的,那麼這個大孩子恐怕還不曉得,後頭所可能牽連出複雜的連鎖效應;包括雇主擔心因失聯而產生的境管、安全責任問題,還有雇主本身受缺工、人事調度的影響損失,更甭提以後台灣青年到日本去打工,會帶給人家什麼樣惡劣的刻板印象。

 

請你們試想:今天若不先正視禮教,自由隨便、自以為是慣了,將來怎能進而嚴肅心境,靜下來嚴謹學習各種事物、面對各種挑戰?

 

就像有學生在背後痛罵老師,對於課堂禁用手機極不諒解。當然,有一部份是基於尊重著作權概念,嚴禁拍攝上課內容;但還有更大一個理由,是要考驗你自制能力。好多學生老早受「手機成癮」之苦,一天沒有手機就簡直活不下去!幸好這種「毒癮」可以很快戒掉,並不比戒菸難;若在兩個小時課程內,你能忍住不去使用手機,其實自制能力並不差,一步步控制、改善這種成癮症頭,予以克服,以後做什麼事情,應該難不倒你才對。

 

最後,分享一則老師在某企業擔任副總好友寄給我的面試個案。該公司半年多前,擬徵選開發部門新生代培訓主管,從眾多高手中,設下多道關卡,一路淘汰選出最後兩名進入決賽的菁英青年。由於實力不分上下,兩人都很優秀,實在難以抉擇,因此請他們在某星期一上午九點,開車到公司來接受最後面試,公司已經保留停車位給他們使用。

 

為什麼選星期一?為什麼要指定開車來考試?因為通常在這天,前往該公司的幹道馬路向來超級壅塞,也沒有大眾運輸工具經過大門口。高層固然想藉此考驗這兩位誰會遲到、誰會準時、如何應變,不過真正的戰場、好戲還在後頭。

 

編號一號的應徵者,是個留學歸國的高材生,海外相關經驗豐富;二號則是本地碩士,開發能力超強。兩位在面試當天,儘管都提早開車出門,卻都沒料到當地交通幹道還真是誇張壅塞!眼看距離面試時間已經非常緊迫,兩人車子湊巧同步開到公司停車場專用車道,但皆不認識彼此。一號的車突然從旁粗魯切入,差點擦撞二號的車,搶先進入停車車道,產生刺耳的煞車聲,戴著口罩的保全員,從關卡警衛室探出頭來看了看,質問怎麼回事。

 

一號應徵者沒向後頭車輛駕駛致歉,反倒是口氣急迫地告訴保全,他是來面試的,時間快到了,要他趕快放行;這個老保全員卻是不急不徐,慢慢地看著電腦螢幕的電子登記簿並核對證件,還打電話到部門去做確認。這位一號應徵者越等越不耐煩,開始急躁地催促保全員,要他快一點處理換證及指引停車事宜,「喂!懂嗎?我---就---快---遲---到---了!」然而保全員依然不為所動,按照自己的步調,讓一號應徵者氣急敗壞地再次大聲嗆他:「快一點好不好?你這樣耽誤人家時間很沒效率耶!幹保全哪像你這樣,一個月才拿多少錢還這麼跩!」保全員一聽可不高興了,跟這位應徵者起些微口角,不過還是幫他換好證件。只見一號應徵者快手搶過換證,加速馬力把車開進停車場,連謝都不謝一聲。

 

後頭二號應徵者儘管很有耐心地等,輪到他時,客氣地報知自己是來應徵,但仍然特別說明,由於被前頭那輛車耽誤到,所剩時間不多,拜託是否在核對與換證速度上,可以稍微加快些?因為他對園區環境並不是很熟悉。或許保全員剛才怒氣未消,冷冷瞪他一眼,悶不吭聲,沒有多加理會,依然不慌不忙地按自己步調處理;即使如此,這位二號應徵者還是很有耐性地等,並未大聲催促,神情仍顯鎮定,微笑以對。最後,保全員用猶有不悅的口氣,酷酷地對他說,不用看公司寄給他的面試地點指引資料啦,按照那種複雜動線,哼!等停好車位再找應徵試場,你絕對被打回票啦!告訴你個小訣竅:只要把車停在前方二十公尺右邊電梯口旁邊的六號停車位,然後搭電梯直達五樓,電梯門打開就是試場入口,根本花不了幾分鐘時間。

 

二號應徵者喜出望外,雙手領過換證,再三握手感謝保全員協助。他以為這麼大的企業園區,找到試場一定很不容易,沒想到就這麼簡單,趕上面試時間絕無問題,於是他更安心地把車開入場內,不慌不亂,按照指引,很快地將車停好,直接上樓。

 

最後兩人同步抵達,只差一分鐘就九點,還好都沒遲到。應徵者就座後,秘書室把內門打開,當主考官進場時,兩人都張大嘴巴,驚訝不已,原來主考官竟然是剛才那位穿著制服的保全員!但更驚訝的是---那位保全員把口罩卸下,經由介紹,兩人這才恍然大悟,原來是副總「客串」的!

 

當然,你不用猜也知道,誰獲得最後勝利。

 

老師這位副總好友說,本來要請我來「飾演」保全員角色,但看我已經夠忙,應該沒空演戲,只好自己親自下來考核,設定一些狀況來評斷。在設定這個角色之前,其實他思考很久,覺得這兩位固然都很優秀、各有特色,誰來都能為這個部門加分,那該怎麼評選呢?他陷入長考。不知為何,考核前一天是星期日,他突發奇想,下午執意到西門町,站在街角觀察來往的年輕人,發現到幾件事---不少這一代大孩子(不是全部,別誤會)都有些共同特徵,那就是欠缺禮節,也不太守規矩,所以闖紅燈、菸蒂亂丟、隨地吐痰、大聲喧嘩、滑手機滑到擋後人走路,根本不覺得有何不妥,加上不懂得「安靜」,脾氣很大,舉止行為極為毛躁浮動……。喔,對了,剛剛有個一手親暱摟抱女友的大男孩,邊走邊聊天聊到太High,動作稍大,把自己另一隻手上握的大杯珍奶,不慎全潑灑到地上,順帶將女友手上吃到一半的熱狗給「拍飛」了!

 

這位副總繼續觀察,這對情侶先是女的大聲嬌嗆「你怎麼搞的!」,男的趕緊賠不是,檢查她衣服有沒有被潑到,然後又摟著她折返重新再買。然而,灑了一地的珍奶,這對情侶根本不收拾,視而不見,當沒這回事就揚長而去,後頭的人不小心踩過,只能自認倒楣;接著你踩我踩,附近地板被搞得又黑又黏!兩個小時後,他回來再觀察時,年紀很大的白髮清潔員阿姨,正跪在地上低頭賣力清理,因為地板已經髒到逛街的人們全都得繞路啦!好心的大樓保全員還幫忙「指揮」,提醒大家可別踩到。

 

副總說,他頓時心中有了底,手機裡記下許多心得,知道該怎麼來考評最後兩位決選者,傍晚立刻交代秘書處理次日面試事宜與方式,最後果然選出最理想的儲備主管。至於這裡頭許多蘊藏的道理,相信聰明的你應該不難猜出。

 

談了這麼多,不曉得是否能夠帶給你一些啟發或思考?老師深知,要一下子完全改變,對你們而言非常困難,不能要求過多,只是,改變並不困難,關鍵僅在於「你要不要改變」而已。你若認同老師所言,建議你,就請一鼓作氣試著改變吧!我相信你願意學習改變,應該不會吃虧;不過,你要是不認同,堅持「保持自我的個性」很重要,不認為禮教是個「什麼東西」,老師也尊重你,畢竟老師不能強求,只會感到遺憾。

 

至於誰對誰錯,你在短時間內,恐怕看不出個端倪,總要等到一段時間後,才知道結局如何。日後假設證明你是對了,請向我大聲嗆,老師誠心向你致歉,或許我還真是老糊塗,誤解禮教「魅力無限」,其實「早該走入歷史」;但是,如果老師是對的,不期待你向老師致歉,只希望你真心反省,徹底改變,我就很高興,其餘就不必多說了。

 

祝你們學業順利,一切平安。老師最大缺點就是很囉嗦,請包涵見諒,但會盡力改善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其錚喵喵 的頭像
張其錚喵喵

張其錚的喵窩部落格

張其錚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christy.xing
  • 當媽之後最怕的,就是孩子在外面時,
    會不會有人心想"爸媽怎麼教的、這麼沒規矩",
    這比當著我的面羞辱我還難堪,
    或許這種心境得到了我這把年紀才能體會吧,
    看不出禮貌跟黨國思想有什麼關係,
    純粹就是人與人之間互相包容與尊重的態度,
    或許不是每個人或長輩都值得尊重,
    但人表現出來的氣度、也決定了人是否值得被尊重。

    現在小孩表面囂張、動不動就喊自由民主,
    但其實都是不堪一擊玻璃心,
    想要有成就又不肯努力付出代價,
    只能酸溜溜敵視所謂的"成功者"。
    .....靠憤恨與酸溜溜就能成功嗎.....
  • 您幾句話就道出核心,厲害!
    我們當老師的實在很辛苦,
    況且現在孩子多半太講究自我,
    也經不起磨練,更捱不起罵,
    什麼都要講「權利」,但根本不盡「義務」,
    一步步從頭教起,真的很累,
    但如果能夠導正他們,倒還蠻值得的!

    張其錚喵喵 於 2016/11/03 13:33 回覆
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