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

 

 

每次前往日本北海道,若有抵達道東最大城的釧路市,我習慣上會前往車站對面有家小店「えびら屋」。えびら對應漢字好像是「箙」(音同「服」),若沒記錯,此字指古代武士腰間繫上的「箭筒」或「箭袋」,應該也就是英文的 quiver(請恕我英文很菜);但這家店可不是賣武器的,更不是射箭場,而是一家賣「四國香川風味」的小烏龍麵店。

       

二十多年前某個酷寒冬日、大雪紛飛的釧路市裡,我獨自走在市區,孤寂過著野狗般流浪旅行生活。眼看下班火車還要四小時後才開,身子早就凍成像根冰棍兒,不經意間走進這家店,叫了一碗熱騰騰的烏龍麵,當時才一百五十塊錢日幣,對我這種流浪旅者來說,已經是最高級、最奢侈的享受了!

       

老實說,那碗烏龍麵給我的感受,這輩子都不會忘,就像讓我吃下會彈牙鼓舌的絕妙仙丹;而湯汁呢,宛若喝下玉液瓊漿一般快活!特別在零下十多度的飄雪戶外,走上個把鐘頭路後,能有這樣的溫暖空間、一碗簡單美食,只有八個字可以形容,那就是---「超級幸福,痛快淋漓!」而且是從頭舒服到腳,說不出的燙貼快活。

       

這「應該」是一對老夫婦經營的店(因為我從沒看過其他店員)。初次見到他們,好像才剛脫離中年歲月,開始邁向銀髮生涯,但動作還算敏捷硬朗。他們倆看到我吃東西的呆樣子,站在櫃臺後方,嘿嘿嘿地衝著我笑,細心的老闆娘看我臉色發紫,連忙拿條全新熱毛巾給我擦擦身子,叫我別客氣;雖然我點的是一碗湯烏龍麵,但她在麵上大方多送一塊剛起鍋的炸蝦天婦羅,告訴我,如果還會冷,店裡熱水可自由取用,千萬別凍著,畢竟在這種大雪天裡頭是很危險的。

       

就這樣,只是個短暫用餐時刻,卻讓內心暖烘烘的,這家店留給我非常好的印象。於是,日後只要每到釧路一回,行程再怎麼趕,我都要堅持來這裡光顧一趟,而這對老夫婦始終都用最熱誠親切的態度,對待我這個陌生的外來客;其實說陌生也不算陌生啦,看過幾次,總該有點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

數年後我結婚,冬天帶著妻子到釧路濕原追丹頂鶴,返回市區順帶惠顧這家店。那時候開始覺得這家店「有點兒怪」,說「怪」是因為它縮小許多;以往至少都有個寬敞空間,怎麼這回來,店面好像被削去一大半,而且旁邊其它店鋪似乎都不見了,這塊地上就只剩這家小店在堅守,最不舒服的是它周遭全被停車場給包圍,佔據範圍更大,店鋪更顯得孤伶伶。

       

我想多問,但擔心可能讓這對老夫婦想起什麼不愉快的事,沒敢多開口,默默地和妻子吃完飯,付完帳,向他們鞠躬道謝後迅速離去。

       

又過了好些年,再次帶著妻子重遊北海道,出了釧路車站,還能看到這家店,當然喜不自勝,只是它雖然位於車站前的黃金地段,卻顯得更加破舊孤單。這回我進門,愕然發現兩位白髮老人家,似乎不認識我了,但還是彎著腰賣力煮食,心中不禁湧上一股悲涼。望著店裡擺設有些雜亂,已不像過去那般乾淨整齊、熱鬧,桌上還留著前桌客人吃剩的菜餚與食器,還未收拾,椅子和窗子有些塵埃,桌面略顯油膩,但我還是堅持在這裡用餐。

       

此時,店裡只剩咱們這對客人。我偷偷望著老闆及老闆娘,他們還真是不認得我了,只好在他們忙碌當下,直接走過去告訴他們,距離上次來已經是七年前,我還認得這裡的餐點,特別喜歡這裡的烏龍麵,也謝謝他們曾經在更早之前的某個大雪日裡,對一個陌生的外國人伸出援手,提供溫暖親切的服務。

        

老闆娘愣了一下,好像想起什麼,又不敢確定,不過倒是很興奮地叫著老闆:「嘿!老頭子,這位先生七年前曾經來過喔!」再問我打哪來,一聽是「中華民國台灣」,更感驚訝,似乎正努力想要回憶什麼事情,但一時想不起來;我也不多攀關係,干擾人家做事,乖乖回到座位上等餐。

       

等著等著,上餐速度也變慢了,我想,這也難怪,人家都進入老年階段,動作早變遲鈍,而且怎麼還好意思讓老人家親自端餐盤送來?妻子提議不妨一起到小小的櫃臺前等候。不料才剛站定位置,老闆娘轉身被我們嚇了一跳,不好意思地笑出來,倒是沒多說什麼,只是一直望著我的臉,可能還在努力地想,究竟是什麼時候招待過這小伙子用餐啦?

       

室內一片寂靜,有點兒尷尬,我們端起餐盤,把食物送到自己位子上。妻子並非「常客」,當然不曉得餐點有什麼變化,但我吃得出來,發現烏龍麵變鹹,不太符合我原本喜愛的清淡口味,但仍然大口大口地吃下去。因為我知道,老闆年事已高,味覺已不若過去那般靈活,調出來的醬汁當然比較鹹,然而卻還是我熟悉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

吃到一半,這才發現我們餐盤上各多了兩塊「稻荷壽司」,我轉過頭來望著櫃臺,發現老闆和老闆娘也正在看我們,彼此相視微笑,老闆娘一句「招待的」,總算讓我瞭解到,她應該是想起來了。

       

用餐完畢,我們把餐盤送到檯子上,順便結帳。兩個老人家不願多收「稻荷壽司」的錢,只留下兩句「有空記得來就很高興了,希望下次還能看得到我們」,讓人聽了內心既是一陣暖,又是一陣酸,難以言喻。

       

店門外招牌畫著老闆娘的肖像(見下圖一的畫像廣告),真的畫如其人,非常慈祥親和,不斷地對來客致謝;而老闆總是默默躲在櫃臺後方廚房忙碌,不太常露臉;而在百物騰貴的日本,能夠吃到種類繁多又便宜的餐點,已經極不容易(見下圖二的菜單)。下回什麼時候再訪釧路?不知道,只是擔心有機會再訪時,不曉得它還在不在?這麼說有些不敬,可是當看著這家店逐漸呈現老態、生意清淡的同時,總有一種莫名哀愁,真的不希望它消失,卻又不得不承認自己恐懼,好怕這天很快到來。

 

       2  

 

       3  

 

很遺憾,我的恐懼還是成為真實。前幾天閒來無事,把「谷歌」地圖打開來瞧瞧,順便查查釧路市的3D街景,意外發現2015年版(民國104年)最新影像,車站前這家店已經被剷平,現在是一家租車公司的店面與停車場!我驚愕地望著螢幕,不敢置信,可是事實擺在眼前---它竟然消失了!天哪!這家店或許在前次光臨後不久,隨著周遭店鋪被收購還是什麼其他原因,也遭到無情吞噬;我寧可相信這家老店不過只是搬遷而已,依舊努力地製作美味的烏龍麵,可是,任憑我再怎麼仔細查,釧路已經沒有這家店名存在,心頭惆悵和失落感油然而生,真的相當難過。

 

本來還想推薦給前往北海道旅遊的朋友,如果有機會前往釧路,不要錯過車站對面這家小店,就算是我拜託啦,拜託請為這兩個老人家小小支持一下。如今,它消逝了,我也用不著再拜託,只是掛記著老闆和老闆娘,深深感謝他們曾給予我的溫暖協助,更祈求他們一切如意,至少退休後能夠安享晚年生活,我就放心了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其錚喵喵 的頭像
張其錚喵喵

張其錚的喵窩部落格

張其錚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