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00024.JPG   

 

我承認自己小時候,就不是什麼個「好孩子」、「好寶寶」。光就鉛筆盒裡頭的鉛筆來說,沒有一枝鉛筆是「像樣的」!為什麼說「不像樣」呢?這是因為我喜歡啃筆取代削筆,特愛「牙啃過程」中那種實在的「咬勁」質感,因此人家同學跟我借鉛筆,看到我這款凹凸不平、真像被狗啃過的「月球表面」鉛筆,加上臭臭的口水味道,胃口盡失,紛紛打退堂鼓,全找其他人借了。

 

不過本人有個特殊才藝,就是使用這種像狗啃過「加持」的「多稜角筆尖」,照樣寫出漂亮的字,惹得老師有回經過我座位,看到那慘不忍睹的鉛筆,硬是不相信作業簿上那一絲不苟的鋼板字體,出自本人之手,要我當場示範一下,然後驚呼「天哪!你大概是我見過最奇特古怪的孩子了!」嘿嘿!怎樣?

 

以前家中小孩有削鉛筆機,是件了不起的事,如果像富家小孩擁有一部從日本三菱進口的電動削鉛筆機(就是把鉛筆插入機器圓孔,機器刀鋒自動旋轉,三秒鐘就可削出又美又尖的樣子),那簡直比天皇國王還偉大!鐵定成為同學們讚嘆崇拜的焦點。我家是有手搖式削鉛筆機啦,但我就是嫌它胖胖笨笨的不討喜,還是維持「啃鉛筆」惡習比較「有感覺」。

 

直到小學二年級,有回看到報紙上「小孩咬鉛筆可能會鉛中毒」的新聞後,問了媽媽這是什麼意思,才曉得鉛筆咬久了可能會變呆瓜!天哪!為了不讓自己變成「智障」,於是忍痛花了五角零用錢,買一枝刻面上有隻手掌標誌的「超級小刀」,開始學著削鉛筆。但是過了幾天,又在百科全書裡發現鉛筆原料,其實是石墨、黏土跟木頭組合而成,這才曉得被報紙騙了!但小刀都買了,總不好擱在一邊晾著不用吧?

 

從小到大,對於拿刀這碼事,不管大刀小刀指甲刀,還是當兵時的菜刀或刺刀,我真的不太在行,無法適度拿捏力道分寸,因此在教室裡削鉛筆,經常削到指甲、手指皮,有時削到連「蕃茄汁」都噴出來!嚇得坐在一旁漂亮的「辮子女同學」哇哇大哭,我也因而經常跑「保健室」,讓裡頭護士阿姨老是搖搖頭說:「這小鬼八成又是在削鉛筆!」

 

有回爺爺農忙回來,看到自家孫子寫功課,怎麼削鉛筆削得比「前衛雕刻品」還難看!簡直有失顏面。他嘆氣坐下,抓起割稻子用的鐮刀,鉛筆三兩下像削鳳梨一樣,立刻削得工工整整、服服貼貼,令我大為驚嘆!於是第二天放學後,我也去五金行買把鐮刀,想效法我爺爺那種「超帥」的削筆法,不過這回下場,不是到保健室,而是送到鎮上最大的醫院掛急診縫手去也!

 

班上坐我隔壁、那位漂亮的「辮子女同學」,大概被我這種「自殘式削筆法」嚇怕了,以後我每天上學,桌上都擺好三枝削得「絹秀細緻」的鉛筆,讓我挺不好意思的,但自己削鉛筆技術又的確很爛,只好「默許」她這麼幫忙,感激不盡,然後把三枝筆往桌前直立一插,得意地像插香一般「拜天公」,結果被老師痛罵「怎麼可以對著老師方向插三炷香,沒禮貌!」,只好頑皮吐著舌頭趕緊收好。

 

那天回屏東老家,意外在街上碰到當年幫我削鉛筆的漂亮女同學,兒子都快高中畢業了,她依然還是綁著辮子,美麗如昔,正在市場買菜。當她看到我,瞪大眼睛,一時叫不出我名字,倒是喊著「啊!你就是我那個不會削鉛筆的小學同學嘛!」可見當年記憶多鮮明。

 

小小聊了一下,她說當時在學校坐我隔壁,每天幫我削鉛筆是一件「最快樂的事」,我還得意得很,以為自己多有魅力,讓漂亮女生願意幫我削鉛筆;細問之下才知道,她快樂是因為「哈哈!沒看過這麼笨的人!」害我愣在市場裡,滿臉通紅,糗了半天答不出話來。

 

現在小孩大概都用自動鉛筆,告別往昔削鉛筆的「遠古時代」,自然方便許多。有時畫漫畫,我還拿出傳統鉛筆時,腦海裡總會湧現出種種記憶---有美好,有窘態,還有「保健室」護士阿姨的鮮明臉孔,以及女同學幫我削鉛筆的溫馨畫面,回味無窮。

 

但是咧,我還是很想啃鉛筆,超愛那脆脆的「卡滋卡滋」快感,不過要是讓妻子看到這款幼稚畫面,鐵定把我罵個臭頭,覺得「髒死了!」,活像個老白痴,只好收回「惡習」,乖乖循規蹈矩去也。

     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其錚喵喵 的頭像
張其錚喵喵

張其錚的喵窩部落格

張其錚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